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禁足在家的日子

社区里许多人家都在窗户上或门前贴上彩虹图,表达相互鼓励和盼望早日走出疫情困境的心愿。(谭雅 / 大纪元)
人气: 137
【字号】    
   标签: tags: , , ,

文 | 蔡伊

3月27日,魁北克省政府下令,不属于基本服务的企业都得关门。大多数魁北克人开始了禁足生活。

在家办公,办公桌放在窗下,望出去是一片寂静的街道。住在街对面的西人老大爷,往年这个时候,天天都能看见他殷勤收拾庭院的身影,现在整日门户紧闭,估计是遵守政府的防疫指令,70岁以上老人不要出门。

偶尔会看到一对老邻居在窗外马路边聊天。这个街区是上世纪60年代兴建的,街坊中不少是一起住了几十年的老邻居,彼此很熟。两个人站在人行道上,中间隔着一条马路,你在这头,我在那头,一问一答地聊着。疫情的惶恐下,社交方式也变了。

社区里的图书馆、社区中心都关了。没有地方去,家里的小孩就去社区里小公园玩,公园里住着松鼠一家三口,去的次数多了,松鼠一家都和她熟了,向她讨吃的。没过几天,社区公园的小栅栏上挂上了关闭的警示牌,游乐设施都用隔离带围起来了。

离家不远有一大片未开发的野树林,成了孩子的新乐园。意外发现树林深处有一大片沼泽地,栖息着很多大雁。平日看见大雁在天上飞,总是一大群排成队形。细心观察了几天,它们在地上多数是成双捉对,两两一起散步,觅食,戏水,发呆,各有各的领地。也是一个个小家庭组成的社会,日子过得叽叽呱呱地热闹,有时听起来在争吵,有时像是在唠家常。

禁足的日子里,时而望着窗外的世界遐想。小小的病毒,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不仅蒙特利尔,美国、欧洲,乃至整个世界,都变了。报端屡屡读到政要名流显贵染疫的消息,在病毒攻击面前,财富、名誉、地位都成不了防毒的护盾。人引以为傲的高科技,在这肉眼都看不见的微生物面前,也无能为力。

有一天,在街区里散步的时候,灰暗的街道突然冒出了色彩,一家家的窗户上贴出了彩虹图,有打印版的,更多是手画版的,充满稚气,还有用彩色粉笔在人行道上画的。画面无声,“Ca va bien aller ”(一切都会好起来)几个字却让人感到温暖。在寂寥的窗帘背后,人们没有忘记相互鼓劲,祈愿着能早日走出疫情困境。

瘟疫并非无迹可寻,从新闻中看到,所有与中共往来密切的国家、地区就是重灾区。从与中共抱团取暖的“老朋友”伊朗;国家政策大幅倾向中共,受疫情重创后却遭中共倒打一耙的韩国;到引进中共警察去欧洲国土上巡逻、G7中唯一加入“一带一路”的意大利;乃至多年来给中共输血投资数万亿美元的纽约华尔街……

禁足在家的日子,找时间重温了《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和《魔鬼在统治我们的世界》这两本书。书中阐述得很透彻,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如何扩散全球,污染人的灵魂,毁灭人的道德……共产主义不就是感染人思想的病毒吗,就是这场瘟疫的根源吧!
疫情之下,商场里最抢手的是消毒液,人人都需要它来抵御病毒入侵。这两本奇书也可比做消毒液,人看了之后可以清除思想中的共产邪灵病毒。想到这,我觉得不妨在彩虹图加上几个字,就更有力量了:远离中共,Ca va bien aller !

责任编辑:颜永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