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情报专家:大学应该对中共关闭敏感研究领域

中共军队科学家和海外研究人员合作的情况,加拿大的滑铁卢大学、麦吉尔大学及多伦多大学分别排在第4、第9和第10位。图为滑铁卢大学计算机中心。(大纪元)
人气: 20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0年09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媒体已经曝光过不少中共政府通过派学者与西方国家大学合作的方式,为中共军队获取敏感技术的做法。现在,有情报专家认为,加拿大已被中共当局视为容易利用的对象。

CBC在9月15日发表的一篇文章,披露了加拿大的研究型大学如何成了中共当局青睐的对象,以及加拿大政府在保护国家安全方面如何做得不够。

美国国务院上周称,他们在过去3个月中,驱逐了在美国大学工作的1,000多名中国“高风险研究生和研究学者”。

国务院表示,取消这些人的签证,是为了应对由中共当局支持的、为获取敏感的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的大规模行动。中共政府此举的部分目的,是要提升其军队的能力。

被吊销签证的人数,只占在美国学习的37万中国公民的一小部分。

2017年,《悉尼先驱晨报》记录了一系列惊人的项目,见证了澳大利亚科学家与中国大学合作,从事使中共军队得益的军事研究,其中一些研究是由澳大利亚纳税人资助的。《先驱晨报》称,大部分研究成果被应用于新的中国武器系统,或中共政权使用的监视网络。

在加拿大,国会加中关系委员会在国会休会前几周的听证会中,听到了类似的证词指控,包括中共当局监控网络背后的某些核心技术,是在加拿大的大学研发的。

2018年,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发表的一项研究结果,研究了中共军队科学家和海外研究人员合作的情况,加拿大的滑铁卢大学、麦吉尔大学及多伦多大学分别排在第4、第9和第10位。

据CBC报导,加拿大前安全情报局局长法登(Richard Fadden)说:“我们不像美国那样担心国家安全。从这角度来看,我认为我们被视为更容易利用的目标。”

互相推诿责任

在这次病毒大流行发生前,有超过14万中国公民在加拿大学习。滑铁卢研究副总裁迪恩(Charmaine Dean)说,该大学对科学和工程的关注吸引了很多中国研究人员,本地的研究人员也希望与世界各地的人才合作。

加拿大15所主要研究型大学的主管,与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官员一直有联系,包括定期讨论与中国同行的合作问题。

迪恩女士称,在病毒大流行前,她与情报局官员每月都有互动,讨论相关的合作是否存在问题。大学对联邦政府给予指导持开放态度,但是,关于与中国学者合作的问题,她没收到过“任何具体或一般性的指导”。

CBC的报导称,安全情报局不同意此说法。该局的发言人汤森德(John Townsend)说,情报局向包括大学在内的许多相关机构定期提供简报,以便他们充分了解周围的威胁环境。“这些威胁可能包括企图窃取专有知识和研究成果的间谍活动,以及通过外国干预来操纵学生”。

联邦公共安全部长的发言人鲍尔(Mary-Liz Power)表示,政府通过“保障科学计划”,为大学及研究人员提供研讨会,由安全专家给参与者介绍如何保护其研究和数据的知识。

迪恩女士认为,联邦政府应负更多责任。她说,本地的研究人员只能假设,已获得签证来加拿大学习或做研究的任何人,都已通过了审查,“加拿大政府已经做了评估,并允许他们来这里”。

专家担忧

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Cuaig-Johnston)曾在联邦政府的一些顶级科学职位上工作了数十年,然后在渥太华大学研究中国的科学技术战略。她在CBC发表的报导中说:“我相信,加拿大的每一位公民,都必须捍卫国家安全。”

她说,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是中共军方非常感兴趣的2个领域。“他们确实将重点放在人工智能和开发致命的自动武器上,那些将是在战场上用的机器人。”

“他们(中共)正在人工智能、生物技术、先进材料、量子计算等方面,寻求加拿大的帮助。”她说,这些领域可以帮助中共的军队,以及经济的其它方面。

麦凯格-约翰斯顿说,如果加拿大在这些领域与中方合作,加拿大的研究(包括政府资助的研究)成果,可能会直接落到中共军队手中。

她说,她曾与一些科学家谈论过这些问题,他们的观点令人担忧,他们常说:“我已经和这些研究人员做了20年朋友,他们不会做那种事情。”

“但是在中国,研究人员被要求与军队合作。” 麦凯格-约翰斯顿说。

她说,在2017年,加中研究人员共同发表了84篇包含军事技术的论文。这只是冰山一角,因为还有很多合作研究没发表论文。像滑铁卢这样的大学,应采取更多措施,防止相关技术转移去中国,“特别是当你的大学被确认是与中共军队合作的世界十大大学之一时”。

前情报局长:关闭特定研究领域

法登认为,如果加拿大的大学不能自己采取行动,政府应该封锁某些研究领域,而不是去审查成千上万的人。他说:“我认为我们有点像傻瓜,因为我们没有真正限制中国学生可以学习的领域。”

他说,大约有10个研究领域涉及国家安全。比如光学研究对维持北约的技术优势,就具有很高的价值。“在某些领域,我们应该简单地说:‘你不能在这些领域学习,你不能在这些领域投资,你不能在这些领域采购。”

“中国人会生气吗?绝对会。”法登说,“但是,他们(中共政府)也不允许我们在中国做任何这些事。所以,对等是一条国际关系的重要原则。”

法登表示,不能说所有来加拿大的中国学生都在为中共政府的国家安全部门工作,但是,中共政权在获取其他国家的知识产权和技术秘密方面,确实是最活跃、最激进的行动者。

责任编辑:岳怡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