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中共定向降准难奏效 疫情重灾户群起求偿

陈思敏

人气 494

【大纪元2020年04月07日讯】中共央行4月3日宣布,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分两次实施到位,共释放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

这次降准已是中共央行今年以来的第三次降准,也是第二次定向降准。而本次定向降准目标对象,是在银行体系中家数占比为99%的4000家中小银行,而这些中小金融机构的主要客户群是中小微企业,也就是本次疫情冲击经济的重灾户。

关于中心银行,先从一则值得注意的新闻说起。4月1日,港股上市的甘肃银行一天跌成仙股(股价收于0.65港元,跌幅高达43.48%)。甘肃银行是日股价重挫,质押爆仓虽是导火索,根源却在资产品质恶化。

甘肃银行年度财报显示,2019年甘肃银行净利润骤降了85%。甘肃银行2018年H股市值300亿港元,目前仅剩68亿港元。甘肃银行H股市值2年多缩水近8成的背后,是香港股市的内地中小银行股正逐渐被边缘化的现实,其背后原因又是内地中小银行股的不良率恶化。可以说,甘肃银行是H股中小银行的典型缩影,也是中国中小金融机构(无论上市与否)的普遍画像。

2019年经济未遭疫情冲击,中小银行坏帐率不是这次疫情一蹴可几。根据中共央行2019年发布的金融稳定报告,对银行的压力测试结果,在GDP增速小于4.1%的情况下,大银行的流动性超过一半未通过测试。同时,4千多家中小金融机构当中,被列为“高风险”的占比13.5%,同比攀升3.5个百分点之多。

今年疫情冲击之下,各界分析中国GDP的增速预计,已经远小于去年4.1%最差的情况,也就是今年大银行都如履薄冰,中小银行就更周转不灵了,甚至可能比中小企业还难过。如果不调降准备金,这些中小银行首先面临崩溃,引发金融危机。但放水4000亿元,平均每家中小银行不过获约1亿元,对这些中小银行本身来讲都是杯水车薪,也就直接影响了对中小微企业的放贷意愿。

其实,现在经济面临的关键问题,还不在于资金,而是没有订单。代表性例子纺织企业上中下游,国内延迟复工复产的第一波压力未平,又迎来了国外疫情延烧外销订单推迟甚至取消的第二波压力。公开信息显示,随着全球疫情进一步严峻,国外相关订单消失8成,多省多地纺织厂无单可做,启动无截止日休假模式,同时鼓励员工主动辞职。与此同时,各地相关商户频传游行维权求纾困。

大纪元新闻网一线采访《株洲老板:没消费没订单招工难》报导,在株洲服装批发大市场门外,大批民众举着标语高喊“维权免租,减租半年”,这堪称中国大陆纺织企业──制造和零售业大受疫情影响的真实写照。

在这新闻底下的一则留言,反映现况是中国西北最大的服装批发集散地──西安康复路商户,全部面临倒闭,可怜的集体呐喊:“今年目标,国家赔。”

货币再宽松,无助于企业订单需求。全国中小企业是这次疫情的重灾户,而疫灾之罪在中共,疫情之初,为了两会维稳,封杀吹哨人,封锁疫情,欺骗全国可防可控;人传人疫情失控时,不得不防疫封路封城,国内经济大停摆。病毒又向国外传播,拖累外销生意。现在疫情对各行各业的中小企业的影响,才刚刚开始而已。西安康复路批发市场商户的诉求很正确,是应该集体向中共政府求偿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分析:中共央行突降准背后的经济含义
展望2020大陆经济:“三驾马车”全瘫
大陆中小企业内外交困 中共将巨资投向基建
中共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 释放4000亿
最热视频
【大陆新闻解毒 】时事小品:放狗式
严真点评&外交部大实话:川普冲刺 习总动员
【重播】川普新罕布什尔州演讲:空军一号故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