北京与地方勾结抓人 访民:没有说理的地方

人气 1140

【大纪元2020年11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报导)在北京国家信访局前,近日发生多起北京警察与地方警察联合打压访民、绑架访民案例,有的访民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强行抬出信访局。民众感叹,“这还有说理的地方吗?”

10月30日,江苏南通的夏明礼向多名朋友发出微信语音信息,告诉他们自己在北京国家信访局安检口前,被信访局保安和地方政府人员拦住了,“通过信访局的保安拦下来的,说我们(当地)政府交待他们的。”他留言说,他还估计自己当天要被带回南通。

记者随后拨打夏明礼的手机,为语音留言状态,截止发稿仍没有他的进一步消息。

2014年,夏明礼夫妇租用的厂房合同没有到期,就被政府出面强拆,导致财产尽毁,至今未获赔偿。夏明礼夫妇在为此提起诉讼的过程中,反被以“妨害公务罪”双双判刑三年。

10月21日,夏明礼的妻子孟海霞应约与南通市信访局局长吕敬荣谈话时,被当地警方以扰乱单位秩序传唤并拘留,疑是遭信访局设套抓捕。原本只负责打工养家的夏明礼只得被迫进京上访。

网友表示,“这还有说理的地方吗?”“这是两面夹攻么?”“在国家信访局被截访?这是联合维稳么?”

另有一段视频显示,在国家信访局门前,三、四名截访人员抬着一个上访人迅速离开,两边是排队观望的访民。拍摄该场景的民众说,“这是(在)信访局里边啊,跟黑社会一样!”

公民代理马志文告诉记者,“这个现象一直都有,地方买通了北京,信访局的安检都过不去。中国的人权就是这样。”

层层通告 驻京办接指示截访

河南信阳的访民郭海玲告诉记者,她10月29日到北京,下午3点在六部口北京福临宾馆住下,没多久北京警察就来查房,夜里11点多他们当地驻京办人员就去把她押回信阳了。

郭海玲在自媒体上写道:“浉河区驻京办的余勤先说:公安部通告了河南省公安厅,河南省公安厅通告了信阳市公安局,信阳市公安局通告了老城公安分局,他是接到领导的指示找我的。我必须立刻回信阳,不容我分辩。”

“我一出宾馆门,天哪!十几个人严阵以待,我就被押回信阳。30号中午直接把我押进老城派出所审讯室,据说是老城分局政委王明友的指示……一个自称是协警的人像疯了一样,脱衣撸袖地冲上来,嚷嚷着豁出去不干了也要收拾我。”

河南信阳的郭海玲一到北京,就被北京警方层层通知地方接回。(郭海玲自媒体)

郭海玲表示,她到北京其实就为两个事,一个自己的养老保险金停了,母亲去世后抚恤金扣了,现在没有生活来源,她要去北京找工;再一个想到人社部去问一下养老金待遇的问题。

“我如果反抗,他们那十几个人肯定要强带我。”她说,“我也没带材料,北京警察搜我的房间,地方上的人也搜我的东西,我一张纸都没带。哪一条法律规定不让我到北京来啊?”

郭海玲被连夜拉到派出所训诫,一个协警还冲上来就要打人。她说,她赶快给朋友发消息,朋友打电话过来全程录音,警方的态度才收敛一点。

她说,“我现在就是一种恐惧感,我觉得我没有安全感。说不定下一次几个人上来打我一顿,说我闹事,打死了说我自杀,这很有可能,外地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啊。”

“他们把衣服一脱,穿着便装,我怎么可能认识他们呢。都在派出所内,他即使打我了,也没人作证。上次还说我袭警,我问他,你的伤在哪里?就是这么无赖、耍流氓!”

上访遭判刑被停发养老金、抚恤金

近年来,中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陆续下发文件,无理扣发、停发服刑人员在服刑期间的退休养老金。今年7月至9月,中共人社部又开始专项“整治”服刑人员领取养老保险待遇。

今年7月至9月,中共人社部专项整治服刑人员领取养老保险待遇。(郭海玲自媒体)

郭海玲告诉记者,以前她家里条件特别好,俩口子在北京做过生意,是信阳第一批买房子的人。“就是因为这十几年这些冤案,搞得现在是家败人亡。回到信阳最初还开了一个店,现在店也没有了,等于失业了,养老金也没了,怎么生活啊?现在北京都不让我去了。”她说。

郭海玲的母亲田贵荣今年5月13日生病去世。郭海玲去当地领她的抚恤金,准备安葬她,但是发现抚恤金被平桥区社保局扣发。社区的理由是因为郭海玲在监狱服刑期间发养老金了,所以这时候要扣抚恤金。9月份,郭海玲的养老金也被停发了。

郭海玲认为,服刑人员的生命权、财产权是受到保护的,为什么要剥夺其财产权?人社部的通知是部门规定,没有立法。人社部没有立法权,没有权力下令去扣发养老金,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本身我们不是国家公务员,不是政府人员也不是事业单位的,我们的养老金是我们自己花钱买的。政府工作人员的养老金是国家给他买的,那不是一样的呀。没有法律规定要扣,哪一条法律规定了?”她质问道。

“法院让我找政府”

回顾自己的上访经历,郭海玲表示自己的冤情很大,倍感辛酸。

2007年,下岗后找活干的哥哥在连续工作16小时后出现脑溢血,老板不管,一分钱不拿,郭海玲拿出费用来抢救哥哥。

“我妈受打击出了车祸,两个都在医院抢救。我妈只住了八天的医院,车祸时她的头皮都给撕裂开了,一拆线就出院了,省下钱来救我哥。(我)找了一个临时的环卫工,一个月280块钱,就为了挣了那点钱救我哥。”她说。

郭海玲的哥哥被抢救了五十多天,保住性命,但瘫痪在床。她说,当时哥嫂都已50岁,两人一个在明港印刷厂,一个在明港供销社,都下岗了。她就给哥哥跑病退,给嫂子办退休,这时候才发现他们已经被单位除名了。

郭海玲表示,为了哥哥出来有口饭吃,跟单位打官司,打了四年官司,最后这个劳动官司打赢了,除名无效,让单位给哥哥办理养老退休。但对判决书的具体执行,“法院说,这是政府的事,法院不可能去强制政府执行。你找政府去吧。”

“因为当地这种情况很多,一旦解决了,那就牵扯的人太多了,所以说他们不给解决。”于是郭海玲拿着判决书开始上访,“当地政府不管,我就逐级往上走,最后走到北京去了。”

从那以后,郭海玲因上访不断遭地方政府打击报复。“因为有一个信访制度问责制和信访一票否决制,你一旦上访了可能就影响他的政绩,他就升不了官发不了财了,所以说他手里有权力给我安罪,(把我)整进监狱三年或者四年,他在任期里等于就安定了。”她说。

遭构陷判刑 母亲出狱后去世

2011年,郭海玲因不满物业更改用水设施、强制收取额外费用而与工作人员发生纷争,被警察拘留,期间其18岁患有弱智的女儿走失、被人性侵。

郭海玲又开始上访。她说:“在信访期间,他们一直不解决,就来来回回地骗,每次都把我骗回来就找不着人了,没人管。后来他们说报销费用,我给了他车票,但是回头就说我敲诈勒索。本来是报销的车费,并且有赔偿这一说。”

“狮河区房管中心报案和老城办事处,它们两家是信访责任单位,他们报案说我敲诈勒索,狮河区的公检法枉法裁判,给我判了一个敲诈勒索罪(缓刑三年)。”她说。

郭海玲提供的资料显示,2019年4月,原判决撤销。郭海玲拿到国家赔偿后,开始追责这起诬告陷害案,法院却不予受理。

2019年4月,原判决撤销。郭海玲拿到国家赔偿后,开始追责这起诬告陷害案,无人受理。(郭海玲自媒体)

郭海玲在看守所关押期间,母亲田贵荣在外为女申冤,去北京上访。

5月25日上午,田贵荣和另两位河南信阳女访民邢家英、何泽英在天安门广场裸体抗议喊冤。

“我妈站在她们旁边,你可以翻看所有的照片,我妈没有脱衣服。然后他们说我是预谋策划的,指使的,并且为了定我的罪,把我妈妈年龄改大了三岁。我妈妈那一年是73年,被改到76岁,监护人要承担责任。”

郭海玲被判刑三年半,关押在郑州女子监狱。母亲田贵荣被判刑两年,关押在新乡监狱。

“等我出来的时候,我妈已经路都走不稳,话都说不清了。在进监狱以前她是可以在北京上访,到处跑,身体是特别好的。但是她从监狱出来身体就不行了,身体摇摇欲坠,不久就瘫痪在床上了,就动不了。”郭海玲把母亲从养老院(出狱后被送到养老院)接回来照顾她,直到今年去世。

郭海玲表示,“信访是一条不归路啊,走上去就家败人亡。腐败,根本不讲法,它就是有权力。它手中有权力随便找一个理由就把我搞进监狱了。”

责任编辑:李穹#

相关新闻
停发养老金 中共被批断人后路伤天害理
小纷争引发连环冤狱 河南黑政害惨三代人
信访局长设套?访民孟海霞赴约被传唤拘留
五中全会首日 北京戒备森严 访民挤爆信访局
最热视频
【大话西油】史上最牛王朝:英国都铎王朝
【财商天下】脑力赌未来 美团败了?
车评:蓝灰带出新色彩 2021 Infiniti Q50 Red Sport 400 AWD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