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对澳经济报复 维州签“一带一路”引忧

图为维州州长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Kelly Defina/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5月23日讯】澳洲维多利亚州正在与中共就“一带一路”计划下价值数十亿元的投资计划进行最后的协商。时值中澳关系降温,维州政府此举招来多方的质疑、抨击和劝阻。

维州工党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政府是澳洲唯一一个与中共签订了“一带一路”协议的州府。

维州执意签“一带一路” 拒绝保持透明

本周,澳洲内政部长达顿(Peter Dutton)批评维州政府无视联邦政府的安全建议,执意签订“一带一路”协议,并说这是中共渗透海外的一个例子。

他对2GB电台说,“一带一路”是“中国(中共)政府的一个政治宣传举措”。“维州需要解释为什么它是全国唯一一个签订此协议的州。”

据《澳大利亚人报》报导,本周,维州运输基础设施事务厅长艾伦(Jacinta Allan)在主持议会的账目及预算委员会听证会时,反复拒绝回答政府是否有意通过“一带一路”协议,向中共借钱来应对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

此前,维州政府宣布借贷最高245亿澳元,来资助抗疫及此后的经济重建工作。

委员会副主席和自由党议员里奥丹(Richard Riordan)反复质问,在245亿的借款中,有多少来自中共政府。

艾伦还被问到,中共控制的公司在维州主要基础设施项目,包括墨尔本地铁隧道(Metro Tunnel)和西门隧道(West Gate Tunnel)项目中的参与情况。中国交建的全资子公司约翰·霍兰德集团(John Holland)以及香港政府控制的港铁公司(MTR)是建设这些项目的主要参与者。

对于上述问题,艾伦在反复试图回避后,最终没有正面回答。

近日,维州反对党抨击安德鲁斯政府在“一带一路”的问题上缺乏透明性,说政府拒绝公布联邦政府对签订此协议提供的建议。

据《太阳先驱报》报导,反对党获得的文件显示,维州在2018年10月与中共签谅解备忘录前,曾联系澳洲外交贸易部。

安德鲁斯政府拒绝完全公开文件内容。反对党领袖奥布莱恩(Michael O’Brien)说,政府在此问题上缺乏透明度,令人担忧。

“在涉及到与中国(中共)政府的这笔交易时,安德鲁斯和工党到底在隐藏什么?”

“维州人有权知道,这其中有什么(国家)安全风险,在工党与中国(中共)政府的亲密交易中,维州丧失了什么?”

“在中国(中共)政府用80%的惩罚性大麦关税打击了维州农民后,我们的政府理应把维州的就业问题放在首位。”

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国防战略与安全主任肖布里奇(Michael Shoebridge)说,疫情爆发后,世界已经发生了改变,公众需要知道更多维州与中共的谈判细节。

他说:“这种缺乏透明度的行为模式可能对北京有利。这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问题。”

“这是一个关乎国家的问题,不应该有所隐瞒。”“如果(维州政府)不进行根本性的重新评估,就推进协议,那将是一个国家性问题。”

维州影子律政厅长奥当纳修(Edward O’Donohue)也呼吁政府搁置“一带一路”协议,直至该协议得到独立审查。

他说,中共在疫情问题上缺乏透明度的表现,意味着维州人“有权对州长与北京秘密签订的‘一带一路’协议持怀疑态度”。

中共关税报复 违反“一带一路”协议

由于澳洲联邦政府大力推动对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疫情源头进行独立调查,并促成了独立调查决议案在世界卫生大会(WHA)获得通过,中澳外交关系正在恶化。

近日,中共突然宣布开始向澳洲大麦征收80%以上的高额关税,并可能将其经济报复行为扩大到更多的澳洲出口商品。

中共的惩罚性关税对维州的大麦种植者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因为大麦是维州的第二大农作物(第一大是小麦)。

联邦两大党的议员表示,中共发起的贸易制裁违反了其与安德鲁斯政府签订的“一带一路”协议,该协议要求双方在“贸易畅通”方面加强合作,具体举措包括消除贸易壁垒和推动自由贸易。

工党参议员兼参议院外交事务、国防和贸易参考委员会主席基钦(Kimberley Kitching)说,中共对澳洲大麦加征关税的决定显示,“一带一路”协定在“遇到第一个障碍时就失败了”。

“其谅解备忘录强调一种客观的‘畅通贸易’,本周的贸易制裁使其变成一个谎言。这肯定不符合(中共)向维州人民承诺的合作精神。”

她说,安德鲁斯政府根本就不应该和中共签订此协议。

本周,维州财政厅长帕拉斯(Tim Pallas)对联邦处理中澳关系的方式提出批评,引来舆论风波,甚至其政党内部的一些议员都予以抨击。

自由党参议员帕特森(James Paterson)说:“如果帕拉斯真的希望帮助受到惩罚性和不合理关税打击的农民,也许他可以要求中国共产党履行其与维州签订的谅解备忘录中有关自由和畅通贸易的承诺。”

维州反对党领袖奥布莱恩质问,什么时候“一带一路”协定可以“实际上转化为保护就业,尤其是维州大麦农场主及其工人的就业?”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