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維州簽一帶一路 分析:打開澳洲安全後門

2019年10月23日,與中共簽署了「一帶一路」框架協議的維州州長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受到廣泛質疑。他將帶領維州走向何方?(THEO KARANIKOS/AFP/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0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宋清寧、安平雅澳洲報導)本週,澳大利亞維州州長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再次訪華,與他口中的「好朋友」進行深度合作。10月23日,安德魯斯與中共發改委副主任寧吉哲簽署了共同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框架協議,二人還出席了簽署莫納什大學與中國商用飛機有限責任公司建立研發中心協議的儀式。

在安德魯斯宣布訪華前,澳洲安全專家擔憂其與中共過從甚密的關係會對澳洲產生意想不到的戰略和政治惡果。安德魯斯曾說,「希望維州成為中國通往澳洲的門戶」。

新框架協議涉及範圍廣

根據10月23日最新簽訂的協議,維州和中國政府將在基礎設施、科技創新、人口老化和貿易發展方面增加合作。協議文件顯示,安德魯斯和中共發改委副主任寧吉哲將主持一個聯合工作組,兩人將每6個月進行一次會面。

該協議規定了許多合作領域,包括讓更多的中國公司參與維州1,070億澳元的龐大基礎設施「大建設」。中共還鼓勵中國建築公司在維州設立門面。省長同意為中國公司提供維州基礎設施項目的「內部運作」。

維州還同意經常派遣代表團,以「更好地了解來自中國的機會」。安德魯斯稱,該協議將使維州的工程技術和設計公司能夠在全球範圍內競標 「一帶一路」基礎設施項目合同。

維州做法 澳洲官員:困惑不解

23日,澳洲內務部長達頓就上述事件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說:「為什麼他(安德魯斯)認為這符合我們的國家利益?為什麼他認為這符合維州的利益?」

達頓表示,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正在與各個大學合作,以消除外國勢力對澳洲大學的干擾。他說:「各州政府,包括安德魯斯,會定期從安全情報局局長那裡得到最新信息,如果他、其他州長或廳長們提出要求,還能獲得額外的情況介紹。」

「安德魯斯應該已經獲得了所有的信息,然而他作出了這個決定,我認為他最好予以解釋。」「關於這個看起來很倉促的決定,我還沒有聽到背後的依據或理由。」

他還表示,對於安德魯斯為何將他自己與該交易聯繫在一起,他感到「困惑不解」。

維州反對黨領袖奧布萊恩(Michael O’Brien)批評說,維州工黨安德魯斯政府簽訂的「一帶一路」協議在維州的項目上給了中國公司特殊待遇。

他質問:「這對中國的就業來說很棒,但維州的就業呢?維州的利益呢?」

大學與中資合作存隱憂

安德魯斯在此次訪華期間,還支持並出席了莫納什大學與中國商用飛機有限責任公司簽署協議的儀式,後者將投資1,000萬澳元在Clayton校區新建一個研發中心。

上週,美國頂尖網絡安全公司CrowdStrike發布報告稱,中國商飛涉嫌靠中共撐腰,從美國競爭對手那裡竊取知識產權。

報告詳細闡述了「北京政府如何利用中國地下黑客網絡、國安部官員、公司內部員工,以及國家指示,來填補關鍵技術和情報的空缺」,從而打造出中國商飛C919客機的渦輪發動機。

一位澳洲政界的資深人士對《太陽先驅報》說,繼商業間諜活動的指控後,莫納什大學依然決定與中國商飛簽訂協議,這令人們「非常擔憂」。

今年8月份,聯邦政府設立防外國干預工作組,鼓勵各大學在建立合作關係之前,要諮詢安全機構。「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設立了該工作組。」 他說。

維州「創造」多個首例

維州近年發生的一些事在全澳「創造」了多個首例,令人不得不關注。

首個一帶一路簽署州 或給維州經濟帶來風險

2018年10月,維州繞過聯邦,祕密與中共簽訂了「一帶一路」倡議諒解備忘錄。讓維州成為澳洲唯一一個簽署「一帶一路」的州。

一個月後,澳洲總理莫里森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這項協議令他感到意外。按照常識,外交政策是聯邦政府掌管的領域。

安德魯斯對此辯解說,該協議能為維州帶來更多投資與就業。當他的同僚們得知這一消息時也很驚訝,認為安德魯斯政府的決定與聯邦工黨的政策脫節。

維州影子財政廳發言人認為,按照該協議的規定,與中共達成「無阻礙貿易」的做法可能會使維州的當地產業和就業機會面臨風險

州長級官員訪華頻率拔頭籌

《澳洲人報》曾報導,自工黨獲得2014年維州選舉後,安德魯斯毫不掩飾他急於與中國政府親近的意願。2015年首次進行了為期十天的訪問後便承諾以後每年都要訪華,並確保他的廳長們經常訪問中國。

自那之後截至2018年,為了與中共建立更緊密聯繫,這位州長共去過中國至少25次,旅行費用接近百萬澳元。

在澳洲州長一級的官員訪華次數上,或許安德魯斯可以拔頭籌了。

2017年,安德魯斯是唯一出席北京一帶一路國際合作論壇的澳洲官員。

政府部門升起外國國旗 引廣泛質疑

今年10月1日,正當香港人喊著 「沒有國慶只有國殤」 的口號,用生命捍衛自由之時,墨爾本Box Hill的警察局升起了中共政權的國旗。原本Box Hill的市政廳也要與警察局同時升旗,但因州政府建議紀念已故的Aunty Dorothy Parker要降半旗,因此中共的國旗沒有得以在市政廳升起。

一些當地居民發聲表明並不樂見社區內這樣的景象,媒體也紛紛報導該事件引發的爭論。在一些公共場合懸掛外國國旗還是有的,但讓外國國旗飄蕩在政府部門還真是不太多見,尤其是一個與澳洲有著明顯不同價值觀,並且目的是在慶祝其實行專制數十年的日子。

引進以共產暴力為背景的舞劇 遭民眾抗議

2016年,州長安德魯斯在北京與中共文化部共同宣布,《紅色娘子軍》於2017年在墨爾本藝術中心上演。

「紅色娘子軍」芭蕾舞劇是中共文革時期八部「革命樣板戲」之一。對此,「澳洲價值守護聯盟」的公開信說,該劇是讚美毛的階級鬥爭理論並把對無辜人民的屠殺合理化,是利用芭蕾舞的形式宣揚仇恨、暴力。

該劇在墨爾本上演時,當地民眾在演出場地外舉行集會,抗議維州政府幫助中共把「紅色娘子軍」搬到澳洲,赤裸裸地進行中共黨文化的赤色宣傳。

外界認為,中共的文藝從來都是為政治服務的,這一點與西方自由社會中藝術創作自由是完全不同的。中共從1949年建政後,所有文藝作品都以歌頌共產黨、宣傳暴力文化為主 「旋律」。

近兩年,隨著智庫的建議、安全機構的警惕、媒體的跟進,中共在澳洲的各類滲透方式越來越多地被曝露在聚光燈下。但是,中共已在澳洲這塊實驗田上「施肥、灌溉」了十多年,其影響和滲透遠非一般人所能了解和意識到的,因此抵禦中共的外來干預,守護澳洲價值觀是澳洲從上至下任重道遠的責任。#

責任編輯:宗敏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