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教授隔离点莫名猝死 家属维权被噤声

人气 4376

【大纪元2020年05月07日讯】2月17日,武汉法学教授徐翔在隔离点莫名猝死,尸体被迅速火化。家属质疑其死亡疑点重重,想要查明原因却遭当局维稳噤声。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50岁的徐翔是武汉大学法学院国际法教授,因疑似感染中共肺炎,他于2月上旬到武大中南医院就诊。2月14日晚,徐翔出院,当时的核酸检测呈阴性。

根据于武汉大学和社区的要求,徐翔又于2月17日晚自行驾车到隔离点丽丰酒店进行隔离,几个小时后便传出死讯。

据知情人透露,120救护车的记录显示徐翔死于2月17日凌晨2时许,诊断结论为“猝死”,但他近五年的医疗诊断都没显示患有心脏病。事发后,徐翔被做了一个常规初步检查,没有尸检报告,最后是按染疫身亡上报。

徐翔的父亲徐本宗认为儿子死得冤枉。他说徐翔的身体很好,当晚到隔离点后还和别人打过电话,但之后不到一小时就去世了。家人得知他和隔离点工作人员发生过争执。

武汉大学称已经调取监控,结论就是猝死;隔离点的人也称视频显示没有肢体冲突,只有言语上的争论。但徐本宗表示,监控视频没有声音,他和徐翔母亲也没看过视频,而且尸体当时就被火化,家人都没看到遗体。

据悉,家属已提出申请法律援助,但没有结果;徐翔的前妻和女儿也遭到警方威胁。由于害怕两个正上大学的孩子受到牵连,家属一直不敢对外发声。

目前,中国官方已全网删除徐翔去世的相关新闻,武汉大学法学院也已撤下讣告,徐翔的死因至今成谜。

越来越多信息显示,中共一直在极力打压要求追责的逝者家属。

居住在深圳的张海,因为中共隐瞒疫情,他带父亲在1月16号回武汉看病,其父在十几天后感染去世。出于悲愤,他在网上发起募捐,希望为武汉的逝者立碑纪念,同时公开呼吁追责。

张先生因此被国安局指使的当地公安多次骚扰,被逼噤声;他的电话、微信、微博都被监控。武汉警方还明确透露,如果5名家属联系在一起追责,政府就会抓人。家属的微信都处于被监控状态。

5月2日,张先生在微博表示,某些人开始给他扣上“给反华势力递刀”、“反体制”、“带节奏”等帽子;5月6日,他在微博上留言,表示因为压力太大声明放弃立纪念碑。

据《纽约时报》报导,有一些武汉受害者家属曾主动跟身在纽约的活动人士杨占清联系,请求他帮忙起诉中国政府。在经过数周的联络、制定起诉计划后,七名家属或在四月下旬改变主意,或不再回复信息。杨占清了解到,至少有两人受到警方威胁。

此外,律师也已被警告,不能接相关案件。杨占清对《纽约时报》说,“它(政府)担心,维权会让国际上知道武汉的更多的真实情况、这些家属真实的经历。”

责任编辑:林诗远#

相关新闻
武汉铃铛公寓中介卷款跑路 受害人维权无门
【一线采访】武汉军运村变方舱 业主抗议
起诉政府 中共肺炎病逝者亲属遭中共压制
【一线采访】武汉死者家属吁立碑追责 遭打压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习拜联大首次过招 美两手应对中共
【新闻看点】恒大危机有解?美打造“铁盟”
【时事纵横】施暴者上台?留美港人忆太子站惊魂
【财商天下】港地产业规则变 北京“围城必阙”
【横河观点】美生态健康联盟与武毒所合作曝光
【马克时空】SpaceX开创私人太空旅行新时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