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華裔議員涉中共統戰組織 專家分析原因

近年來,澳洲不斷發現從市級政府到州一級政府的華裔議員與中共統戰機構存在聯繫。(安平雅/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安平雅悉尼報導)澳洲首位華裔聯邦議員廖嬋娥近日被曝與中共統戰機構存在聯繫,該話題再度引爆輿論,朝野兩黨也因此打起口水戰。近年,澳洲從市級政府到州一級政府,不斷有華裔議員出現問題,這背後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今年5月聯邦大選,澳洲自由黨及工黨兩大政黨在墨爾本奇澤姆(Chisholm)選區各推出一名華人女性候選人。最終,來自自由黨的候選人廖嬋娥勝出,當時有中文媒體稱廖嬋娥「創造了歷史」。

但三四個月後,媒體揭露了廖嬋娥與中共之間存在多種聯繫。澳洲廣播公司調查後發現,廖嬋娥自2003年加入自由黨那一年起,她的名字開始出現在中共統戰機構的理事會名單中。

據報導,澳洲國家安全部門對廖嬋娥在籌款活動中邀請的一些嘉賓表示擔憂。對此,堪培拉大學的教授級研究員、資深記者格拉坦(Michelle Grattan)發表文章表示,(媒體)提出的質疑主要是圍繞著廖嬋娥與中共統戰機構的聯繫,以及她為自由黨籌集到大量資金這兩個問題上,這樣的質疑合理並且重要。

格拉坦表示,作為前維州州長百魯(Ted Baillieu)手下的一員,負責與中文媒體打交道的廖嬋娥憑藉她在華人中的籌款能力備受賞識。

格拉坦透露,百魯下一任的州長納普(Denis Napthine)訪問中國時,廖嬋娥最初並不在隨訪人員名單中,後來百魯替她出面擺平,讓她能夠隨訪。據說這樣做能讓廖嬋娥在當地華人社區保住面子。「顯而易見,廖嬋娥很會搞人際關係。」

文章還提到,2018年反外國干涉法立法前,中國問題專家、時任總理特恩布爾的顧問加諾特(John Garnaut)曾概述過中共施加影響力的手段。他去年向美國國會的一個委員會提供的證據中寫道:「中共慣用手法是提供特殊待遇、建立個人關係並獎勵實現目標者」。

中共通過華人社區滲透西方國家

對此,時事評論員橫河認為,中共對西方國家的滲透及施加影響力,對華裔人數較多的國家如澳洲,很大一部分是通過華人社區進行的。

「這有兩種情況,一種是中共派遣已經成功的商人移民,然後通過政治捐款的方式影響該國家的政黨政治,例如黃向墨;另一種是對華人社區中嶄露頭角的人物進行統戰並給以扶持。如果沒有中共統戰部不遺餘力地工作,澳洲政界的一些華人議員主動投靠中共,不是說沒有,但情況肯定不會如此嚴重。」橫河說,「由於華人社區的人參政和政治捐款的意識並不強,背後明顯有中共操作的痕跡。」

橫河談到,中國海外交流協會是中共統戰機構國務院僑辦的對外名稱,協會成員是海外親共僑領搶破頭的頭銜。「廖嬋娥是香港人,但並不表示她不了解中共。中共統戰的對象,(除了大陸華人外)後來在海外華人社區為中共效命的很多是台灣甚至東南亞華僑。廖嬋娥2003年就是中國海外交流協會廣東省分會理事會的成員了,那年她才剛加入自由黨。」

中共官媒《環球時報》出面力挺「幫倒忙」

就在廖嬋娥事件引發爭議之時,中共官媒《環球時報》9月17日發文稱,針對廖的人是「骯髒的反華鷹派」,「猛烈攻擊的目標不是廖嬋娥本人,而是中國」。

橫河表示,「《環球時報》是中共喉舌媒體在海外最臭名昭著的,這個時候出來挺廖嬋娥絕對是幫倒忙,反倒做實了廖嬋娥和中共的關係非同尋常。」

資深記者格拉坦認為,對中共干涉澳洲政治的擔憂,並非基於種族問題。

前市議員的經歷

前市議員胡煜明談起他之前的經歷說,他當選市議員後,一些中國團體來找他,最初接觸時感覺不出(有什麼不妥),覺得都是朋友介紹的,就是互相捧捧場。「一次一個社團的成立大會,我看到王國忠(正被澳洲廉署調查的前華裔議員)也在場,他們唱中共國歌,大陸的一個市長也來了,我就發現苗頭不對了。後來看到報導說這個社團與中共統戰機構僑聯走得很近,以後我就不參加了。」

胡煜明表示,這只是其中一個例子,這樣的社團有好幾個。

在他看來,「一邊擁抱自由,一邊熱愛中共,這是精神分裂,因為這兩邊本身就是對立的。要麼就是兩邊都不愛,要麼就是投機分子。我信上帝,讓我同時去愛一個迫害基督徒的政權,肯定不可能。」

西方社會的軟肋

曾於2003年及2012年兩次參加競選的一位華人認為,西方社會也有「軟肋」,政黨需要錢,這就是為什麼中共能用金錢攻破他們。

該華人說,「親中共的華人議員沒有認清中共的本質,但他們知道與中共做交易、適當地配合會有很多好處,所以很多人在利益面前就抵不住誘惑了。能被中共拉攏過去的人,絕對不是他們糊塗,他們比誰都清楚。」他說,「中共的本質與我的價值觀是衝突的,如果中共來拉攏我,我是無法接受它的。」

澳廣首席政治事務記者庭格爾(Laura Tingle)認為,籌款問題對於廖嬋娥和自由黨來說「仍是一個脆弱的問題」,但對工黨來說也是個難題。

揭露中共統戰令其野心化為泡影

格拉坦在她的文章末尾表示,「即使中共希望利用廖嬋娥作為其影響力的代理人,那麼在如今公眾的關注下,這樣的希望會成為泡影。」

橫河認為,「中共在西方國家的重要代理人所能起到的作用,主要依賴於這些國家幾十年奉行的對中共的綏靖政策和這些國家公眾的不知情,在當前國際大環境下,綏靖主義退潮,一旦在公眾面前曝光,對中共而言就沒有什麼用了,她個人對澳洲的威脅不會那麼大了。」

最後,橫河提醒說:「中共的統戰政策是廣種薄收,持續推進,對澳洲的威脅絕不會因為個別人的曝光而減少甚至作廢。揭露中共統戰對各國的滲透和影響是需要努力持之以恆的。」◇#

責任編輯:堯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