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诉政府 中共肺炎病逝者亲属遭中共压制

人气 2595

【大纪元2020年05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大流行最先爆发地武汉,警察威胁那些有亲属因中共肺炎去世的人。政府警告律师不要帮助这些悲痛的人起诉政府。

据《纽约时报》5月4日报导,普通武汉居民向维权人士发来短信,要求帮助他们起诉中国(共)政府。一位普通居民说,他的母亲被多家医院拒之门外,最终死于冠状病毒(中共病毒)。另一人说她的公公在中共病毒隔离期间死亡。

但是,经过数周来来回回的计划后,与住在美国的健康权利活动人士杨占青联系的7名武汉居民在4月末突然改变想法,或停止回应相关问题。杨占青表示,他们中至少有两人受到警察的威胁,并放弃了起诉政府的决定。

报导称,当这些悲痛的遇难者家属以及活动人士一起向执政的共产党施压,要求为武汉发生的事情承担责任时,中共当局开始严厉打压。

中共警告律师不要帮忙起诉政府

警方质问了一些中共肺炎遇难者家属。这些人在网上与其他有类似经历的人都有联系。

一名武汉居民开了一个聊天群组,该群组包括100多名失去染疫亲人的人。该群组中的两名成员说,今年3月,警方找上了这名创建群组的武汉居民。这个群组被要求解散。

律师们已经被警告不要帮助这些悲痛的人起诉政府。即使原告愿意继续向前推进,他们可能也很难找到律师。在杨占青和中国的一批人权律师今年3月向那些希望起诉政府的人士发出公开呼吁后,几位律师已经收到了司法官员的口头警告,让他们不要写公开信或者通过要求政府给予赔偿“制造骚乱”。

“它们(中共)担心,如果人们捍卫他们的权利,国际社会将知道武汉的实际情况以及那里家庭的真实经历,” 《纽时》引述杨占青的话说。

中共为何要镇压

《纽时》认为,镇压行动突显了中共的担忧,即任何企图发掘武汉真实情况或企图让官员承担责任的做法都将会破坏国家的叙事:即中共宣传的只有其专制制度才能将该国从一场毁灭性卫生危机中挽救出来。

网络审查员已经删除了一些中国新闻报导,这些报导披露中共官员在早期严重掩盖疫情。

长期以来,该党一直警惕公众的悲痛及其可能给党的统治带来的危险。2011年温州市发生致命火车事故后,官员阻止亲属前往现场探望。每年6月,北京当局都会让那些在89年天安门大屠杀中遇难的抗议人士家属噤声。现在,有人说,中共政府正在针对这次疫情同样企图让中国人“集体失忆”。

那些希望通过保存疫情爆发报导,来挫败中共审查机构的志愿者们也已经“消失”。

中国“端点星”(terminus2049)网站志愿者陈玫、蔡伟及小唐(蔡伟的女友)于4月19日失去联系。4月27日,他们的亲友告诉路透社,已确认他们被中共拘留以及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这几名志愿者在“端点星”上参与的项目是一个开放源代码存档,可在编码平台Github上保存被中共审查的文章记录。

最近几个月,“端点星”一直很活跃,记录有关中共病毒爆发的文章。在去年底武汉爆发疫情后,中国的在线媒体曾在短暂时间内报导了有关该病毒的新闻。

到了2月,中共加强对国内媒体的控制,严格审查媒体报导及社交媒体上的帖文,并且关闭微信群组。不过,许多中国网民仍然找到可以共享信息的管道,“端点星”是其中之一。

最近几天,当局也对类似在线项目的志愿者进行盘问。在博客文章和私人消息中,此类社区的成员已相互警告对方要清理他们的计算机。另一个GitHub项目“2019ncovmemory”的组织者也重新发布了有关此次疫情的审查材料,并将其存档设置为私有。

对于中共当局来说,没有任何公开批评被允许被留下。湖北省的警方上个月逮捕了一名妇女,因为她组织了一个反对菜价高的抗议。武汉一家医院的官员批评了中共当局倡导的中医治疗冠状病毒患者后被免职。

武汉居民要求获得赔偿

对于哀悼家庭成员的人们来说,镇压是最令人愤怒的。他们说,当他们试图在处理他们的损失时,他们被骚扰,被密切监控。

根据中共官方数据,冠状病毒(中共病毒)在武汉杀死了近4000人。一些武汉居民认为真正数字要高得多。中共政府解雇了两名高级地方官员,但这对许多悲伤的亲属来说还不够,他们说要为自己的损失获得公平赔偿,并希望看到官员受到更严厉的惩罚。

张海(Zhang Hai,音译)确信,他的父亲在武汉一家医院感染了中共病毒,并于2月去世。他表示,应该让地方官员承担责任,他们在开始阶段隐瞒病毒可以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事实。他如果早些时候知道这一风险,他不会送父亲去医院治疗。

张先生说,几名中国记者就他提出的要求采访了他,后来这些记者告诉他,他们的编辑在文章发表之前就撤稿了。他在网上呼吁建立一座纪念碑,以纪念武汉肺炎的受害者,但网络检查人员很快清除了这些信息。官员们敦促他将父亲的骨灰下葬,但到目前为止,他拒绝了。

“它们(中共)花了这么多的时间试图控制我们。”张说,“为什么它们不能用这些力气来解决我们关注的问题。”

去年逃亡美国的维权律师陈建刚(Chen Jiangang)说:“如果任何人敢于提出要求,政府无法满足时,他们就会立即被视为是一个国家安全威胁。”

“无论你是律师还是一名受害者,都像会被监禁一样。”陈建刚说。

尽管政府采取打压措施,但一些悲伤的居民仍然继续前进。上个月,湖北宜昌市公务员谭军公开起诉湖北省政府隐瞒疫情,导致人民财产损失,成为因疫情公开起诉政府的中国第一人。

谭军对大纪元表示,“这个必须要有人承担责任,这个事情非常严重。我作为一名湖北人,认为有必要站出来呼吁,让湖北省政府出来负责。”

谭军4月15日告诉大纪元,省政府、武汉市政府早已知道人传人,有大量人死亡了,仍不制止。他起诉湖北省政府隐瞒疫情,导致人民群众生命财产损失。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如何保持“社交距离”过正常生活 ?
美《60分钟》主持人染疫:真的很害怕
广州检疫点爆打斗事件 市民被打骨折
日本便当店行善 儿童购买可等长大后再付钱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中共央行急放水 反遭市场冷遇
【马克时空】俄乌冲突vs台海危机 普京vs习近平
【横河观点】孙力军为谁推磨 中纪委不谈的话题
【舞蹈三剑客】神韵七团全球巡演 精彩幕后
【军事热点】美国F-35战机在西太最大规模集结
寒山碧:北京冬奥 西方国家与中共互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