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公民记者被失踪 凸显中共压制人权甚于防疫

图为武汉的一家医院。 (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718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2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吴英综合报导)近日,两名在社交媒体曝光武汉肺炎疫情实况的公民记者无故失踪,引发外媒关注。部分中国专家表示,中共对压制言论自由的努力更甚于防疫工作。

综合《纽约时报》及英媒BBC报导,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初始,中共当局打压在社交媒体上传信息的前线医护人员,并且在中国新年前夕突然宣布封城,令市民措手不及。

方斌陈秋实决心深入武汉市挖掘疫情,并向中国及全球传播真相。但是,现在他们都“被失踪”及“被噤声”了。关注这两位公民记者的人,担心他们可能永远消失了。

从商人转身为公民记者 方斌最后视频:全民反抗还政于民

从事服装销售的方斌,喜欢在社交媒体上分享有关中国传统服饰的视频。在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他开始在社媒上分享当地的实际情况,包括空荡荡的街头以及人满为患的医院。

2月1日,方斌到武汉市至少5家医院拍摄,在其中一家医院——武汉市第五医院中,他录下了该医院在5分钟之内拖出8具尸体的画面,并且说医院里还有2具尸体没被拖出来。

当晚7时左右,伪装成“疾控中心工作人员”的武汉市公安局警察到方斌家,硬将他拉到汉阳四新派出所。之后,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当局在当晚深夜释放方斌。

此后,方斌几乎每天在“油管”(YouTube)发视频,描述中共公安对他的威胁,以及他对中共暴政的不满。2月9日,也就是他对外失联的前一天,方斌发出13秒钟的视频,画面上只有他用毛笔写的八个字:“全民反抗还政于民”。

律师陈秋实 深入武汉疫区报导实况

青岛居民陈秋实曾是一名律师,后来成为公民记者。去年8月,他到香港报导当地的抗议活动,返回大陆后遭公安骚扰,多达70万追随者的中国社交媒体账号被删除。

迫不得已,陈秋实在油管及推特开了账户,前者约40万订阅者,后者的追随者超过26.5万。

1月24日,武汉封城第二天,陈秋实搭上中国新年除夕夜最后一班高铁来到武汉,在空空荡荡的汉口火车站,他拍下了来到武汉后的第一支视频,并说:“我将用相机记录实际情况,我保证我不会……掩盖真相。”

随后的近两个星期中,陈秋实探访了武汉当地多家医院、殡仪馆、居民小区,倾听市民的心声,用镜头记录当地悲惨实况。期间,他还与美国之音的“时事大家谈”节目做过三次直播连线。

1月30日,陈秋实在视频中说:“我是害怕,我前面是病毒,后面是中国(中共)的法律和行政力量,但是我会振作起来,只要我活在这个城市,我会继续做我的报导。”接着他眼含泪光地说,“我连死都不怕,我怕你共产党吗?!”

本月初,他告诉BBC记者约翰·萨德沃思(John Sudworth),他知道自己正处于危险之中,不确定还能持续多久。

“(中共的)审查制度非常严格,如果人们分享我的内容,他们的(中国社媒)账户就被关闭。”他说。

2月7日,有人在他的推特账户分享一个视频,陈秋实的母亲在视频中说,陈秋实在2月6日失踪了。

中共当局不作声

截至2月14日,中共当局一直没有公开说明陈秋实及方斌的下落,或者是否将他们隔离。

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研究员潘嘉伟(Patrick Poon)告诉BBC,目前虽然不清楚他们俩人是否“被警方带走或被强制隔离”,“但是,中共当局应告知他们的家人,并让他们选择自己的律师”。他说,“否则,外界有正当理由担心他们遭受酷刑或其它虐待的危险。”

陈秋实与方斌无故失踪的原因

“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简称HRW)一名研究人员认为,中共当局的做法不足为奇,因为相对于对抗新冠疫情,其更关注于压制言论自由。

武汉医生李文亮在12月初在社媒上向亲友发出有关新冠病毒的警告,中共公安随后指控他传播“虚假信息”,并予以“训诫”。李医生最终因感染病毒去世。

他的去世引发中国网民愤怒浪潮,中共当局震惊之余,仍试图审查网上有关网民对李医生之死,不满中共的留言。

HRW的中国专家王亚秋(Yaqiu Wang)说,中共专制政权一直在骚扰和拘留公民,特别是在发生公共紧急情况下,例如2003年的萨斯(SARS)、2008年的汶川地震、2011年的温州火车车祸,以及2015年的天津化学工厂爆炸等。

她认为,中共需要“从经验中学习”,以及“了解信息自由、透明度和尊重人权”等是有助于控制疫情,而不是阻碍其政权的做法。

“(中共)当局使方斌及陈秋实被失踪,反而是给自己造成了损害。”她说。

失踪凸显中共政权无意放松对言论自由控制

方斌及陈秋实的报导视频体现了中国民众对政府处理疫情的不满情绪。

美国“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中国专家莎拉·库克(Sarah Cook)告诉《纽约时报》:“在发生突然危机时,中国民众希望获得更多的信息和报导。”

方、陈的失踪凸显了中共政权无意放松对言论自由的控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个月表示,相关部门必须“加强舆论引导”。

在疫情蔓延后,尽管中国网民在社交媒体上传了充满恐惧和悲伤的信息,但中国各地的宣传机构仍无视民众不满情绪,积极地“引导舆论”,宣导爱国主义,上传医护人员跳舞的“欢乐”情况。

中国人权捍卫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称,中国已有350多人因“传播疫情谣言”而受到惩罚。

由于中共的封锁及审查,方、陈的被失踪消息,没有像李文亮医生去世的消息,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引发广泛的讨论,但是库克表示,不应低估他们两人报导武汉实况视频的力量。

她指出,中共当局本周突然决定放宽武汉对新冠病毒病例的确诊方式,一个可能原因是,“报导当地疫情实况的这些人”。

“他们的报告让外界知道这些(中共官方)数据是被低估的”,她说,“在这种特殊情况下,这些非常勇敢的人反对中共的做法,并对其构成压力。”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20-02-15 8: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