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抗日名将后代:只有法轮功 才能重塑人的灵魂(中)

2019年7月20日,墨尔本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州立图书馆前举行7‧20反迫害集会,图为高健在集会上发言。 (陈明/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7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芷清墨尔本采访报导)高健,1952年出生于上海,曾当过知青、工人、教师、记者、编辑。1989年参与“六四”请愿后,90年因政治原因流亡海外。

高健的父亲高飞,字/安翔,少将军衔,毕业于黄埔军校,曾在抗日战争中立功受奖;高健的姑父王辉武,毕业于黄埔军校,时任第四战区司令长官部参谋处少将处长,1973年9月,获台湾当局批准入祀台北圆山忠烈祠。

作为一名黄埔军人、抗日名将之后,高健的体内亦流淌着忠贞爱国、刚正不阿的热血。在来澳的30年中,高健曾任中国民主党副主席、中国民联澳洲分部副主席、中国民阵总部理事、监事,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监事等职,现仍是墨尔本民运联盟的负责人之一。

中共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

“共产党害怕法轮功,这是真的,不是假的。”高健说,“你想想看,4.25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去静坐、请愿的时候,来的时候、走的时候一点声音都没有,走的时候连一张纸屑都没留在地上。这样的人多‘可怕’!”

图为高健在一个座谈会上发言。(本人提供)

1999年4月,天津教育学院的一份杂志上发表了一篇何祚庥写的文章。何祚庥发迹于中共宣传部,是时任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的亲戚,一向以攻击气功、中医等传统文化出名。他的这篇文章中有不少针对法轮功的不实甚至侮辱之词,天津的法轮功学员因此来到杂志社澄清事实。

本来杂志社的编辑在听了学员的亲身体会后,打算发表文章更正。可是4月23日,情况突变,杂志社不再听学员讲道理,而且天津当局出动武警殴打法轮功学员,并逮捕了45人,还扬言这是来自北京的命令,学员要解决问题,只能找北京的中央政府。

于是在4月25日这一天,近万名听到消息的法轮功学员自发来到国务院信访办,想告诉中央政府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并想请当局释放那些被抓的学员。

高健说,“我曾经跟他们说,我现在成立一个马列主义学习小组,凑七、八个人,每个星期到某个地方来学习马列主义,国家安全局马上就会找上门来了。他不在乎你学什么东西,因为他本身就是挂着羊头卖狗肉,它说它是马列主义,你看哪个共产党员相信马列主义?”

“所以它害怕法轮功。这个信仰太‘可怕’了,跟着共产党走的人还没有跟着法轮功走的人多。这件事情它就感觉到是对它的政权最大的威胁。”

“法轮功当年也没有提出过推翻共产党,只是要求信仰自由,没有提出过打倒共产党,在政治上也没有什么诉求,他是一个信仰团体。这个信仰团体中有共产党员,也有共青团员,都有。只是共同信仰一个东西,大家走到一起来。而且有很多人都是病得很厉害的、通过炼功他们身体好了。但是有一点,他们对师父的尊重、崇敬以及炼功得到的益处,他们是有切身体会的。这些东西又不是你能推得倒的。”

“所以江泽民为什么要这样打压法轮功呢?他是感觉到法轮功对他的政权是有威胁的。威胁在什么地方?共产党是一个邪恶的政党,法轮功都是正正派派、规规矩矩的,从他们身上人们会感觉到社会还是有正气的。你想共产党它统治得了吗?法轮功并不是一个要打倒共产党的政治团体,而共产党说法轮功是X教,主要是感到对它的政权有威胁。”

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图为高健近照。(本人提供)

在《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中,加拿大资深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通过专业严谨的调查核实表示:

“我们的结论是,大规模强行掠夺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为已经发生,而且现在仍然在继续。我们断定,自1999年以来,中国(中共)政府及其分布在全国各地的机构,尤其是医院,还有拘留所和‘人民法院’,已处死了大量法轮功良心犯,但具体数目不详。他们的重要器官,包括肾脏、肝脏、眼角膜和心脏,都被强行摘取并高价出售,有时出售给外国人,这些外国人在自己本国往往要长期等待有人自愿捐献此类器官。”

“我们曾更情愿得出‘这些指控是不实的’结论。因为如果指控是真的话,将揭示出我们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令人深恶痛绝的邪恶行径,凌驾于人类曾经目睹的一切罪恶。正是这种恐怖使我们在难以置信中踌躇。但不可置信并不意味着这些指控是不实的。”

高健表示,当他听到中共活摘器官一事时,他是相信的:“据我所知,共产党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因为我当时接待过上海中山医院的一个医生,他当时是做肝移植。他就跟我讲,利用在押囚犯,他们会通过这种渠道进行肝移植。尤其是在官员急需某些器官的时候,如果法轮功学员能够匹配的话,它一定会做这个事情。”

而且高健证实,在法轮功学员之前,中国就已经有摘取死囚器官的事情了。“动手术的车就停在边上,枪一响马上就把人挪到车上去摘除器官。”

正言劝告体制内之人 勿助纣为虐

作为曾经的共产党体制内的一员,高健就是在看到中共的本质面目后抛弃了中共。因此他也想告诫那些依然为中共卖命、迫害良善的体制内之人,不要为虎作伥。

2019年7月20日,墨尔本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州立图书馆前举行7‧20反迫害集会,图为高健在集会上发言。 (陈明/大纪元)

高健说,“人在做天在看。我认识的地方上的610办公室(中共专门成立的迫害法轮功的机构)的那些人,我就跟他们说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要积点德,不要做恶事,搞到最后暴病而死。有些人跟我讲:‘我知道、我知道。现在我们也会掩盖掩盖,有时候大楼里边门一开,底下是法轮功学员发的单张,只要没人找我我不管。除非有人告,告的话我总要有一个交代,你知道我也是吃这碗饭的,那我就去查一下,查一下就过去了。查不到那怎么办呢。我就交个差了,就这样。’我说那就可以了,不要为虎作伥,当共产党走狗,到处咬人。”

“610办公室下边基层还可以,但有一些公安是很坏的。他们是政府的流氓,他们打人,就这样压迫法轮功学员,我是有所闻的。法轮功学员很规规矩矩的,他们也找不到别的什么毛病。”

“另外一个呢,法轮功学员很耿直。公安说,你只要说不信就算了,但是他们坚决不肯说这个话的。人家说你就是应付一下,你说你不信了,不信了我就放你走了,你回去再信那我也不管了。形式上我一定要让你写个悔过书,但法轮功学员坚决不干。”

(待续)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