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美中经济战——对中共资金断奶

人气 2391

【大纪元2020年05月29日讯】中共的全球野心和美国的坚决阻击,推动国际战略格局走向中美两极对抗。最新发布的《美国对中国之战略报告》,指出中共“对美国国家利益构成了诸多挑战”,具体阐述了三大挑战,即“经济挑战”、价值观挑战和安全挑战。川普政府将中美关系界定为“两个体系之间的长期战略竞争”,这大概是一种“新型冷战”,即在经济战的基础上,展开政治战,并以军事威慑为后盾。

事实上,川普以一介商人当选总统,对经济是相当重视的。2017年12月其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突出强调“经济安全”,将之作为美国家安全的四大支柱之一,这在过去30年中前所未有。川普执政三年多,以贸易战为核心,美中经济战布局隐然成型。

美国打经济战,是对中共全球野心的釜底抽薪。几十年的经济持续增长,驱动了中共全球野心的膨胀;而几十年经济之所以能持续增长,主要原因之一是美国与西方社会为中共提供了大量的、源源不绝的支持,包括资金、技术、市场、以及迁就中共的国际经济秩序等等方面(用川普的话说,“我们在过去25年里重建了中国”)。美国既然打经济战,自然会在上述诸方面展开。

本文概述川普政府对中共政权的资金断奶(暂不讨论中共对美投资问题)。

美国对华资金支援

根据美国国际开发署的公开数据,美国对中国的援助开始于1980年。从1999财年到有公布统计资料的2012财年的14年间,美国对华援助总额约为5.36亿美元(虽然中国已于2010年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2012年的援助额仍高达2830万美元,)近20个政府机构负责30种左右援助项目。

在美国的支持下,自1981年世行向中国提供第一笔贷款支持大学发展项目以来,截至到2018年6月30日,世界银行对中国的贷款总承诺额累计超过619亿美元,贷款规模在世行借款国中位居前列。2017年中国是世界银行的最大借款国,获得资金达24亿美元。

然而,美国对中国经济最重要的资金支持,第一,正式开始于1979年的美国对华直接投资。美国经济分析局数据显示,截止到2015年,美国对华直接投资存量为750亿美元。中国商务部数据显示,这一时期中国累计使用美国直接投资额为700亿美元。但是,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和荣鼎咨询主导的一项研究(2016年)称,“这两个数据对于分析双边直接投资都具有局限性”,他们统计了近6,700笔美国在华直接投资交易(1990年以来每笔超过一百万美元),累计金额为2,280亿美元,“我们的数据包括了一千三百多家在中国拥有大量业务的美国企业,其中430家企业投资超过5,000万美元,56家企业投资超过10亿美元。”

第二,中资企业在美上市融资。到目前为止,全美约有来自中共的一百五十多家公司在美国三大交易所纳斯达克、纽约证券交易所和纽约证交所上市。总市值超过1.2万亿美元(实际的公司市值可能完全不同)。

第三,美国对华证券投资。长期以来,中共限制外资进入大陆证券市场。种种原因,2019年中共加大金融开放力度。一些主要国际投资指数如MSCI、富时罗素、标普道琼斯指数先后将中国A股纳入其中,彭博也将中国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债券指数,外资流入中国金融市场显着增加。2019年,境外投资者净增持中国境内债券和上市公司股票合计1280亿美元,其中美国投资者净增持中国境内债券和股票约462亿美元,占外资净增持中国境内债券和股票总额的40%。2019年美国持有中国股票约2000亿美元,债券约200亿美元。

第四,美国对华风险投资(这是资金支持,同时也是科技支持)。据荣鼎咨询提供的有关中美风险投资领域的细分数据:2000年至2019年1月,美国投资者共进行了二千六百多轮对中国的风险投资,涉及资金470亿美元,占中国初创公司筹资总额的16%,主要涉及电子商务、工业制造、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领域。荣鼎咨询预计2019年美国对中国风险投资降至34.5亿美元,为2014年以来最低水平。

川普政府正对中共政权资金断奶

在廓清多年来美国对华资金支援的渠道后,川普政府逐渐采取措施,对中共政权进行资金断奶,其大端如下。

其一,美国对世界银行的重要决议有否决权,推动世界银行缩减向中共提供资金。2019年12月5日,世界银行公布了一项向北京提供贷款的五年计划,到2025年6月为止,每年向北京提供10亿至15亿美元低利息贷款。新计划的贷款额将较此前五年的均值18亿美元“逐渐减少”。

美国反对该计划。美国财政部长姆钦认为缩减贷款的速度不够快。川普在推特上说:“为什么世界银行借钱给中国(共)?这可能吗?中国(共)有很多钱,如果他们没钱,他们就造钱。停止(借钱)!”美国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安东尼‧冈萨雷斯(Anthony Gonzalez)此前表示,中国在2016年就超过了世界银行贷款项目的“毕业门槛”,不能用美国纳税人的钱来间接补贴中共。

其二,推动美国企业退出大陆。去年8月,中美贸易战正酣之时,川普曾称下令美国企业离开中国,然后又在Twitter上表示,他有权力这么做(根据《国际应急经济权力法》)。如果这还只是宣示,那么今年4月,美国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接受外媒访问时的表示,就是政策酝酿了。他说,美国可以考虑为每家想要离开中国的美国企业补贴搬迁费用。比如承担企业回国的转移成本,包括工厂、设备、知识财产、装修等等,政府将100%的此类开销一次性费用化(Immediate expensing),也就是说这些成本费用将允许一次性税前扣除。

如果美国此项政策出台,也并非独此一家。为了减缓疫情对经济造成的严重影响,日本追加预算包括2200亿日元(20亿美元)资助企业将生产线撤回本土,以及235亿日元协助企业将生产转移到其它国家。而德法也有相关措施,减少与中共之经济合作。

其三,剑指中国公司赴美上市。在美上市中企丑闻不断(如最近的瑞幸咖啡财务造假)。而且,它们缺少透明的账务审计和财务报告, 多是中共国家资助补贴的国企, 在内部设立了“党支部”,严重欺骗了投资者和美国证券管理机构;甚至一些上市公司成为搞间谍渗透、打压异见人士、游说美国政要、干预选举的背后金主。“应对中国当前危机委员会”等等美国各界组织、人士敦促严查在美国上市中资企业。

4月21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及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五位高层发表声明,提醒美国境内投资者在投资总部位于新兴市场或在新兴市场有重大业务的公司时,注意财务报告及信息披露质量的风险。

5月20日,美国联邦参议院全票通过《外国公司问责法案》,众议院随后推出配套法案。该法案将使不遵守美国证券法和审计规定的中企面临被摘牌、退市的风险。

自2013年以来,中国公司被允许参与美国股票和债券交易所(的交易),而不必完全遵守与美国公司所要求的《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相同的会计惯例和风险披露的规定。而根据中共法律,当局可阻止美国监管机构监察中国上市公司在香港及中国内地核数师的工作,亦无法直接在中国境内调查及取证,以致难以审核中国公司的财务数据。这个大漏洞,川普政府正在填补。

影响所及,今年以来,中企赴美募资的规模锐减。据wind的数据,今年1~4月,仅26家中国公司成功完成了海外IPO,募资15亿美元。与此相比,2019年,117家中企海外IPO,募资158亿美元;2018年,110家中企海外IPO,募资320亿美元。

其四,川普下令阻止美国联邦政府公务员退休金计划(TSP)对中国企业的投资。随后,5月13日,负责管理联邦雇员退休基金的“联邦退休储蓄投资委员会”(FRTIB)全体一致投票通过,宣布将“无限期”推迟投资中国企业资产。

美国联邦政府公务员退休金计划(TSP)2017年决定,由下月起更改旗下国际股票指数投资基金(I Fund)的追踪指数至MSCI全球指数(美国除外),意味约有41亿美元的资金可因此投资中国或其它新兴市场的公司。川普政府此举,是对中共政权利诱美国对华证券投资的反击。

综上所述,美国已经采取和将要出台的种种措施,对中共以往获取美国资金的多个渠道进行截断,中共维持经济大盘的资金压力将大大增加。正如美国“应对中共当前危险委员会”(CPDC)主席肯尼迪(Brian Kennedy)去年在华府的新闻会上所说,和美中贸易战相比,金融战是远远更加重要的领域。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川普连重拳 美媒:中共官员抱怨被折磨死
9月外储暴跌 专家:资金加速撤离中国大陆
阿里巴巴重返香港上市 泄露中共经济机密
【世事关心】罗宾逊:美资本市场是中共生命线
最热视频
违背原著的查抄荣国府
【拍案惊奇】美净网全面清共 美军机夜临广东
【西岸观察】美最大退休基金华裔高管闪辞
【十字路口】武汉疫情惊人 战狼放软6大因素
【纪元播报】独家:中共一网打尽式舆情维稳揭秘
【一线采访视频版】中共黑手伸向中产阶级?北京民宅被强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