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议员:疫情后 澳大利亚人更加认清中共

【大纪元2020年06月28日讯】(大纪元渥太华记者站报导)澳大利亚参议员金伯利·基钦(Kimberly Kitching)在近期的研讨会上表示,经历疫情后,让澳大利亚人更加认清了中共。澳大利亚议会和政府采取一系列行动,抵御中共的渗透。

基钦是国际议会间联盟的澳大利亚联合主席。她是澳大利亚参议院首席参谋长,政府问责制的影子助理部长和反对党事务副主管,并一直在强烈批评维多利亚州工党的同僚对中国(中共)的支持。

交往应基于价值标准 澳大利亚人对中共看法改变

基钦说,澳大利亚保持与香港同步,因为我们在香港拥有庞大的澳籍人士社区,也因为我们担心西藏、香港、新疆等地的情况都预示着危险,我们确实担心着并及时了解着这些问题。

当天,她刚从议会外交事务防务与贸易联合常务委员会来,我们听取了部分关于维多利亚州政府的简报,该州政府在BRI(一带一路,Belt and Road Initiative)平台下签署了加强贸易的协定。

基钦认为,澳大利亚对与中国的双边关系的看法发生了变化。“现在我想每个澳大利亚人对中共都有了自己的想法。认为部分原因是由于瘟疫大流行期间,这里的中国独资企业将PPE(个人防护设备)运回中国。例如绿地集团(Greenland Group)公司和Risland公司,将这些必要的设备送回中国大陆。很多澳大利亚人对此事感到非常不安和愤怒,并强烈抗议,因为显然我们的医护人员在这里需要这些设备。因此,这种现象让人们怀疑中(共)国能否是一个良好的全球公民。”

六月初,北京站出来说,访问澳大利亚要非常小心,因为那里有反华活动。北京方面还一直在发布有关学生是否应该在澳大利亚学习的媒体报道。在高等院校中,澳大利亚有很多来自中国的全额付费学生,第三产业很依赖这些学费,涉及数十亿元的资金。

基钦认为,澳大利亚在对中国的贸易中陷得很深,确实有许多公司与中国进行了贸易。但是澳大利亚人普遍认为,与中国的交往应应基于价值标准,这一点必须是首要的。在澳大利亚议会中肯定会有新的观点和运动,至少人们在这方面的意识正在加深。目前,澳大利亚在许多方面都在收紧,涉及许多层面和许多部门。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有很多与中国的贸易,需要决定进退取舍。

在2009年墨尔本国际电影节上放映了一部关于维吾尔社区领袖热比娅‧卡德尔(Rebiya Kadeer)的纪录片,《爱的十个条件》。墨尔本的中国领事馆竟然要求从电影节节目单中删除这部电影。

对此她感到愤慨:“我们的制度取决于人们能够具有思想自由,能够看到事物并真正得出自己的结论。在西方自由民主社会中如此重要的批判性思维的价值,显然不是令中国领事馆高兴的事。但这确实是对我的一个唤醒,让我明白了中共是如何运作的。”在我们的高等教育机构中也有一些中共利用其经济影响力的案例。”

她总结道:“我们800多年的(哲学)体系是基于苏格拉底的理论,依靠的是批判性思维,这理论经历几千年的历史,可以回朔到那些在雅典卫城讨论哲学的人,我非常坚信这些理论使我们的整个系统强大。我不认为另一个国家能够进来并告诉我们应该在我们的大学中教授什么。”

中共无法制 澳大利亚政府拒绝引渡法

澳大利亚议会拒绝了一项引渡条约,基钦是该条约委员会的一员,该委员会反对与中国订立引渡条约。基钦认为,外交部长对此事很重视,实际上参与决议的人来自各大党派,包括绿党、阿尔卑斯党、工党,“我们显然是联合在一起。”

她说,从澳大利亚议会的观点来看,澳大利亚必须确保与中国进行基于规则和价值的互动。“我们不想与一个我们不认为有法治的国家订立引渡条约,我们无法放心地把人引渡到那里。中国是否会认可放弃了中国公民身份的澳大利亚公民的身份,有一种观点认为北京不会承认公民身份的变化。当然还有很多来自香港的证据,以及在香港生活的人们的看法,所以我们对引渡条约表示拒绝。”

中共渗透严重 澳大利亚通过外国影响力透明度方案

我们最近通过的是提高外国影响力透明度的方案,由保守派政府提出,但得到了反对派劳工党的支持,所以是两党一致通过。我们不希望外来力量对我们的政治体系产生明显影响。

基钦介绍,在澳大利亚的其它机构中的渗透情况,例如澳大利亚议会的电子邮件系统曾遭到许多网络安全方面的攻击,现在已经被黑客入侵,而我们实际上并没有相应的追究政策。众所周知,很少有个人可以做到那样的水平,那样复杂精细的网络安全破坏肯定是国家行为。

据报道,在2011年,中国已经入侵到澳大利亚的议会系统达两年之久。近期我们对议会系统进行了更多的研究,显然这里的人们对做这种事的国家不会有好感。这对我们是个警醒。

中共还在影响民主国家的大选,从法国大选和美国大选中看到一些例证,中共在这些选举中尝试影响当地的社交媒体。所以我们采取步骤制定了外国影响力透明度的方案,由联邦司法部来执行。

最近澳大利亚还加强了对外国投资的审查,职权部门包括了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和国家安全部门。国家安全部门的参与力度更大了。在这种情况下,可以有针对性地拒绝外国投资。

基钦说,澳大利亚现在对于将达尔文港的99年土地租赁权租给了给一家中国公司感到十分担忧,如果发生任何冲突的话,显然达尔文港会是非常重要的。目前那里有几千名美国海军陆战队人员,加强了防御能力。那个港口是关键的基础设施,但它被出租了,是由北领地州政府出租的。如果是现在的话,无论是澳大利亚政府或州政府都不可能进行这样的安排。

这次论坛是由加拿大知名智库、蒙特利尔种族灭绝和人权研究所(Montreal Institution for Genocide and Human Rights Studies – MIGS)举办的名为“十字路口的中国:疫情下站起来捍卫人权”的视频研讨会,多位国际知名人士就中共侵犯人权和导致大流行病蔓延危害世界的问题进行了深度的研讨。

责任编辑:岳东卿

相关新闻
难民不应个案处理 立委:制度化更能防止中共渗透
美政府“清理门户”四新闻机构总裁遭撤职
李正宽:香港问题引爆核弹 习近平出路何在?
【瘟疫与中共】魁北克成为疫情重灾区的背后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在“向美国致敬”庆典上演讲
【深度报导】隐形之战 中共的战书
【新闻第一现场】52国与中港有引渡条约 入境可送中
【珍言真语】杨健兴:国安法严苛 传媒风险增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