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拆逼签被打瘫 她改名坚强 力抗强权

人气 1732

【大纪元2020年07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同德村民朱晓进,8年前因拒绝村霸逼签空白拆迁协议书,惨遭暴打导致终身瘫痪。后来她将名字改成朱坚强,坐着轮椅走上了漫漫上访路。

说句公道话 保安被开除

2020年6月28日,朱坚强到大丰区大中街道办事处去找习书记,要求支付约定的药费和护理费等费用,却来了村支书陈祥林和其三个助理,要强行押她回家,将坐在轮椅车上的朱坚强连拖带拉,最后把她的衣服裤子都扯光了。

朱坚强向大纪元记者表示,“我是6月24日先去登记会见习书记,28日我再过去,就发生了被村书记的助理扯光衣服。”

当时街道办事处的保安,见到陈祥林任由他的助理对朱坚强如此粗暴无理的对待,于7月1日晚上向街道办事处领导说:“你是政府衙门,人家来到我们政府大院,你就应该面对人家呀!你谈不拢可以往上转呀!”

就因为帮朱坚强说了句公道话,7月2日该保安被社区书记开除了。

被开除的保安

拒签空白协议被打至高位截瘫

2012年7月13日早上,同德村村主任陈志根、朱永林带来了以房东为首的地痞流氓,来到朱坚强家,逼她签300多平方米的房屋拆迁空白协议书,没有拆迁合同和任何手续,而遭到她的拒绝。

稍晚,陈志根、朱永林又带来20多人,当时她未成年的儿子独自在家,遭到恐吓威胁:“如果不听话,立即卡死你”。

正在市场买菜的朱坚强接到儿子的求救电话,赶回家中,还没等把电瓶车停稳,以房东为首的另一名地痞流氓冲上前,猛力拉着她的胳膊朝后门拖。另一名光头大汉气势汹汹要她在空白协议上先签字。还强迫她将合法的300多平方米的住宅任他们处置。

朱坚强不答应,随后几名地痞流氓开始对她拳打脚踢,用力将她推倒花池上,当下她全身麻木,她艰难的按住膝盖缓缓的向场边走去,这时,地痞流氓再次将她从台阶推倒滚下去4米多远,这次她已经爬不起来了。

村书记上午才把人打瘫,下午又来谈拆迁。

当时朱坚强的儿子叫来120车,把她送去同仁医院。“住院一个星期后,医生说可以出院了,回去卧床三个月就可以走动了,没想到回家之后拆迁公司又来逼我签字了,我没签。”

于是,她聘请一位北京律师,8月1日将案子起诉了,8月27日律师说:“这事我们不参与,我把你这官司接下我的工作就都会没了。”

这次事件,造成朱坚强胸椎脊髓压迫中枢神经7-12高位截瘫,双腿失去知觉,大小便失禁,终身瘫痪,再也站不起来了。

朱坚强拖着残疾身躯多次进京上访。被地方截访关黑监狱期间,曾被多次喂食安眠药,被抓着手在空白协议书上签了字,随后又再次喂食她安眠药,还差点被打毒针,被一名看管她的女性工作人员制止,她才得以逃过这一劫。

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同德村民朱晓进300多坪米房宅被逼签空白协议书,遭暴打致残。(受访者提供)
朱晓进就医记录。(受访者提供)

黑恶团伙利益链下的后台

2012年7月13日案发当时,朱坚强拨打110报警,大丰区公安局城西派出所出警,但至今始终没有立案,使犯罪分子长期逍遥法外。

朱坚强说,“由于肇事黑恶团伙利益链条下有后台的坚挺,保护伞关系网庞大,致使地方党政、信访、公、检、法、充当黑恶犯罪团伙保护伞,对于我的重大冤情我投诉举报无门。他们故意互相推诿不理,甚至变本加厉不惜一切代价围追堵截我正常上访,严防和打压我伸冤投诉。”

据悉,朱坚强拆迁案之拆迁公司为盐城市综合拆迁事务所,其老板叫张敬龙,而张敬龙的姐夫据说是盐城市人事局局长,故公安局至今拒不立案,政府也拒绝故意伤害的赔偿,只是每月负担朱坚强的药费和护理费。如今,政府连这些费用也想抵赖不付。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北京昌平清晨强拆 业主冒死抵抗遭喷辣椒水
价值千万私企被强拆 中国企业家海外维权
十年遭遇二次强拆 四川夫妻财产被哄抢
红二代与习近平决裂 对习杀伤力非常大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杨健兴:港警改例 扼杀网媒阻真相
【新闻看点】遭美重击北京狂扰台海 美军重返台?
【时事纵横】中共“脑残及惩罚”外交 美欧抵制
【拍案惊奇】华为境遇成中共心病 破译习讲话
【珍言真语】程翔:习演讲反证 灭共是全球责任
【薇羽看世间】中共无“芯”之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