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黄毓民:香港问题关键是共产党

人气 1178

【大纪元2020年04月13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采访报导)“源于对中共的认识、对共产党本质的认识,我从来都不相信‘一国两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这个承诺是会实现的。”香港前立法会议员、名嘴黄毓民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说,“香港问题的关键是共产党。”

黄毓民表示,2003年数十万香港民众上街反对23条恶法,令中共高层震惊,于是自2004年之后逐步严控香港,剥夺《基本法》赋予港人双普选的权利。

“2004年释法,令2007年没有‘0708年双普选’;2007年就搞个‘人大决定’,让2012年没有双普选;到2015年来一个‘831决定’,令香港普选遥遥无期。”黄毓民说,真正扭曲《基本法》的是中国共产党、香港政府与一帮亲共的政客。

2019年6月以来的反送中运动,黄毓民认为这是香港年轻一代对关心自己未来,对香港前途提出愿景,“回归《基本法》真正实现‘港人治港’,重启政改请问有什么错呢?”黄毓民说,这场运动使香港人觉醒,不再信任港府。

他表示,香港政府、警察及其背后黑手中共血腥镇压抗争者,以及当前肆虐全球的疫情,使得西方社会重新认识中共,也意识到以往因经济利益、国际关系等因素对中共的姑息,当疫症威胁过后,会重新调整对中共的外交政策,“整个世界的秩序都会改变的。”

不过,他也认为反送中运动可能招致中共更加严厉的操控香港。近来何君尧及前特首梁振英等人重提23条立法,黄毓民对此认为,立法23条中共势在必行。

黄毓民担任立法会议员8年期间,与林郑月娥多有接触,对她多有批评,“她做政务司司长时,对于梁振英政府的一些倒行逆施的恶政,她是要承担责任的,她是第二把交椅。”

他说,当前林郑领导的香港政府,迂腐、无能,“打破了英国统治时代的文官廉能政治、高效率并廉洁奉公的传统。”

他也重批梁振英于2016年启动恶法,制造政治犯,包括梁天琦在内几十名从事社会运动的年轻人被控暴动罪,因此坐牢,梁振英还想借此向中共表功,“他基本上是香港人的公敌。”

“我不信建制派,又不信现在这种政治制度可以解决香港的问题,又不会信泛民主派拿到立会半数席次之后,就可以解决现在香港的问题。香港问题的关键是共产党。”黄毓民说。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中共扭曲基本法 一国两制承诺成空

记者:2004年你发生“封咪”(封话筒)事件,我相信你当时是遇到很大很大的压力。

黄毓民:都过去了,这叫因言贾祸,如果在一个开放自由的社会,是不会发生的。在一个政治力量很大、也不受约制的社会,随时会因为说话而出问题。大班(郑经翰)封咪、我也封咪,那时候是迫于无奈。叫我说假话是不行的,最多我不说话,机会一到再出来说。被逼封咪以后,就无处容身,电台不会找你,电视台也不会找你,报纸也不会再找你写稿。一段时期,真是很凄凉。结果在街上卖面条,后来组党参加选举,在立法会搞了8年。如果投降就没有事了,跟着归隐、开面档,但我们不甘心啊,要发声的。

记者:这么多年都没有什么变化,起码你那种不甘心的决心是不会变的。

黄毓民:因为我在香港土生土长,1997年以后估计到香港未来,共产党的影响力会越来越大。我从来都不相信“一国两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

我在80年代中,草拟《基本法》那个阶段写了很多文章,在报纸写社论、写专栏,评论所谓中共对香港政策,我都是有个问号的。这个问号是源于对中共的认识、对共产党本质的认识,所以我从来都不相信“一国两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这个承诺是会实现的。它一定变形走样,绝对不能行稳致远。看到97年以后一连串的变化就知道了,例如《基本法》附件一、附件二写得很清楚:行政长官与立法会最终都会由普及而平等的选举产生的。那《基本法》为什么会有附件一、二呢?《基本法》里有关香港的政治制度、政治体制,它有条文、有很具体的说明。附件一、附件二就是给第一届、第二届稳定以后,跟着就可以循序渐进达致全面的民主。怎知道它在2004年就释法,令2007年没有“0708年双普选”。2007年就搞个“人大决定”,让2012没有双普选。到2015年来一个“831决定”,令到香港普选遥遥无期,这个更惨。

为什么会遥遥无期呢?它说明这个“831决定”,变成这个政改方案,就是行政长官的选举办法。只是解决行政长官的选举办法,就是有一个提名委员会,经过筛选以后,筛选候选人给香港人一人一票选举。你筛选了以后,再给我来选有什么意思呢?不是我们挑选的。所以当时反对派包括我们在内,当然投反对票。那时候他们说“831决定”,如果行政长官选举办法通过不了的话,立法会就不会全面改选。“831决定”令整个香港的政治发展遥遥无期,连时间表、路线图都没有。

到底是谁扭曲了《基本法》?最近是《基本法》颁布30周年,梁振英作为政协副主席发表了一篇演讲,一直批评香港包括“外国势力”在扭曲《基本法》。我觉得这是贼喊捉贼。正如我刚才说的例子,真正扭曲《基本法》的是你中国共产党与那些走狗,以及香港这班奴才,不是我们这些人。

97年到现在,这20多年差不多到一半时间了,其实大家很担心,我们这个年纪的人2047年未必看得到。但是年青的一代,例如90后、千禧后,2047年关不关他们事呀?当然关他们事。他们对香港的前途提出他们的愿景,包括要回归《基本法》真正实现“港人治港”,重启政改请问有什么错呢?所以看到这场运动就是这样来的。

香港问题关键是共产党 港人有三个选择

记者:听说你准备与王宗尧他们参选?

黄毓民:没有。我在2017年写了一篇很长的文章,那时我预计香港会出现一场很大型的社会运动。因为这一班年轻人觉得自己没有出路。2016年梁振英又启动一个恶法,告那些年轻人“暴动”。有几十人被判“暴动罪”成立,坐牢,包括梁天琦。那时候我写一篇文章,鼓励这班年青人要沉潜内敛、跟他们斗命长,不要跟他冲。后来发生2019年“反送中”运动,现在抓了7000多人,其实那时候我已经看到了。

记者:你已经预见了?

黄毓民:是啊,我预见了。梁振英一启动所谓用暴动罪来告这些所谓非法集结,或者社会运动的这些年轻人,他制造一大批政治犯,他以为可以表功,他认为他是反港独成功,可以继续连任,结果就不给他连任。但这个是罪魁祸首,现在动不动就告暴动罪,所以这基本上是香港人的公敌。

这篇文章是写给“为公义而受逼迫”的香港年轻人,叫做《为人辩冤白谤 第一天理》。我自己也同时在这篇文章中表示,我会退出政坛,不会参加选举,不会组织政党,退居在文化传讯和教育。我就做好网台,希望搞好那间学院,开一些班给那些年轻人上课。那天我和两个演艺界的朋友吃饭时,在那玩而已。

我怎么会去选呢?我经常觉得选举没什么意义,虽然现在泛民主派说要抢攻过半数的议席,那就可以节制这政府,我觉得他们很天真。那如果他们不是天真,他们就是骗人。请问过半数那又如何?现在他已经撕破脸皮,他们又可以DQ(取消资格)你,选上也可以不给你做,未选又可以说你参选资格有问题,任他说,龙门任他搬。去年运动波澜壮阔,规模这么厉害,就是这些年轻人觉得没出路。

我又不信建制,我不信现在这种政治制度可以解决香港的问题,又不会信泛民主派拿到半数之后就可以解决现在香港的问题。香港问题的关键是共产党,有共产党一党专政的一天,香港的政治发展就一定要靠革命,是不是?如果革命的条件没有,那你就做顺民或者移民,所以那些人说三民:移民、顺民、暴民,那些按他们所说,就是暴民。任何一个所谓专权的社会出现这些所谓社会运动、政治运动,它就是要推翻你这个政权。

记者:疫情之下,香港的抗争、反共的浪潮会退却吗?

黄毓民:现在的疫情当然会有影响。去年那场运动,使得很多香港人都醒了。当然,也使得这社会撕裂,这是必然的。但最大公约数是,这政府已经得不到信任,这个是肯定的。至于现在共产党在选举前不断组织、动员、规划,找一些比较年轻的建制派出来。因为它觉得,这一班老建制都要换了,他们现在也抢攻这个网上平台,培养一批人来做YouTuber,在乱讲。这其实在共产党来说,是正常的,它一定会用很多资源,去培养一些网军,在选举中发挥作用,或者在舆论导向中发挥作用。但这些做法在大陆当然行,在香港怎么会行呢?除非把互联网都禁制了,现在已经在跃跃欲试了,拉了一个民主党中西区区议会主席郑丽琼,就说她在网上分享一篇,讲那个警察的,就说她起了他的底,这就叫做煽惑罪。那是用一条过时的法例,或者我们叫做恶法,就是在殖民地时期,你不可以侮辱英女王,你不可以背叛英国,这样的一条法例。香港主权移交后,这条法例就自动,它有一个附例,变成将一些字眼,即英女王变成了中央政府。港英政府变成特区政府。但是,这些法例是不应该在这个时代使用的。

什么叛逆罪,你很简单的,你不用23条立法了,如果这样的话,对吗?为什么《基本法》23条会写得很清楚,即分裂国家,他们现在经常讲的港独就是分裂国家、分离主义,颠覆中央人民政府,煽动、颠覆,这些在《基本法》里都有的,那你就去立法吧,你又不够胆量。好啦,不用立法,用这些过时的恶法,来对付香港人。如果香港的法庭真的公正,这些告不入的。万一法庭也失守,告得入,它为什么还要做23条立法呢?

23条难通过 转用煽惑罪试法庭底线

记者:它现在开始叫人签名支持立《基本法》23条,就像何君尧。觉得他是否真的推得成23条?或者会在选战中做的事?

黄毓民:骆惠宁来香港这一段很短的时间,他们觉得23条立法很重要,这讲了很久了。林郑月娥在最近《基本法》颁布30周年时,也说《基本法》已经颁布30周年了,但我们都没办法为《基本法》尽宪制责任、为《基本法》立法,这是很遗憾的。她这些是讲给共产党听的,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她可能在她的任期之内,或者如果她连任,都会做23条立法。这个他们认为已经是有大条道理了,在他们的角度来讲,立法23条的条件、时机都成熟了。

但是在议会立23条要过半数,现在林郑月娥当然仍然可以控制这个议会,万一真是被泛民过半数的话,那23条就会通不过。但我觉得,第一,泛民可不可以过半数,阻挡23条呢?我认为是一个问号。第二,它会不会绑着自己的手,任你做,它不做事呢?不可能的,这是共产党。它可以收买泛民那些意志比较薄弱的人,很多事可以做的,对不对?所以23条立法,我想它是势在必行的。那无所谓的,撕烂了脸。

在过去一段时间,大家都看到他们如何扭曲《基本法》,扭曲一国两制。另外,竟然可以在国务院出一国两制白皮书,到19大的时候讲香港问题,竟然提出中央全面管治权这个概念。请问《基本法》哪有这个概念?这个“中央全面管治权与香港特区的高度自治权有机结合”,这些政治套语,是共产党才可以发明的,其实际意思是什么?就是那个所谓高度自治权是我给你的,中央才是最大,高度自治不能凌驾于中央管治,那还有什么“一国两制”呢?说明是治权,不是主权。

当初《中英联合声明》,即中英双方达成的共识,那个是治权。主权在你那里,所以国防、外交是你管。为什么香港有独立的货币?为什么我们香港用一个独立关税区的名义参加亚太经合会?为什么运动员使用香港的名义参加奥运?这是当初中英双方谈妥的,要维持香港原有的制度和生活方式不变。我们为什么有独立的货币,为什么不使用人民币?你如果收回香港,改用人民币的话,那些外资都走光了。你还要利用香港作为一个窗口,人民币去哪里兑换?现在那些国企在香港集资;还有所谓的蓝筹股,或者在香港上市公司的份额占的比例这么大,你搞死了香港,是你死。很多人不明白这个道理,到今天为止,它要依靠香港。所以,你现在恶形恶相,喊打喊杀,到头来受损害的都可能是中国。

与林郑识于微时 腐败破英治廉能传统

记者:很多人对林郑月娥的前途都有很多预测,最近何柱国为《逃犯条例》而去骂她,向太(陈岚)都来骂她,你怎么看?

黄毓民:其实建制派很多人都对她这样的了。她过去这几年施政的风格,对香港的安定产生很大的冲击,有些建制派的朋友跟我讲,性格决定命运,这个人(林郑月娥)就被性格决定了,死不认错、心胸狭窄、记仇、刚愎自用、优柔寡断、睚眦必报,全部齐了,她比这个689(梁振英)恶劣10倍。

记者:去年你骂她的视频现在突然间又火热了起来,是不是很早以前已经看清楚林郑月娥?

黄毓民:我在立法会8年,跟她有很多互动的,她做民政事务局常任秘书长,那时候是曾荫权在英国找她回来的。接下来就给她做发展局长,成为问责局主要官员,然后梁振英上台,就找她做政务司司长,接着就做特首。她做政务司司长时,对于梁振英政府的一些倒行逆施的恶政,她是要承担责任的,她是第二把交椅,所以我那时经常批评她。

记者:怎样看她的前景?她这个人(引起)很多争议。

黄毓民:很多人都在推测说她会下台,我记得(中联办)要撤换王志民的时候,人们就在讲了,(后来)撤换张晓明,人们就再讲很快轮到林郑月娥了。我觉得大家不了解整个中国共产党,那个政治体制的运作,它是“一人一票”的,那个“一人”是习近平,“一票”是习近平的,是他钦点她的,其它的都是一些形式,走过场而已,包括选举、投票、提名。我就觉得(习近平)这么要面子,你们所有人都要她下台,我就把她撤走,不可能吧。(林郑月娥)可能做一任,找到人以后下一次选举才换人,我觉得在任内换人的可能性是很低的。

记者:她就算不下台,她整个班子都已经溃烂掉了?

黄毓民:她现在整个管治团队,据我自己的理解,因为我与他们都很熟悉,他们素质真的很差。财政预算案(向市民)派发1万元,为何要到今年9月才可派发?这有什么难度呢?(为何要)养一班拿几十万元月薪,全部白费粮食、不机灵的人。所以我们看到英国统治的时代那种文官制度,我们叫廉能政治,高效率并廉洁奉公,这样的公务员传统全部被打破了。

记者:2003年你们都觉得她做得不错的,但为什么她现在掌权以后,大家对她满腹怨言呢?

黄毓民:我自己的研究就是问责制是很有问题的。所谓主要官员问责制是董建华制定出来针对陈方安生的,在97年董建华做第一任特首的时候,政务司司长权力好像比特首大,所以那个时候出现董陈不和,因为陈方安生真是一个非常出色的政务官,她驾驭公务员的能力非常强,所以有些比较左的政治人物包括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都不断指责她。

2003年50万人上街 北京开始严控香港

记者:那时候有四个原因,其中一个原因是租了一个场地给法轮功学员做交流,还有其他的。

黄毓民:很多原因,包括香港电台张敏仪有一个节目找郑安国去说两国论,诸如此类,我看转折点是2003年50万人上街反对“23条”立法及要求董建华下台,令共产党觉得对香港要加强操控,2003年是很关键的,所以我们2004年我被迫“封咪”也是这样。它(中共)觉得香港人不服从管治,如果大家还记得的话:2003年7月1日上午,SARS疫症刚刚压止。温家宝来香港参加这个所谓回归周年(活动),期间,他去到淘大花园SARS受难者家庭里抱着小孩,他走之前问董建华:“董先生你看今天下午游行大概有多少人?”董建华回答他:“根据我们的研究大概有三万多人左右”,怎么知道他们一到深圳都还没有回到北京看电视,哗原来有几十万人游行。从那一天开始,中国共产党的高层就觉得这个香港不能这样管治了。

记者:突然派了很多特务⋯⋯

黄毓民:那段时间很厉害,中央政治局的层面设立一个港澳工作协调小组,小组组长是由政治局常委担任,将层次升到对台政策,第一任是曾庆红,后来是张德江,习近平也做过一任,现在是韩正来管控香港,用到政治局常委啊?所以2003年是一个关键,令中国共产党觉得对香港要加强操控。接着陆陆续续大家都看到了2004年人大释法,一直下来加强操控,到今天为止来说,特别是去年有了反送中运动之后那个操控更加厉害。

记者:香港民众真是令全世界都佩服,特别是那些年轻人,有些人说勇武派是跟你学习的,当然我觉得香港人有胆量反抗,这种事情真是……

黄毓民:主要是年轻一代,我觉得我们这一代,或者说婴儿潮时代(1946至1964年间出生),那些人有些事业有成就,面临退休,有些人依然是政治经济文化的中流砥柱,还在控制大局,这样他们肯定不会放权了,这些人就是求安定的。但是对于年轻人来说,他们没有出路,看到香港前途是这个样子,是不是应该出来抗争,他们还有什么选择呢?其实我们这一代人不应该去阻挠这些年轻的一代,甚至不应该说三道四的。

西方不再为利益姑息 世界秩序将改

记者:“中共病毒”疫情之后,全世界都会重新认识共产党是什么面目?

黄毓民:我觉得武汉肺炎当然对全世界经济的冲击很大,也令在西方社会多国家重新认识中国,上一次因为这个(反送中)运动,他们重新认识中国。而现在大家都看到这个国际关系,从过去西方社会姑息中国共产党,即是姑息逆流,现在慢慢拨乱反正,因为他们受害了。以前他们没有受害的时候,(只顾)跟中国做生意,因(中国)市场这么大,对西方社会,特别民主国家先进国家来说,“反送中”运动使他们看到中国共产党一党专政的政权,它是对西方社会都会构成影响的。所以美国朝野通过很多对香港抗争(运动)表示声援的法案。

这个疫症也令整个西方世界和中国的连接开始断裂,事实上经济的供应链都已经断了,当疫症慢慢恢复下来,那么大家怎样去应付这个经济危机呢?大家都有问题的,那么你会不会信中国没有问题呢?尤其它是以国有企业为基础的这种市场经济,它会不会有问题呢,一定有问题的。

我觉得整个世界的秩序都会改变的。

记者:应该会怎样改变呢?

黄毓民:现在西方国家忙于处理防控疫症,减少伤害,我想他们下一步都会对中国(中共),先别说是要制裁,他们都会重新调整对中国的外交政策。

记者:那么香港呢?香港夹在中间。

黄毓民:起码香港现在外力奥援方面,依然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的。用它们(中共)的说法是勾结外国势力,其实是外国势力很关注香港的发展。但长远来看共产党会加强对香港的操控。所以今年9月的立法会选举,虽然大家都觉得泛民主派有机会取得更多的议席,甚至他们现在讲“35+”,我觉得讲“35+”,不如讲“2047+”,是不是?你要告诉年轻人2047年之后会怎样,你们这一群人如果去选举,只是消极的希望取得过半数议席,以为这就可以变天吗?做成的时候可能都已经到2047年了。现在所有从政的人,必须要让香港人知道2047年后会怎样,你们现在要做的事情是为2047(年后筹谋),到时是一国两制呢?还是港独呢?还是一国一制呢?有几个选项的。我觉得这是所有从政的人,都有责任对香港市民交代的。

责任编辑:王堇

相关新闻
“凤凰卫视提问门”曝中共大外宣战略
【珍言真语】吴明德:中概股造假 美断中共命脉
【珍言真语】潘东凯:世界结盟 对战中共邪恶轴心
【珍言真语】李兆富:台港受屈 全球受够了中共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在美国精神展示会上发表讲话
【珍言真语】程翔:亡秦必楚 香港不屈灭中共
【纪元播报】中共10年来收买国际记者 控制舆论
【新闻看点】数万港人上街 美制裁中共下一步?
【老外看香港】解析港版“诸神黄昏”
【拍案惊奇】港人抗争新招!贵州地震前龙叫?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