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做「韭菜」 大陸中產家庭翻牆到美國

人氣 140

【大紀元2020年05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姜琳達洛杉磯報導)來自中國珠海的程萬里,原本是一家外企市場區域經理,在大陸有著很高的收入和優渥的生活。然而今年一月份,他卻帶著妻女與父母,捨棄在大陸擁有的一切,親身「翻牆」到美國。他說:「來到美國雖然是很艱難的決定,但我不想活在共產黨的恐怖統治下,我想讓我的女兒能在一個免受毒害的環境下生活。」

今年一月份,程萬里全家人移民到了美國,他說離開中國是自己30多年來做過最正確的決定。(程萬里提供)
程萬里將父母也帶到了美國,他說:「希望他們能在晚年也能享受一下自由的生活。」(程萬里提供)

而程萬里所說的免受毒害,不僅僅是指身體健康有保障,更是期待能獲得精神層面的自由。

說到這一切的導火索,要從年僅6歲的女兒開口唱「紅歌」說起。他說:「去年5月份,我女兒從幼兒園回到家後,竟然唱起了紅歌。 唱那種中共打鷄血的歌,我是很震驚的,中共對那麼小的孩子就開始抓(洗腦)了,以後只會越來越嚴。」

他認為正常的教育,應該教育孩子敬畏上帝,培養孩子追求真理、分辨是非、獨立思考的能力,而這一切在中共的紅色洗腦下,是不可能實現的。程萬里說:「中共只是在培養『韭菜』,就是一種圈養,共產黨在培養一些沒有思考能力,很容易被引導、統治的一些人。」

這也造成他急迫想要帶著孩子遠離中共的毒害,尤其是在想起了祖父輩曾遭到中共殘酷迫害的真實經歷後,他說:「中國現在開倒車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未來很有可能回到文革時期,而我對那種生活覺得非常恐怖。」

中國家庭的縮影

談到祖父輩曾遭到的迫害,程萬里說那就是中國農村家庭在中共瘋狂整人那段歷史時間內的一個縮影。

50年代初期,他的爺爺就在中共搞土改運動時,被打成地主階級,開始遭批鬥。程萬里說: 「我爺爺的第一任妻子,就在這種運動中被折磨至死,當時她還懷有身孕。這種殘忍的、在小說中才會出現的情節,但當時的中國老百姓卻或多或少都經歷過。」

到了文化大革命時,他說:「就因為爺爺曾經做過小學老師,又多了一個帽子,被打成『臭老九』。我父親是1955年出生的,青少年時期正好趕上文革,因為爺爺的關係,父親13歲就被剝奪了上學的權利,開始被迫參與公社階級勞動。」

「爺爺一直到1981年才被摘掉那些帽子,前前後後幾十年期間,是沒有任何人權的。聽我父親說,任何時候讓你去做一些義務勞動,很重的體力勞動,都要去,而且沒有報酬。」

出生於80年代中期的程萬里還有一位弟弟,因此他的母親又經歷了躲中共計劃生育、被強制結紥的痛苦。「我媽媽在懷我弟弟的時候,因為計劃生育的人經常上門來抓,聽我媽媽說,那些人是帶了墮胎針來的,抓到了就打。我媽媽懷孕3個月後,就沒在家裡睡過覺,就到處去躲。」

程萬里母親也說:「最後我總算把老二生下來了,但過戶口時也花了很多錢。結果生完後,負責計劃生育的人就來家裡找我,要抓我去強制結紥,不想去,我就跑回娘家去,結果那些人就抄家,把我老頭子抓走了,還要把我家樓拆了,沒辦法我就去了。那時候剛生完3個多月的時間,就在我肚子上開一道口子,強制結紥。」

到了自己這一代,程萬里說:「雖然我沒有像爺爺、父輩遭受那些迫害,但我上大學之前也要做個『政審』,政治背景審查,那時也是要忍氣吞聲去求人,花了很多錢財去解決。所以你想讓我回去過以前的生活,讓我的後一代去過那種生活,我是沒辦法忍受的。不管多艱難我都要走出這一步,逃離大陸。」

有數據統計,中國共產黨自1949年奪取中國政權後,中國有一半以上的人口遭受過中共的迫害,約有8,000萬人在和平時期非正常原因死亡,這一數字超過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

中共統治下 人人都是受害者

由於中共嚴密封鎖網絡,生活在大陸的民眾難以了解國內外真實信息,導致中共一言堂。程萬里說:「中共就能肆意給人洗腦,可惜,中共對我的洗腦是徹底失敗的。我一直對共產黨所謂的新聞、資訊、宣傳,覺得反過來看才是正確的。這跟我祖父輩的經歷有關,還有就是我一直能看到牆外真實的資訊。」

2009年,程萬里碩士畢業後,找到一份在德資企業做技術的工作。他說: 「我老東家的網絡是從新加坡拉的專線,沒有封鎖。剛開始接觸真實信息時,對我的衝擊是巨大的。那時在工作之餘,我幾乎是瘋狂地惡補各種真實歷史。再後來自然學會了翻牆,那種感覺非常棒,就好比一個密閉的空間,給自己留了個呼吸的小孔,有時候走在街上,會有感覺比旁人更自由的慶幸感。」

但他也發現很多大陸人在中共的洗腦教育中,沒有了正義感,甚至抱著僥幸心理生活。「很多人認為這些事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就歲月靜好。但實際上,即便是那些高管,在批鬥中都不能保全自己,更何況是普通老百姓。而且中共從各個方面侵入生活,殘害每一個人。」程萬里說。

從歷次中共的殺人運動,到近幾年出現的各種毒食品、強拆,甚至直接殘害下一代的毒疫苗、三鹿毒奶粉、固體飲料等等。程萬里說:「尤其我有一個女兒,在成長過程中險象環生,在大陸到處都有性侵女童的案件。在中國大陸生活,有憂患意識的人,活得心力交瘁。可能這次發生的事躲過去了,但體制不變,保不齊哪天出來什麼事,就中招了。」

再以此次中共病毒(武漢肺炎,COVID-19)來說,中共隱瞞疫情不僅造成大陸民眾遭受折磨,也讓世界付出了慘重代價。「如果在當初一開始有疫情時,中國大陸有新聞自由,根本不可能是現在這樣。反過去看,中共在做什麼,對報導真實信息的人進行打壓,比如李文亮醫生。結果就導致成如今這種後果,全球疫情大爆發。」

重獲自由

「我們家是親身體會過,一路走過來的,一旦成為受害者,這輩子就毀掉了。在中共統治下,你去伸冤,只會到處被打壓。」 程萬里說,「在中國這種社會,在恐怖的體制下,很多人都麻木了。但我不想過那種生活,我也不想我的小孩過那種生活。」

今年一月份,當全家人到了美國後,程萬里說他心中感慨萬分。雖然說在美國的生活或許要從頭來過,但一想到女兒終於可以接受正常的教育、一家人終於獲得了自由時,就覺得離開中國是自己30多年來做過最正確的決定。「我把父母帶到了這個環境,希望他們能在晚年也能享受一下自由的生活,」他說,「重新獲得自由,就跟重新獲得生命一樣。」◇

責任編輯:方平

相關新聞
夏林:中共要割香港富人韭菜
A股公司財報虛假  百萬股民被「割韭菜」 
【一線採訪】中共借疫情割韭菜 企業百姓遭難
【一線採訪視頻版】中共借疫情割韭菜
最熱視頻
【新聞第一現場】一國兩制終結 香港浴血反抗
【現場視頻】廣西百色降暴雨 那坡縣遭遇洪災
【直播回放】5.25疫情追蹤:香港抗議國安法
【直播】川普總統參加陣亡將士紀念日儀式
【現場視頻】鞍鋼冷軋廠突發大火
【珍言真語】前線醫護參政 劉凱文對抗制度暴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