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自天上来 这对夫妻是星官下凡

文/杜若
扎拉芬夫妇了结了夙愿之后,先后返回天宫,回到了各自的班位。图为宋 赵伯驹《飞仙图》局部。(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689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嘉庆皇帝生辰那天,一个小公子也降生了。天子为示荣宠,为他赐名“扎拉芬”。次年,小公子又获得了皇帝封赏。福报之大,羡煞旁人。然而十九年后,小公子和他的妻子先后离世,留下了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一个动人的传说……

张百龄(1748年-1816年),字菊溪,清朝时期内务府汉军正黄旗人,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进士, 官至两江总督兼协办大学士。

嘉庆十六年,百龄出任两江总督,嘉庆皇帝派他去治理河患。期间,夫人为他生下第一个儿子。百龄已六十岁了,老来得子,并且孩子出生那天,正好是嘉庆皇帝的生日。天子听说此事,特别为男婴赐名扎拉芬,以示对他的荣宠,同时勉励百龄尽心治理河患。

次年春天,百龄负责治理的河段,先后竣工,疏通了漕运。嘉庆帝嘉奖百龄,赐他的嫡长子为六品荫生(因先世有功荫庇,得以入国子监读书,就称为荫生)。所以在一些记载中,称小公子是“堕地授官”之人,刚生下来,就获得了皇帝的封赏。

小公子扎拉芬长大后取妻某氏,二人年龄相同。夫妇二人琴瑟好合,伉俪相处甚是投缘。百龄去世后,扎拉芬公子袭父男爵位,跻身“贰卿”,也就是官秩二品的京官。公子十九岁那年,其夫人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当时来贺喜的达官显贵,络绎不绝。

然而,第二天一早,扎拉芬忽然沐浴更衣,穿上正式的大礼服,向着北方拜了九次。然后,他叫身边的仆人去请母亲太夫人。公子请其母上坐,他自己跪伏在地上,叩首礼拜,说:“母亲,昨天夜里我梦到了去世的父亲。他对我说,儿子原本是天界星官。今年,既已生了儿子,应当返回天宫,位归仙班,不能久恋人世。儿子不能侍奉母亲终享天年。权且留下亲生骨肉,劳烦母亲辛苦教养,儿子实在罪过。看这个孩子的骨相,将来也是富贵中人,他日一定能代替儿子尽奉孝心。凡事都是天意,希望母亲也不要太过哀恸悲伤。”公子还告诫家人,他的妻子刚刚分娩,不要告诉她丈夫离世的消息,免得她哀恸伤心。

扎拉芬坐下来,殷切地叮嘱家里的亲人、仆人,让他们好好地照顾太夫人,共同抚养幼小的孩子,好好料理家政。最后说了一句“我要离开了”,话音刚落,公子就含笑瞑目,坐着去世了。

太夫人痛惜爱子,又疼爱儿媳,恐怕儿媳伤心,让府里上下人等守口如瓶,秘密地办理了丧事。当儿媳问起公子时,家里人托词公子到宫里值班去了。问了三次都是这样的回答,儿媳也就不再追问了。很快,婴儿就满月了。

一天早晨,扎拉芬的妻子忽然命婢女盛汤,沐浴更衣,待浓妆结束后,她又穿上珠冠霞帔,同样朝着北方拜了九次,并令左右侍女请来太夫人。

她服侍太夫人坐在上座,自己则伏在地上礼拜,说:“往日,公子对我说,我原本是天界女星,夙来与公子有缘。如今,已经生下儿子,应当与公子一样,各自返回仙班,不得久恋人世。”她还说,她很遗憾,不能侍奉婆婆安享天年,还要留下亲生骨肉,交由婆婆照顾和教养。但她不能违背天意。这个婴儿日后是富贵之人,一定能代替她孝养婆婆,好好赡养她以终天年。扎拉芬的妻子殷切地叮嘱家人,说罢也含笑而逝。

这段短暂的姻缘,定格在他们十九岁那年。在人间,这对夫妻了结了夙愿之后,先后返回天宫,回到了各自的班位。真可谓“其生也有自来,其逝也有所为”。地上的一场姻缘,看似短暂,却也如此珍贵,因为那份缘来自高远的上天!

事据《里乘: 兰苕馆外史》卷三、《清史稿》卷343@*#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晋武帝年间,河北河间地区一男子服兵役,临行前,他曾与一女子定下婚约,待退役后,二人就操办婚礼。二人依依不舍,彼此承诺信守姻缘,誓愿白头偕老。
  • 洞房花烛夜,一对新人各自谈论铁箫来历。二支仙界之宝落入凡间,寄身名流,找到自己的知音。这对夫妻宛如神仙眷侣,了却世缘后,化仙而去。留下悠扬箫声,回荡天地间。
  • 老翁做一梦,梦中一条黑龙弄碎了他的金鱼缸。第二天,院中来了一个落第的书生,无意中碰落一盆,盆子落下,真的砸碎了鱼缸。书生推演命格,落选“桃花星”,一场姻缘,由梦牵起……
  • 清朝时,有一大家闺秀,因家中遭难流落他乡。她涕泪含悲写了一首诗,感得封疆大吏为其主婚,书写贺词。
  • 唐总督只信鬼话勘案,不重证据,差点造成一桩冤案;而江苏司郎中纪容舒与刑部主事余文仪,虽遇奇事,仍尽忠职守,详实勘查案件,最后让一桩沉冤得以昭雪。
  • 老人收到的一百两,其实是从商人的箱子里拿出来的,而招待老人的酒席,是典当商人的背心付的钱。但这位江西术士如何办到的?这就无人知晓了。
  • 燕子在人家屋梁上结巢,如果有一年燕子不来了,那就是有大的变化要发生了。人们认为有燕子来,是吉祥的象征。燕子身形虽然娇小,但有些燕子确实是有来头的,在他们身上,也曾展现给人丰厚的中华文化内涵的神奇。
  • 人怕鬼?还是鬼怕人?有道是“君子行正气,小人行邪气”,拥有正直的气概,连邪鬼都得惧十分吧!
  • 2021年,洛阳赊刀人留下的预言,是这样写的:“不肖之徒,盛乎梧林。白猴出世,黑鼠起祸。夷畿素羽,竟坠羕泉。问今天下,其言有宋。”2023年,出现在承德赊刀人说的“卖菜刀卖剪子三年后收钱”,可能就是另一种形式的预言了,意味着“无可奈何,花落去知多少?”怎么过了“天番龙蛇年”的大劫?
  • 中国有许多大预言,预言了一、二千年的朝代大事,像是《推背图》、《黄檗禅师诗》、《马前课》等等,事后验证妻准确度非常惊人,这不是“神启”吗?!当下也有二个预言图谶,对应的是当前的中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