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前资深外交官:屈服或抵制?加拿大面临选择

2020年5月14日,前加拿大资深外交官戴瑞科·伯尼(Derek H. Burney)在“国家邮报”撰文谈对中共病毒的看法。他认为面对中共是挺身而出还是卑躬屈膝,加拿大面临选择。(任乔生/大纪元)
人气: 217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0年05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田青编译报导)5月14日,前加拿大资深外交官戴瑞科·伯尼(Derek H. Burney)在“国家邮报”撰文谈对中共病毒的看法。他认为面对中共是挺身而出还是卑躬屈膝,加拿大面临选择。拥有三十多年职业外交生涯的伯尼曾任加拿大外交官和前总理Brian Mulroney的幕僚长。

他在该文中发问,加拿大在处理与中(共)国的关系时似乎采取了对邪恶“不看、不听、不说”的态度。问题是,这样做的目的何在?是因为我们过分渴望获得联合国安理会两年席位的愿望?——鉴于安理会近年来的无所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俄罗斯和中国以及其它国家之间的长期冲突,使安理会的僵局多于行动,这是一个可疑的殊荣。

他说,如果我们赢得席位,在我们的盟友美国、英国和法国与其它势力的两派纷争中,加拿大将做什么?弃权?就像加拿大政府过去偶尔对以色列问题有偏见的决议使用的一种狡猾的选择?

他评论说,想必我们不仅屈服于中国的投票权,而且受制于中共靠大量的经济援助收买几个非洲国家所产生的影响力。其实无论任何情况下,以如此手段收买支持都是下作的。

伯尼说,据说另一个动机是加拿大为了两个迈克尔(Kovrig和Spavor)的命运而博弈。这两个迈克尔实际上是被中共绑架的,并已被拘留了500天以上,作为对加拿大计划将华为公司老板的女儿孟晚舟引渡到美国的报复。

谈到孟晚舟的案子,伯尼表示,她的案子令人费解。为什么引渡过程拖延了超过18个月?是司法部门处理不当,还是“金钱至上”的一个例子?拥有大量财务资源的人就可以破坏和延误例行程序?孟的定罪或无罪将由案件所属的美国法院裁定。

而在加拿大一方,他说,这已成为中共当局恶意报复的一种烦人的魔咒。除了毫无根据的拘留外,加拿大继续遭受着中共对我们农产品出口的任意的歧视性待遇。

伯尼抨击道,与我们大多数盟友(最著名的是美国)不同,加拿大在北京对中共病毒传播的责任问题上一直是唯一的一个为其辩护者。

他接着说,奇怪的是,我们的卫生部长宣称对中国数据的质量绝对有信心,并公然无视情报机构和加拿大的一些西方盟国对中共长期隐瞒和缺乏透明度的担忧。同样,我们不愿意加入澳大利亚、美国和欧盟所有27个国家,要求对世卫组织与中国的同谋进行独立调查。在北京的指使下,世卫组织倾向于让中国进行内部调查。这也是加拿大的立场吗?

加拿大前驻华大使戴维·穆罗尼(David Mulroney)表示:“渥太华似乎无法动摇奉承的倾向……事实证明中国因不够透明而拖了后腿。这可不是什么阴谋论。”

根据路透社的报导,美国正在实施从中国撤离全球工业供应链的“突击行动”。中共几乎垄断了关键医疗设备,然后从需求恐慌中吸引绝望的买家,从而坐收渔利。由于目睹了这样的恶作剧,美国正在推动建立一个被称为“经济繁荣网络”的“可信赖的合作伙伴”联盟,并正在与澳大利亚、印度、日本、新西兰和越南合作,以推动该倡议向前发展。

美国国务卿彭佩奥(Mike Pompeo)表示,该合作的目标是“防止类似情况再次发生”。

伯尼说,加拿大显然不在被邀请名单上。有谁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在这项工作中,我们本应走在前面并处于核心位置。最近的经验表明,我们在生产基本医疗设备时应减少依赖,应更加自力更生。他在文中问道,采取什么措施来使其发生呢?”

他说,当中共公然使用这种病毒来分散注意力,以至于对香港的民主抗争者进行严厉镇压时,加拿大外交部长温柔地呼吁进行“对话”,但没有人接听电话。

伯尼总结道,加拿大对中共的卑躬屈膝的行为是一连串的可耻逢迎,徒劳而下贱。面对一个嚣张的恶霸挺身而出可能很困难,尤其是当你已经跪下时。

他建议加拿大应该在几个方面对中共采取更加坚定的立场:

1. 与我们的盟友一道揭露中共的卑鄙行为,掩盖已爆发了六个星期的中共病毒,使世界其它地方毫无知觉地暴露于该病毒中。

2. 完全支持那些要求对世卫组织在大流行中的作用进行独立调查的人。

3. 司法部长应尽其所能,迅速判决引渡孟晚舟。

4. 孟引渡解决后,召集中共大使并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在两周内释放两名迈克尔。否则,该大使将被宣布为不受欢迎的人并被驱逐出加拿大。

5. 中断与华为的任何未来商业计划。华为因从曾经是加拿大电信全球骄傲的北电偷走许多专利而被怀疑。

6. 加入美国的倡议,以减少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并促进加拿大更多关键产品的生产。

7. 系统地审查在加拿大的中国外交官和学生的活动,以减少间谍活动。

他强调,中共当局当然可以进行报复。这就是霸凌者在受到挑战时的行为。它可能会像嘲笑澳大利亚那样嘲笑加拿大是“粘在鞋底的口香糖”。但永远不要忘记,我们与中国相比,有着3:1的贸易优势(750亿元出口额,230亿元进口额),任何形式针锋相对的报复,它都有更多的损失。

他说,磕头对所有加拿大人来说都应该是一种憎恶。当面对像今天北京这样一个自大的政权时,加拿大应该表现出更多的丘吉尔和更少的张伯伦。

责任编辑:岳东卿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