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對澳經濟報復 維州簽「一帶一路」引憂

圖為維州州長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Kelly Defina/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5月23日訊】澳洲維多利亞州正在與中共就「一帶一路」計劃下價值數十億元的投資計劃進行最後的協商。時值中澳關係降溫,維州政府此舉招來多方的質疑、抨擊和勸阻。

維州工黨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政府是澳洲唯一一個與中共簽訂了「一帶一路」協議的州府。

維州執意簽「一帶一路」 拒絕保持透明

本週,澳洲內政部長達頓(Peter Dutton)批評維州政府無視聯邦政府的安全建議,執意簽訂「一帶一路」協議,並說這是中共滲透海外的一個例子。

他對2GB電台說,「一帶一路」是「中國(中共)政府的一個政治宣傳舉措」。「維州需要解釋為什麼它是全國唯一一個簽訂此協議的州。」

據《澳大利亞人報》報導,本週,維州運輸基礎設施事務廳長艾倫(Jacinta Allan)在主持議會的帳目及預算委員會聽證會時,反覆拒絕回答政府是否有意通過「一帶一路」協議,向中共借錢來應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

此前,維州政府宣布借貸最高245億澳元,來資助抗疫及此後的經濟重建工作。

委員會副主席和自由黨議員里奧丹(Richard Riordan)反覆質問,在245億的借款中,有多少來自中共政府。

艾倫還被問到,中共控制的公司在維州主要基礎設施項目,包括墨爾本地鐵隧道(Metro Tunnel)和西門隧道(West Gate Tunnel)項目中的參與情況。中國交建的全資子公司約翰·霍蘭德集團(John Holland)以及香港政府控制的港鐵公司(MTR)是建設這些項目的主要參與者。

對於上述問題,艾倫在反覆試圖迴避後,最終沒有正面回答。

近日,維州反對黨抨擊安德魯斯政府在「一帶一路」的問題上缺乏透明性,說政府拒絕公布聯邦政府對簽訂此協議提供的建議。

據《太陽先驅報》報導,反對黨獲得的文件顯示,維州在2018年10月與中共簽諒解備忘錄前,曾聯繫澳洲外交貿易部。

安德魯斯政府拒絕完全公開文件內容。反對黨領袖奧布萊恩(Michael O’Brien)說,政府在此問題上缺乏透明度,令人擔憂。

「在涉及到與中國(中共)政府的這筆交易時,安德魯斯和工黨到底在隱藏什麼?」

「維州人有權知道,這其中有什麼(國家)安全風險,在工黨與中國(中共)政府的親密交易中,維州喪失了什麼?」

「在中國(中共)政府用80%的懲罰性大麥關稅打擊了維州農民後,我們的政府理應把維州的就業問題放在首位。」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國防戰略與安全主任肖布里奇(Michael Shoebridge)說,疫情爆發後,世界已經發生了改變,公眾需要知道更多維州與中共的談判細節。

他說:「這種缺乏透明度的行為模式可能對北京有利。這從一開始就是一個問題。」

「這是一個關乎國家的問題,不應該有所隱瞞。」「如果(維州政府)不進行根本性的重新評估,就推進協議,那將是一個國家性問題。」

維州影子律政廳長奧當納修(Edward O’Donohue)也呼籲政府擱置「一帶一路」協議,直至該協議得到獨立審查。

他說,中共在疫情問題上缺乏透明度的表現,意味著維州人「有權對州長與北京祕密簽訂的『一帶一路』協議持懷疑態度」。

中共關稅報復 違反「一帶一路」協議

由於澳洲聯邦政府大力推動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疫情源頭進行獨立調查,並促成了獨立調查決議案在世界衛生大會(WHA)獲得通過,中澳外交關係正在惡化。

近日,中共突然宣布開始向澳洲大麥徵收80%以上的高額關稅,並可能將其經濟報復行為擴大到更多的澳洲出口商品。

中共的懲罰性關稅對維州的大麥種植者來說是一個沉重的打擊,因為大麥是維州的第二大農作物(第一大是小麥)。

聯邦兩大黨的議員表示,中共發起的貿易制裁違反了其與安德魯斯政府簽訂的「一帶一路」協議,該協議要求雙方在「貿易暢通」方面加強合作,具體舉措包括消除貿易壁壘和推動自由貿易。

工黨參議員兼參議院外交事務、國防和貿易參考委員會主席基欽(Kimberley Kitching)說,中共對澳洲大麥加徵關稅的決定顯示,「一帶一路」協定在「遇到第一個障礙時就失敗了」。

「其諒解備忘錄強調一種客觀的『暢通貿易』,本週的貿易制裁使其變成一個謊言。這肯定不符合(中共)向維州人民承諾的合作精神。」

她說,安德魯斯政府根本就不應該和中共簽訂此協議。

本週,維州財政廳長帕拉斯(Tim Pallas)對聯邦處理中澳關係的方式提出批評,引來輿論風波,甚至其政黨內部的一些議員都予以抨擊。

自由黨參議員帕特森(James Paterson)說:「如果帕拉斯真的希望幫助受到懲罰性和不合理關稅打擊的農民,也許他可以要求中國共產黨履行其與維州簽訂的諒解備忘錄中有關自由和暢通貿易的承諾。」

維州反對黨領袖奧布萊恩質問,什麼時候「一帶一路」協定可以「實際上轉化為保護就業,尤其是維州大麥農場主及其工人的就業?」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