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防疫超前布署 彰基成立“正/负压手术室”

彰基建置“正/负压手术室”,为未来防疫工作进行超前布署。(彰化基督教医院提供)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7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谢五男台湾彰化报导)彰化基督教医院于中共肺炎(武汉肺炎)防疫期间全院总动员,全力投入治疗、防疫、照护及清洁等工作,让病菌无所遁形,身为医学中心的使命自觉,更是先后成立“负压手术室”、“正/负压手术室”,以保护病人及员工安全,并为未来防疫工作进行超前布署。

彰基医疗体系中的员林基督教医院当初就有设计“正/负压手术室”,但为了避免交差感染,且员基是区域医院,彰化基督教医院在今年1月30日决定成立“负压手术室”、“正/负压手术室”,“负压手术室”位于3期2楼门诊区106诊(花费67万元,工期为1/31~2/7);另,“正/负压手术室”位于3期12楼烧烫伤中心(工期为是1/31~5/15,为期3.5个月,整体工程费用二千余万,含设备无影灯、手术台)。“负压手术室”、“正/负压手术室”收治条件为符合‘严重特殊传染性肺炎’通报个案及属居家隔离、居家检疫、自主健康管理对象,此类个案以紧急手术为主,常规手术应等病人治愈或解除隔离后再进行手术。

彰基正压(右一)、负压(左一、左二)各有其独立系统切换。
彰基正压(右一)、负压(左一、左二)各有其独立系统切换。(彰化基督教医院提供)

彰基院长暨台湾耳鼻喉头颈外科医学会理事长陈穆宽教授表示,在院务会议中提出假设性问题,今天有一位孕妇,怀疑有武汉肺炎,但她要紧急进行剖腹产,或是有外伤病人到院,但是他有中国旅游史或者不能排除,那怎么办?当时有可以转到员林基督教医院的提议,因为员基是有一家具有“正/负压手术室”的医院;但是为了要避免交叉感染、员工安全,并为未来防疫工作进行超前布署,而且彰化基督教医院是一家医学中心,承担彰化、云林、南投250万人口的健康,因此决定成立“负压手术室”、“正/负压手术室”。

陈穆宽表示,决定后约7天的时间,首先成立“负压手术室”,马上可以针对怀疑或确诊有“武汉肺炎”的病人,可以帮他做手术之外,同时也一定要成立一个正/负压最标准的手术室,当然斥资的经费都不是由政府补助,而且那也不可能赚钱,一定是赔钱的。但是做为一个以爱为出发点的教会医院,我们觉得这个做法是对的,对患者及防疫是有相当帮助的,因为试想有一位病人,他是有可能或确诊感染“武汉肺炎”,甚至以后有肺结核等传染病病人,在院内手术室做手术,万一产生院内感染,这个是相当严重的。所以,“负压手术室”、“正/负压手术室”不只包括“武汉肺炎”,更包括“开放性肺结核”及“重症感染症”的病人,只要一有怀疑,就可以在这个标准的手术室里面来做。

“要做就要做最好的,很多医学中心其实都没有办法这么做。”陈穆宽举例说明,如果是一家公家的医院,一定要编立预算,预算一定是今年编明年的,彰基医院是一家公益的医院,只要是对病人好的,董事会董事长及所有董事会完全授与院长最大的权力及支持,所以才可能在7天就盖一间“负压手术室”,再经3.5个月又盖一间“正/负压手术室”。所以我们一直再讲,防疫就像在打仗一样,一定要有速度、要有教育,所以这是一个相当超前布署的观念,国家也不可能补助这个钱,医院也不可能从这个里面得到利益或回馈,这完全都用在帮忙病人的身上。

陈穆宽说,成立“负压手术室”后的第一个患者,竟是院内一位主治医师的妈妈,因为这位医师的妈妈当时从日本回来,由于疫情的关系,需要做脑部的手术,脑部手术是不能等的;“负压手术室”盖好的第四天,既然有病人需要,患者又是院内主治医师的妈妈,而且主治医师亲自替妈妈开刀,主治医师说愿意,而且觉得在“负压手术室”里面相当安全,整个医疗团队也没有胆怯,包括护理师、麻醉医师、麻醉护理师,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最好的机会来帮忙我们的患者。所以自己常常在讲:“我们要救所有的患者。”想不到第一个帮忙的就是自己医院主治医师的妈妈,而且是由主治医师亲自为妈妈做手术,员工对自己医院帮忙病人的做为相当感动,当然士气也就更高。

手术的目的为抢救病患生命,如病患染有空气传播的疾病(如COVID-19、麻疹、水痘、结核菌等),稍有不慎恐造成院内感染事件发生,轻则危及患者本身,重则连治疗团队皆蒙其害,为确保整个治疗过程安全无虑,建议需要在负压环境下进行开刀治疗。

医院为使医疗空间能救治更多病患以提供最优质的服务,只单纯建立一间负压专用手术室,其空间使用率差,甚至可能沦为“蚊子馆”,将正负压环境设计在同一空间内的需求就更显重要;因此,彰化基督教医疗体系在早在2015年新落成的员林基督教医院,即有设置“同空间可切换正/负压环境之手术室”(正/负压手术室)。

责任编辑:叶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