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做“韭菜” 大陆中产家庭翻墙到美国

人气 2

【大纪元2020年05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姜琳达洛杉矶报导)来自中国珠海的程万里,原本是一家外企市场区域经理,在大陆有着很高的收入和优渥的生活。然而今年一月份,他却带着妻女与父母,舍弃在大陆拥有的一切,亲身“翻墙”到美国。他说:“来到美国虽然是很艰难的决定,但我不想活在共产党的恐怖统治下,我想让我的女儿能在一个免受毒害的环境下生活。”

今年一月份,程万里全家人移民到了美国,他说离开中国是自己30多年来做过最正确的决定。(程万里提供)
程万里将父母也带到了美国,他说:“希望他们能在晚年也能享受一下自由的生活。”(程万里提供)

而程万里所说的免受毒害,不仅仅是指身体健康有保障,更是期待能获得精神层面的自由。

说到这一切的导火索,要从年仅6岁的女儿开口唱“红歌”说起。他说:“去年5月份,我女儿从幼儿园回到家后,竟然唱起了红歌。 唱那种中共打鸡血的歌,我是很震惊的,中共对那么小的孩子就开始抓(洗脑)了,以后只会越来越严。”

他认为正常的教育,应该教育孩子敬畏上帝,培养孩子追求真理、分辨是非、独立思考的能力,而这一切在中共的红色洗脑下,是不可能实现的。程万里说:“中共只是在培养‘韭菜’,就是一种圈养,共产党在培养一些没有思考能力,很容易被引导、统治的一些人。”

这也造成他急迫想要带着孩子远离中共的毒害,尤其是在想起了祖父辈曾遭到中共残酷迫害的真实经历后,他说:“中国现在开倒车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未来很有可能回到文革时期,而我对那种生活觉得非常恐怖。”

中国家庭的缩影

谈到祖父辈曾遭到的迫害,程万里说那就是中国农村家庭在中共疯狂整人那段历史时间内的一个缩影。

50年代初期,他的爷爷就在中共搞土改运动时,被打成地主阶级,开始遭批斗。程万里说: “我爷爷的第一任妻子,就在这种运动中被折磨至死,当时她还怀有身孕。这种残忍的、在小说中才会出现的情节,但当时的中国老百姓却或多或少都经历过。”

到了文化大革命时,他说:“就因为爷爷曾经做过小学老师,又多了一个帽子,被打成‘臭老九’。我父亲是1955年出生的,青少年时期正好赶上文革,因为爷爷的关系,父亲13岁就被剥夺了上学的权利,开始被迫参与公社阶级劳动。”

“爷爷一直到1981年才被摘掉那些帽子,前前后后几十年期间,是没有任何人权的。听我父亲说,任何时候让你去做一些义务劳动,很重的体力劳动,都要去,而且没有报酬。”

出生于80年代中期的程万里还有一位弟弟,因此他的母亲又经历了躲中共计划生育、被强制结扎的痛苦。“我妈妈在怀我弟弟的时候,因为计划生育的人经常上门来抓,听我妈妈说,那些人是带了堕胎针来的,抓到了就打。我妈妈怀孕3个月后,就没在家里睡过觉,就到处去躲。”

程万里母亲也说:“最后我总算把老二生下来了,但过户口时也花了很多钱。结果生完后,负责计划生育的人就来家里找我,要抓我去强制结扎,不想去,我就跑回娘家去,结果那些人就抄家,把我老头子抓走了,还要把我家楼拆了,没办法我就去了。那时候刚生完3个多月的时间,就在我肚子上开一道口子,强制结扎。”

到了自己这一代,程万里说:“虽然我没有像爷爷、父辈遭受那些迫害,但我上大学之前也要做个‘政审’,政治背景审查,那时也是要忍气吞声去求人,花了很多钱财去解决。所以你想让我回去过以前的生活,让我的后一代去过那种生活,我是没办法忍受的。不管多艰难我都要走出这一步,逃离大陆。”

有数据统计,中国共产党自1949年夺取中国政权后,中国有一半以上的人口遭受过中共的迫害,约有8,000万人在和平时期非正常原因死亡,这一数字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

中共统治下 人人都是受害者

由于中共严密封锁网络,生活在大陆的民众难以了解国内外真实信息,导致中共一言堂。程万里说:“中共就能肆意给人洗脑,可惜,中共对我的洗脑是彻底失败的。我一直对共产党所谓的新闻、资讯、宣传,觉得反过来看才是正确的。这跟我祖父辈的经历有关,还有就是我一直能看到墙外真实的资讯。”

2009年,程万里硕士毕业后,找到一份在德资企业做技术的工作。他说: “我老东家的网络是从新加坡拉的专线,没有封锁。刚开始接触真实信息时,对我的冲击是巨大的。那时在工作之余,我几乎是疯狂地恶补各种真实历史。再后来自然学会了翻墙,那种感觉非常棒,就好比一个密闭的空间,给自己留了个呼吸的小孔,有时候走在街上,会有感觉比旁人更自由的庆幸感。”

但他也发现很多大陆人在中共的洗脑教育中,没有了正义感,甚至抱着侥幸心理生活。“很多人认为这些事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就岁月静好。但实际上,即便是那些高管,在批斗中都不能保全自己,更何况是普通老百姓。而且中共从各个方面侵入生活,残害每一个人。”程万里说。

从历次中共的杀人运动,到近几年出现的各种毒食品、强拆,甚至直接残害下一代的毒疫苗、三鹿毒奶粉、固体饮料等等。程万里说:“尤其我有一个女儿,在成长过程中险象环生,在大陆到处都有性侵女童的案件。在中国大陆生活,有忧患意识的人,活得心力交瘁。可能这次发生的事躲过去了,但体制不变,保不齐哪天出来什么事,就中招了。”

再以此次中共病毒(武汉肺炎,COVID-19)来说,中共隐瞒疫情不仅造成大陆民众遭受折磨,也让世界付出了惨重代价。“如果在当初一开始有疫情时,中国大陆有新闻自由,根本不可能是现在这样。反过去看,中共在做什么,对报导真实信息的人进行打压,比如李文亮医生。结果就导致成如今这种后果,全球疫情大爆发。”

重获自由

“我们家是亲身体会过,一路走过来的,一旦成为受害者,这辈子就毁掉了。在中共统治下,你去伸冤,只会到处被打压。” 程万里说,“在中国这种社会,在恐怖的体制下,很多人都麻木了。但我不想过那种生活,我也不想我的小孩过那种生活。”

今年一月份,当全家人到了美国后,程万里说他心中感慨万分。虽然说在美国的生活或许要从头来过,但一想到女儿终于可以接受正常的教育、一家人终于获得了自由时,就觉得离开中国是自己30多年来做过最正确的决定。“我把父母带到了这个环境,希望他们能在晚年也能享受一下自由的生活,”他说,“重新获得自由,就跟重新获得生命一样。”◇

责任编辑:方平

相关新闻
夏林:中共要割香港富人韭菜
A股公司财报虚假  百万股民被“割韭菜” 
【一线采访】中共借疫情割韭菜 企业百姓遭难
【一线采访视频版】中共借疫情割韭菜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两会偷袭香港 白宫绘剿共蓝图
【纪元播报】川普公开信函 历数谭德塞14宗罪
【直播】5.22疫情追踪:港版国安法酿风暴
【全球疫情直击】提名终获批准 美国之音易帅
【现场视频】民众要工作 企业用工苛刻
【直播】5·22川普在白宫举行新闻发布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