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志:中共要听话 人民要自由

人气 339

【大纪元2020年12月25日讯】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中共“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布立案调查电商巨头阿里巴巴的垄断行为。十天前,阿里巴巴等三家公司才分别被罚款50万元。日前“中共政治局会议”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将“反垄断”列为2021年工作要项;十二月二十一日,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更宣布,明年将修订“反垄断法”。十一月,习近平前往民营企业众多的江苏,要求学习清末民初企业家张謇“产业报国”精神,即被认为是警告马云等大企业家,要拿出钱来“救国”。

据《华尔街日报》报导,中国国企去年并吞、收购私人企业交易金额高达200亿美元。今年截至十一月十五日,有22家民营企业变为国企。中共利用“实业救国”的大帽子,逼迫有潜在威胁它政权的大型民企上缴金钱,以削弱其实力,进一步落实社会主义制度。

中共强推“反垄断”,此与它不断进行的“国进民退”政策有关,党中央、地方政府没钱时,就对民企“割韭菜”。中共害怕民企壮大,包括阿里巴巴集团创办人马云的“蚂蚁金服”、马化腾的腾讯旗下即时通讯应用程式WeChat(微信)等,藉“反垄断”削弱民企,收归国有,才能杜绝后患。一旦中共利用完这些科技金融的巨头后,就把他们榨干,将资本收回国有,或是参与控股、转让。

“土豪”遇到“土匪”,终被洗劫一空。中国的富豪眼下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展现对党忠诚,上缴财富以换取全身而退,例如腾讯的马化腾。二是吞不下这口气,想跟中共硬干,结果就会人不见了(被消失)。民营企业经营必须要有一定的自由,中共连这一丁点自由,都视为威胁它的统治。加强控制民企来“维稳”,才是中共戮力“反垄断”的深层原因。

中共立案调查阿里巴巴,是希望掌控一家规模缩小、主导地位羸弱、更听党话的公司。在平安夜却无法平安的中国人,岂止马云一人?商业界、学术界、医学界“要听党话、否则入罪”的事例,比比皆是。

十一月十一日,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孙大午被中共抓捕,勾起人们回忆起这位亿万富翁的农民企业家曾经“因言获罪”的往事。二零零三年四月三十日,中共公安局指称大午集团网站发表的三篇文章“严重损害了国家机关的形象”,处以停止营业六个月,罚款15,000元。次月,孙大午被控向三千多户农民借款1.8多亿元而被捕,并以非法集资的罪名收押,遭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罚金10万元,大午集团也被判处罚金30万元。

孙大午的遭遇,不禁让人想到任志强。今年九月二十二日,北京华远集团前董事长任志强因“贪污、受贿、挪用公款”遭重判十八年。外界普遍认为,任志强被判刑实乃“因言获罪”,因以不点名方式批评中共领导人是“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批评当局防疫不力等而被治罪。

到了二十一世纪的网络年代,民智已开,中共却大兴“一言堂”,违逆历史潮流,让人慨叹。数个月前,两位中国教授直言贾祸的类似境遇,也让人看清了中共“不让人说真话”的独裁本质。

原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因公开批评中共与习近平,七月被中共拘留一星期,获释后遭清华大学开除。八月十三日美国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向许章润发出聘书,邀请他担任研究学者。同一天,许章润再次被中共约谈,并被施以四项禁令:禁止离开北京、禁止出境、禁止接受媒体访问、禁止接受任何资助。

中共“红二代”前中央党校教授蔡霞也公开批评中共沦为“政治僵尸”,建议换掉总书记,令中南海为之震动。八月十七日,中央党校开除她的党籍,取消退休待遇。蔡霞透露中央党校曾来电十余次,要求她回中国谈话。她回应,没有安全保障就不能回去,强调虽因发表关于中共与港版国安法的评论而遭受处分,但她“没有任何后悔”。

近年已有多位中国大陆的教授与学者,只因言论不为当局所喜,而遭剥夺教职或锒铛入狱。许章润说,“追求真理、捍卫公义”是天下书生的共性,也是自由思想的根本。蔡霞则说,要保持她自身原则的一贯和坚定,她必须离开这个党,因为这个党已经背叛了党章上给人民的承诺,“不是我站在党的对立面,而是这个党自己扒下了它的虚伪”。

中共伪政权充满了斗争、仇恨、谎言和恐惧,一贯箝制思想,严控人民言论。不只政治、商业或学术层面如此,专业领域亦然。

去年十二月三十日,武汉肺炎“吹哨人”李文亮医生率先披露疫情、向外界发出防护预警,被中共诬指“造谣”遭公安抓捕训诫。讽刺的是,中共国家卫健委等三个部门印发文件,李文亮等34名染病去世的医护人员被追授“先进个人”称号。

今年七月十日,香港公共卫生学院病毒学和免疫学专业医生阎丽梦受访表示,她冒险逃到美国的目的是告诉人们中共病毒的真相,她相信中共早在公布武汉肺炎之前就已经知道了病毒的存在,如果在中国讲出这些,她可能会被判刑入狱,更可能“被失踪并被谋杀”。

中共对待忠言举报的李文亮,难怪阎丽梦选择出逃异邦,在自由世界才能说出真相。一年来,国际社会纷纷谴责,中共对疫情的掩盖、压制、造假数据与管理失职,才导致病毒肆虐全球,迄今逾7900万人确诊、173万人死亡。如果中共一开始就重视李文亮的警告与闫丽梦的质疑,全世界就不会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

中共禁止别人说真话,也非始自今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与江氏集团动用整部国家机器,非法迫害上亿名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就是最显着的实例。在中共的蓄意封锁与造假宣传下,数不清的罪恶仍被掩盖和隐藏着。从明慧网揭露真相中,法轮功学员遭非法抓捕、构陷与判刑的案例,俯拾皆是。

例一,四川省成都市民程怀根长年哮喘胸闷,呼吸困难,每次犯病需急救,否则有生命危险。二零零六年,他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转法轮》书中教导,踏踏实实做好人,很快宿疾痊愈。二零一五年五月,程怀根在小区悬挂条幅“世界需要真善忍”,遭中共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一七年五月被迫害致死,年仅五十四岁。程怀根悬挂条幅的行为,完全不触犯中国的现行法律,却遭中共枉判并迫害离世。

例二,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吉林省德惠市法轮功学员张春洁和孟兆坤到街道口悬挂法轮真相条幅,被红旗派出所蹲坑的警察企图绑架。张春洁听到一个声音说:“开枪,打死她俩。”在奔跑中,她们感到脚下两发子弹射过来,没有打中,后来被捕。国保大队葛旭全非法审讯追问条幅来源,抽打孟兆坤的脸,张春洁和孟兆坤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女狱警杨艳秋指使犯人拽住张春洁的头发,把头往墙上撞。张春洁的头发被拽下一缕一缕,头皮被拽提脱离皮层,几个月后才恢复,十二月八日再被送往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法轮功学员炼功健身、做个道德高尚的好人,却因为悬挂“真善忍”条幅而无辜获罪,这出荒谬绝伦的人间悲剧是中共颠倒是非善恶所一手造成的。见微知著,二十一年来中共与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严峻情况,可想而知。

近年中国很多社会怪像,不仅仅是教育问题或国民素质日益低下,其实都肇因于中共“假、恶、斗”盛行的党文化所致。在中国大陆,黑心商品、假疫苗、冒牌货与“山寨版”不再是新闻,“假大空”根本积习难返。

中共宰制人民思想,戕害基本人权、斲丧信仰自由。暴政不可能永远猖狂,听党的话只能苟活一时。世人应该看清中共的邪恶本质,回归传统理念,导正人心、重德修善,说真话、做真事。当自由的主人,不做红魔奴隶。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向真:中共不让人说真话
任世豪:因言获罪 中国人的悲哀与耻辱
为蚂蚁集团上市 马云被曝愿移交部分股权
习近平当局接连批垄断 指向互联网巨头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战场情况对比 乌俄胜负已分
【远见快评】防疫放松是骗局?秋后算账升级
【探索时分】俄4700枚导弹 为何乌克兰不屈服
【思想领袖】基辛:为何允许恶人做坏事(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