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袁弓夷:性侵受害者作证 揭中共罪行

人气 3717

【大纪元2020年06月27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林可柔、梁珍采访报导)“港版国安法”有可能在未来几天被中共人大强硬通过,香港社会弥漫焦虑恐怖情绪,国际社会静观其变之余,也纷纷推出各种方案与政策向港人伸出援手。奔走美国进行灭共救港计划的香港实业家袁弓夷(袁爸爸),6月24日带着一支影片在前白宫战略顾问班农(Steve Bannon)的节目首播,影片中5名香港年轻抗争者勇敢站出来披露去年反送中期间被批捕后,遭受警察性暴力的亲身经历,如泣如诉,震撼并感动了许多美国观众。

在随后接受《珍言真语》节目视讯专访时,袁弓夷进一步指出,这支揭露警察性侵的纪录片很有意义,不仅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中共派武警到香港凌虐抗争者,并且真人口供在法庭上是有效的,这是中共反人类罪行的证据之一。

香港反修例运动至今有近9000人被捕,其中3600人是学生,占比达四成。这些年轻学子付出的代价也最为惨重,不仅在前线被警察以实弹射击,在被捕后更可能面对酷刑,甚至被性侵、轮奸、变成浮尸。影片中,年仅17岁的少女K,警察拘捕时抓她的胸部,还经历被脱光衣服搜身,监视她上厕所。这一切深深伤害着她,强烈的厌恶感和羞愧感令她萌生自杀的念头,曾三度自杀未遂,后来送院确诊创伤后压力症候群。

袁弓夷说:“这套片子,今天早上由班农播出去,然后我们下午打电话给了很多很多大学,最好还是由学生转出去,希望几天内,把它疯传,变成一个国际的现象。这种方法它共产党做不到,它只懂得个别打压一个对象,然后用谎言来做,我们用真事(来做)。很多年轻人看了之后非常非常感动,尤其是女孩子,所以这样才可以对共产党的罪行留下印象。”

他透漏正在筹备另外一部真相纪录片,将中国共产党71年犯下的种种反人类罪行呈现出来,这些罪证有助于促进美国国会及法院将中共定性为“反人类犯罪集团”。他说:“那个做出来可能会更震撼。这个我们做,尤其有你们很多人帮忙,你们(大纪元系列社论)不是有个《九评共产党》吗?我们从《九评共产党》里摘录很多资料出来,然后再把它(中共)的罪行跟美国也结合起来,现在他们芬太尼毒品,还有这次的疫情,这些肯定也是反人类罪行,把它全部做成一套片子,又可以用来说服美国国会,将来在法庭也要说服他们,上法院也要说服(他们),而且可以用来疯传,传到所有的人都看到,这个是我们的宣传,用真相来宣传,共产党是用假的、全部是假的来宣传,我们是用真相来宣传。”

港版国安法”恐在七一之前通过,“香港人好像天要塌下来一样。”袁弓夷说这也令他的心不平静,原本他此行赴美的三大目的(吁美国提供3万香港学生入学名额;请美国要求英国将主权还给香港公民,公民自决;以及推动美国立法定性中共为犯罪集团,逼9000万共产党员退党)并不包含制裁中共,但现在也开始着手参与制裁的事情,“这个制裁方案我在跟美国上层的人讨论,这个是多方面的,跟我那个灭共也是有关的。不只是对付那个港版国安法,我们做的事情还是要考虑比较远一点。最终还是要彻彻底底,还是要消灭共产党。不消灭共产党,现在的事情真的没法说。”他将赴7月1日美国国会听证会,为香港发声。

他表示,目前美国社会上下一致反共,今年的总统大选乃至下届大选还是以反中共、灭中共为竞选的主题。选国会议员也是,本来根本不反中共的,现在也参加反中共的队伍。美国反对中共的气氛已经形成了,制裁方案也已备妥。“刚才中午,班农也问我,他说我应该怎样用一句话,来劝告全世界的跨国公司?我说,逃得越早越好,离开中国越早越好。我说共产党最后的目标,就是要把你们灭掉,要吞掉你们的自由,(还没被吞掉的)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这个是共产党的天性。”

这些忠告并非仅止于熟稔中共的犯罪历史,同时也是袁弓夷切身之痛的苦口警醒。身为第一批响应中共改革开放招商引资而进入中国大陆投资的港商,袁弓夷早在80年代就曾因与香港最老牌的中资企业华润合作大陆投资,而遭美国制裁7年不许买任何美国的技术。“我是在香港跟华润公司下边一家公司叫华远,其实基本上就是跟华润合作。华润在香港大埔工业村里,建一家做芯片的工厂,因为我手表要用芯片的,国内那个时候没有芯片,它们想跟我在这里搞了芯片之后,就可以把成品和技术拿回大陆用。后来,怎么知道,我们派他们的工程师到硅谷去买设备的时候,给FBI抓了。”

袁弓夷的主要生意伙伴是美国,7年的制裁可谓损失惨重。然而更令人痛心的是,出事之后中共的反应,他感慨地说:“出了问题,我就想跟他们(华润)通个电话,没有人接我的电话,它们华润的律师也好,它们的负责人也好,没有人接我电话。这就是共产党!”

以下是两集《珍言真语》节目访谈内容整理。

受害人口供录制作影片 揭露中共武警扮港警

记者:袁爸爸,您这次去美国已经有一两个星期了,我们知道您刚刚在社交媒体上披露了一个新的影片。

袁弓夷:这套片子很有意义,虽然我们没有证据,但是在全世界、在有法制的地方,这种真人口供是非常非常有效的,在法庭是有效的。而且法官、陪审员他们聼一个人讲话,这个人的可信性非常非常重要。

我只不过从法律的角度,法律上是完全站得住脚的,但是我们不是为了法律,我们现在做这件事情,主要是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一定要把中共是怎样派它的武警到香港,穿着香港的警服,怎么做的(告诉大家)。这个事情我觉得如果我不报导的话,过一段时间大家就忘了。你知道共产党最厉害的就是时间一过,它会尽量隐瞒证据,所以时间一过,它又搞定了,又做其它的坏事了。

所以我们这个片子,我现在在做,今天一整天,我刚才跟班农在早上有一个访问,在他的节目出现,由他第一个来把它播出去,大概是你们的时间昨天晚上11点,他给了我半个小时。那么我也说了,现在我对美国的看法,香港的事情,他们制裁中共还不够(严厉),我意思是说你们死掉了那么多人,12万人给人家谋杀了,你还不出重手来制裁中共,战场就在香港嘛。所以我就呼吁他们,说你这样怎么向12万人的性命交代,还不算其它的失业呀、经济上的损失,他们说将来12万人最终会变成20万人,现在还在不断增加,还在不断死人,所以我这套片子,今天早上,就是你们昨天的凌晨,由班农播出去,然后我们下午打电话给了很多很多大学,最好还是由学生转出去,现在我准备,希望几天内,把它疯传,变成一个国际的现象。

这种方法它共产党做不到,它只懂得个别打压一个对象,然后用谎言来做,我们用真事(来做),全部传给年轻人,很多年轻人看了之后非常非常感动,尤其是女孩子,所以这样才可以对共产党的罪行留下印象,这样我觉得非常有效,而且我们成本也不是太高,主要还是他们愿意出来讲,这才是最大的价值。我们只不过是帮他们,给他们一个平台讲话,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应该值得做。

用真相对抗谎言 纪录中共反人类罪行

袁弓夷:所以我们正在筹备另外一个片子,就是共产党71年的罪行,反人类罪行,那个做出来可能会更震撼。这个我们做,尤其有你们很多人帮忙,你们不是有个《九评共产党》吗?我们从《九评共产党》里摘录很多资料出来,然后再把它(中共)的罪行跟美国也结合起来,现在他们芬太尼毒品,还有这次的疫情,这些肯定也是反人类罪行,把它全部做成一套片子,又可以用来说服美国,我现在在说服他们国会,将来在法庭也要说服他们,上法院也要说服(他们),而且可以用来疯传,传到所有的人都看到,这个是我们的宣传,用真相来宣传,共产党是用假的、全部是假的来宣传,我们是用真相来宣传。虽然我们力量很小,但是现在有了互联网,我们可以把它放在微信上,通常没所谓,传就可以了,越多人知道越好,我估计国内有一部分会翻墙看。

建制派纵容港沦陷 一定为受害孩子报仇

记者:这部片子我刚才看了,这样的片子是非常难做出来的,因为每个受害者都经历了非常严重的心理创伤,他们能站出来很不容易,我看到除了吴傲雪之外,其他的四女一男都是蒙上了脸,而且她其中谈到一点,他们没有办法在香港的投诉系统,警察的投诉系统去讲这些事情。因为一个X女学生被强奸了,她通过投诉、报案,律师去讲,最后却被迫流亡台湾,然后反而说她报假案。这些年轻人遭受的创伤,我们应该怎么样去帮助他们?

袁爸爸:香港以前、在97年之前,这种事情根本从来想都想不到,你说我们现在沦陷到这么个程度,是谁造成的?这批建制派真是缺乏人性啊,是他们在纵容啊,当然林郑这个政府更不用说了,还说什么代表香港人民,真的,伤害我们的孩子,这个不是小事情,所以这个仇要报的。我虽然是基督徒,但这种事情是不可原谅的,也不可以忘记的。所以我在美国就是做这个事情,这套片子帮了我不少,我不是要帮他们安排教育吗?看完这套片子之后,没有人会说“不”的,是不是?

我还有第二、第三个事情,也是给人家看了之后,他们知道,香港不可能受共产党统治,现在搞来搞去,“港版国安法”就是它(中共)来统治吗?不可以,如果统治就是这个结果。共产党的罪行,包括对这几个孩子犯下的罪行,所以共产党就是犯罪集团,一定要把它们(中共)定为非法集团,这样子我们才可以长远地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我们不可以放过,不能放过。

所以将来我们拍的那个片,萧茗负责拍,萧茗做这种documentary(纪录片)是拿过奖的,又有大纪元的《九评共产党》里面的资料,加上我们把最新的资料弄上去,大概可以拍出来一个效果很好(的片子)。光是这个事情我们已经开了五个会了,我们用真相来对付中共,共产党一点都没有办法来辩驳的,它(中共)心里面清楚。在大陆它(中共)可以用不同的方法来对付我们,但是在国外,它(中共)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做到这里,当然我们感觉非常同情、同情这批孩子,但是,我们也帮他们,把他们的事情讲给全世界听,现在可以做的就是这样子。

全港忧虑国安法 消灭中共是解决方案

记者:“港版国安法”预料这个周末就会通过,最近香港政府/中共在这边召开了12场的宣讲会,到目前为止,这个草案还没有一个具体的内容看得到,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讯息呢?

袁爸爸:这当然奇怪了,怎么可能做咨询不用拿全文出来的?但是我也不想参与这个,乐观啊,悲观啊,这个事情已经炒了一个多星期了,看到全文再说吧。连美国也动不了手,对不对,你没有看到全文你怎么说要制裁它这个、制裁它那个。

但是最近,这个是比较保密的,我原来不想参与这个制裁的事情,我原来这三件事情(吁美国提供3万香港学生入学名额;请美国要求英国将主权还给香港公民,公民自决;以及推动美国立法定性中共为犯罪集团,逼9000万共产党员退党)都是跟制裁没有关系的。但是呢,实在看不过眼,这个“港版国安法”到了香港之后。我最后还是决定要参与,想要给意见国务卿蓬佩奥,让他给川普,应该怎么制裁中共,关于这个“港版国安法”的事情。我可能,我可能录一段片吧,像公开信一样,公开片来要求怎么制裁。美国有手段的。我也不想给人家太多希望,因为这个事情不是我原来过来要做的事情。但这个事情实在吵得太厉害了,香港人好像天要塌下来一样。

所以我觉得搞到我这个心,心里面也不安。所以我已经有了方案了。这个制裁方案我在跟美国上层的人讨论,这个是多方面的,跟我那个灭共也是有关的。不只是对付那个“港版国安法”,我们做的事情还是要考虑比较远一点。最终还是要彻彻底底,还是要消灭共产党。不消灭共产党,现在的事情真的没法说。每天你看看,现在全香港都在忧虑这个事情。连建制派的人也在谈论,也在逃。是不是啊!嘴巴说支持,心里面也准备走人啦。

所以,哪有这种事情,我们以前的香港多太平啊,多繁荣啊。现在搞得好像逃难一样。太不像话,太不像话。所以,这方面我也在动脑筋,关于要怎么制裁到令我们可以恢复自由,起码恢复到《中英联合声明》的这个阶段,最好当然是彻底把共产党弄掉了,消灭掉,这个是一方面。

将赴七一美国听证会 为香港发声

现在有一个方案我在想,希望在7.1之前把这个做好。在美国,7月1日国会有个公开听证,我也准备参加。现在的安排说不定要说话,因为这里也没有人代表香港人说话。我变成是自己委任自己的自由抗争的代表。希望年轻人原谅。因为他们没有名字出来的嘛,现在这个年轻人抗争他们都是一个一个小组。这个也没有人出头,那么我就是自己帮他们出头来跟美国政府讲话。希望他们不要怪我。(记者:您这也算是师出有名啊!您不是天灭中共行动的发起人吗?)对。因为要天灭中共,我现在想的方案,不管它出不出来“港版国安法”,就算出来,也要它收回去。要严厉打击,现在其实美国也在等。

美政界强势灭共 总统竞选以反共为主题

记者:路透社24日报导,美国现在已经出台了关于金融的制裁,是针对中共军方20家企业。里面就有华为、海康威视,这些都是美国之前已经列入黑名单的。您怎么看制裁中共军方的这20家企业会不会是他们(美国)第一步呢?

袁弓夷:现在美国都在谈,川普也在谈跟中国脱钩;那个财长也在说脱钩;那个纳瓦罗也在说脱钩,现在他们都在做脱钩的准备。可以这样说啊,美国人,尤其是我现在在华盛顿,我碰到的所有人讲的就是中共国。讲来讲去怎么对付中共国。但很可惜,美国人真的懂得中共的人不多。所以我很受欢迎,很多国会议员都想问我,有没有什么新奇的办法。因为他们想来想去就这几招,想不出什么新招。所以呢,这个事情,有很多招数要来了。

好像(美国)现在对中共国,对大陆的学生非常反感,非常反感。他们(一些受中共利用的大陆学生)也是在校园里面做了不少的坏事。现在都想把他们赶回去。所以这个事情我跟你说:现在到竞选,接下来这四年,就说下一任的总统还是以反中共、灭中共为主题,竞选的主题。主要的提纲,已经说明了下一届2024年估计是蓬佩奥会参选。他的声望最高。除了他参选,还有其他一堆的共和党的卢比奥啊、科顿,他们这批人都是准备选总统的。他们现在这么拚命反中共,主要是为他们的2024年的选举在做准备。那么其他人想选总统也好,选国会议员也好,本来根本不反中共的,现在也参加反中共的队伍。

美国人有办法,这个气氛已经形成了,现在都在把压力给川普。川普,当然华尔街也有压力给他,希望继续跟中共国做生意。因为中共国的市场太大了,而且上两个月不是有一批投行吗,喂了很多钱进去,本来他们是跟中共合资的公司,后来就便变成全资了。变全资,你(华尔街)喂钱进去把它们中共的股份买过来的嘛。所以过去两个月也进去了很多钱。因为长远来说,他们做银行的话,长远肯定要在中共国,不可能退出来的。他们这种投行,以前也赚了不少钱,所以他们可能会最迟退出来。但是我估计,如果脱钩的话,它们要非退出来不可。脱钩的话,基本上就是美金的进出,把它斩断。

跨国公司尽早逃离中国 以免被共产党吞掉

记者:中共就是反人类的犯罪集团,它在国际跟国内都做了很多的坏事情,那这个政权还存在的时候,如果外资或者港资再给它投钱进去,是不是在给它们输血呢?

袁弓夷:刚才中午,我这里的中午,就是你们的午夜,班农也问我,他说我应该怎样用一句话,来劝告全世界的跨国公司?我说,逃得越早越好,离开中国越早越好。我说共产党最后的目标,就是要把你们灭掉,要吞掉你们的自由,自由的资本主义,你们进去(被吞掉)只不过时间的问题,你看看,马云、马化腾,这批人的资产全部给它(中共)吞掉了,包括现在华为,任正非,也已经不是原来的一年前、两年前的任正非了。它一定要控制的,它不可能给你私人的资本来控制,这个是违反共产主义的。所以你不走,只是时间的问题,它今天要利用你,什么给你赚钱,什么都可以,它利用完之后,把你养大了之后,它就把这个权收回来了,你看看阿里巴巴,看看微信就完全明白了,所有都是这样子。这个是共产党的天性,可以这样说。

记者:袁爸爸,您是很有发言权的,您自己有这个亲身亲历,我记得您当时是最早进入中国大陆投资的港商,也是中共选中您进去的吧,三大港商之一。

袁弓夷:对,我是第一家去搞工厂的,整个来料加工是我们发明的,在罗湖交货,我怎么给它零件,他们交成本给我,就在罗湖,他们坐火车到罗湖,我也坐过,我们的人也坐火车到罗湖,每天这样交收,整套都是我们发明的,还要保税,零件进去,可以不给税,东西出来。

前两天跟台湾“年代向钱看”做访问也不错,用普通话的,台湾人觉得我讲得很好,为什么了,他们有同感,他们也是去中共国投资,那么我把我的问题说出来,好像很多人看,也是好像过十万还是二十万人看,台湾,他们觉得有同感,他们也很关心我们香港人。

曾被美制裁 中共派人偷技术 出事后共产党不理睬

记者:对,因为台商、港商当时都是被中共以改革开放的名义招资引商,进去中国大陆投资。您这边也是,您是重要的一个港商进去那边跑前线,那之后,是不是您也因为在大陆投资,而被美国制裁,是吧,能不能讲讲这个故事。

袁弓夷:我是在香港,不是在大陆,我在香港跟华润公司下边一家公司叫华远,其实基本上就是跟华润合作。华润在香港大埔工业村里,建一家做芯片的工厂,因为我手表要用芯片的,国内那个时候没有芯片,它们想跟我在这里搞了芯片之后,就可以把成品和技术拿回大陆用,那么我们已经成立公司了,在大埔的地也买了,后来,怎么知道,我们派他们的工程师到硅谷去买设备的时候,给FBI抓了。

你知道国内的人都写笔记的,笔记里面说我买的设备将来怎么怎么转回大陆,给FBI全部看了,那么就把他们抓住了之后呢,我是董事长啊,我是这家公司的老板,(这家公司的股份)是华润一半我一半,那么变成我就受到制裁了,7年不许买任何美国的技术,到什么程度呢,我的主要生意(伙伴)是美国,我的手表也好,我的电子产品也好,他们(美国人)帮我做的产品说明书,连说明书都不敢寄给我,他说这个也是美国的技术。严重得(到这个地步),唉呀,我损失多少都不说了,美国东西不许买,那么我损失的生意,我美国的生意以前很大的,我就是受制裁的人,那么过了7年之后就没事了,大概是80年代吧。

记者:算不算是香港最早受到美国制裁的企业啊?

袁弓夷:哎呀,我估计我是唯一的,到今天也没有人受美国制裁的,没有啊,我就是唯一的,我把我父亲都拉下去了,我父亲做董事会主席,我是做董事长啊,把我父亲都拉下来了,当然他不管了也无所谓了。

记者:所以就是说,您的前车之鉴也可以给其它跟中共合作的企业借鉴。

袁弓夷:出了问题,我就想跟他们(华润)通个电话,没有人接我的电话,它们华润的律师也好,它们的负责人也好,没有人接我电话。这就是共产党!你出了问题,就像何志平一样,出了问题没人管。

记者:对呀,何志平回到香港现在也没人理他。

袁弓夷:没人理他,所以他也很可怜,这就是跟共产党做事情的后果,这批建制派也应该了解了解学一学,做的时候好像兴高采烈,很热情,最后什么都没有。

回应《推背图》预言 更像《圣经》逃出埃及

记者:近一个半月以来,在香港您的言论热爆效应可以说是相当厉害了,基本上香港市民街头巷尾都在议论。我也帮网友问问您,就是现在很多人觉得你是《推背图》第46卦象里面的,就是“有一军人身带弓,只言我是白头翁”,把“一、弓、人”组合,就是“夷”,然后再是弓,然后就认为这个就是推背图预言中指的这个人,就是袁弓夷。你有没有听过这个说法?

袁弓夷:他们都发给我了。你知道我是不迷信的,因为我是搞IT的。不过,讲老实话,大家对中共的看法,就是说,真的是想天灭中共,所以才会有这种故事出来。我还碰到一位以前负责华盛顿区的聂教授,他跟我说也很有道理,他说现在的有一点像犹太人离开埃及,你如果看过《圣经》的话,摩西想把犹太人(从埃及带走),犹太人在埃及当奴隶,摩西想把他们带领离开,把他们带走,不做奴隶了。但是那个时候法老王就不允许,那么这一段时间,天灾多得不得了,你看看《圣经》里有写,什么蝗虫灾,又旱灾啊,什么灾都出来,后来说第一个孩子,不管人还是动物,第一胎就一定要死的,就是连这种灾难都发生。那么后来法老王没办法了,这个大儿子死掉了,就放他们走。那么现在呢,我们的情况有一点像,香港就好像犹太人一样。我在香港的时候也做了一个节目,我对犹太人非常了解,因为我跟他们打了太长的交道,我以前客人全部是犹太人。那么现在我们香港人,其实做生意啊,做事情啊,很像犹太人。因为我们是动脑筋的,效率高,做得好就做了,我们不是(死板的)。我们非常像犹太人。现在要脱离共产党,等于那个时候逃出埃及一样。聂教授他跟我说(这个),我说很有意思。

记者:对,现在中国的灾难也是特别多,长江洪灾那个三峡大坝也快保不住了,再加上这个疫情,北京第二波疫情正在延烧。

袁弓夷:就是好像犹太人离开埃及之前发生的事情,真的有点像。我也不是迷信,但是实际上,就是中国的问题非常非常大,大的不得了。经济已经垮掉了,你想想看,80%的人是靠私营企业(雇用的),不是靠国营企业,私人企业里面的一半是出口的,出口的基本上完蛋了,所以说现在中国的失业率,跟以前比,跟全盛的时候比,40%,这个才是真的数字,它(中共)当然说3%啊5%啊,随便它说,所以共产党说话你不要相信,你要自己有科学的推断,千万不要相信它说的话。

记者:是。但我觉得上天也给香港一些好的预兆,比如香港最近出现那个双彩虹啊,还有那个日蚀啊,这些天象,根据古代的预言去解读,觉得这可能意味着一个朝代就要衰落了。你怎么看这天灭中共,是不是顺天意而行?

袁弓夷:大家都恨共产党,所以把很多天象都跟打击共产党,天灭共产党连在一起,包括我们那个运动,天灭共产党,也是因为恨共产党而发生的,共产党真的是天怒人怨,天怒人怨。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袁弓夷:促美宣布中共是犯罪集团
【珍言真语】袁弓夷:中共犯罪证据将呈美法庭
【珍言真语】袁弓夷:美不让步 国安法加速灭共
【珍言真语】袁弓夷:国安法凌迟心理战 勿中计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习近平“我将无我”?中共末路狂奔
【重播】独立日前夕 川普在总统山演讲
【拍案惊奇】酷吏进港掌国安 港现“维权律师”
【十字路口】反制中共党媒渗透 台湾下驱逐令
【珍言真语】刘锐绍:国安法四任务 借外打内
【直播】川普在“向美国致敬”典礼上演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