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进步会”资助BLM创始人设立新机构

旧金山华人进步会资助“黑人未来实验室”两者对共产主义有共同的渴望

人气 1994

【大纪元2020年09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美国纽约报导)“华人进步会”资助BLM创始人加尔萨成立了一个“黑人未来实验室”!日前这份调查报告一出,主流媒体纷纷报导,在社交媒体上也瞬间吸引了众多中西方人士的眼球,特别是“华人进步会”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备受关注。

美国保守派刊物《联邦党人》(The Federalist)15日报导了美国传统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冈萨雷斯(Mike Gonzalez)的一个调查,其中特别指出,“华人进步会”是中共在美国的合作伙伴,帮助其在美国宣传和推动对其有利的议程。

冈萨雷斯并列举了“华人进步会”代表中共政权推动的一些活动。其中包括让中共国旗飘扬在波士顿市政厅上空,以纪念中共占领中国的所谓“国庆日”。

冈萨雷斯写道:“很明显,‘华人进步会’与中共政权一起合作,在美国推动其议程,并经常受到中共官方喉舌的赞扬。”“从这个角度来看,为什么‘华人进步会’会资助加尔萨的新组织,也就是显而易见的了:他们都对世界共产主义抱有同样的渴望。”

本报记者登陆“黑人未来实验室”(Black Futures Lab)的捐赠页面,果见上面白纸黑字地写着,“这是华人进步会(CPA)的一项财政资助项目。 CPA是501(c)(3)免税组织。”

“黑人未来实验室”的创始人加尔萨(Alicia Garza),也是“黑人命也是命”(BLM)的创始人,她是公开的马克思主义者。该组织的联合创始人卡洛斯(Patrisse Cullors)公开表示,她和其他组织者都是“训练有素的马克思主义者”。而“黑人命也是命”在美国正在加剧的种族冲突中的突出作用和暴力行径,纽约居民在过去两个月中已经有所了解。

“黑人未来实验室”的创始人加尔萨(Alicia Garza),也是“黑人命也是命”(BLM)的创始人,她是公开的马克思主义者。
“黑人未来实验室”的创始人加尔萨(Alicia Garza),也是“黑人命也是命”(BLM)的创始人,她是公开的马克思主义者。(Black Futures Lab网站)

“华人进步会”的历史

提起“华人进步会”,相信唐人街许多老一辈的华侨和新移民都不会感到陌生。该团体产生的社会政治背景,正是中共对世界输出革命的时代。在上个世纪60年代中期,中共输出毛主义来推动革命高潮,甚至成为中共对外工作的主要任务。

当时不单中国在搞文化大革命,整个世界都在革命。中国的青年在“造反”,美国的青年学生亦高喊变革,加之种族骚乱高涨,东西方这些运动遥相呼应,对正处于思想和价值观塑造关键期的华裔青年大学生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学者劳敦(Trevor Loudon)2018年在英文大纪元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华人进步会”的创立者是华人组织“义和拳”(I Wor Kuen,IWK)的干部。“义和拳”以旧金山和纽约为据点,宣称要“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科学地实践于美国革命”。

根据维基百科“义和拳(美国)”词条的介绍,义和拳是1969年末于纽约唐人街成立的、亚裔美国人的马克思主义激进派团体。义和拳借鉴了青年贵族和黑豹党的意识形态,最初由哥伦比亚大学的学生组成,还有其他华人激进分子。成员受其名称以及毛泽东的启发,免费放映中国的红色宣传片。

旧金山的第一个华裔青年新左派团体“红卫兵党”是以黑豹党为蓝本组织起来的,成立于1969年2月。其宗旨是争取美国亚裔社群享有自决的权力,口号是“敢于斗争,敢于胜利”。

但是他们提出的革命斗争口号无法获得华社居民的认同。1971年,“义和拳”从美东来到美西发展,但与“红卫兵党”的遭遇一样。维基百科上写到,他们还常常为中华公所之类的华裔社区所反对,后者指责义和拳的革命活动在唐人街是动乱。

1978年“义和拳”和芝加哥马列主义组织“八二九运动”一起解散,并建立了新组织“革命斗争联盟”。

根据学者劳敦的研究,1990年,“革命斗争联盟”分裂为两个派系组织:人数较少的叫做“社会主义组织网络”(Socialist Organizing Network,SON),坚持毛泽东式的街头运动;人数较多的叫“统一组织委员会”(Unity Organizing Committee,UOC),其诉求是藉美国民主党的力量实现社会主义。

1994年,“社会主义组织网络”加入了美国最大的亲中共组织“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Freedom Road Socialist Organization,FRSO),但是FRSO的活动非常隐秘,大多数成员都未暴露身份。

加州的“华人进步会”后来参与促成了“草根亚裔崛起”(Grassroots Asians Rising)计划,这是“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一系的网络,成员包括“华人进步会波士顿分会”、纽约市“亚裔反暴力联盟”(CAAAV:Organizing Asian Communities)、纽约“南亚联盟组织”(DRUM Desis Rising Up Moving-South Asian Organizing Center)、费城“亚裔联合会”(Asian Americans United)、波特兰市“俄勒冈亚太裔网络”(Asian Pacific American Network of Oregon)等等,所有这些组织都鼓动亚太裔选民投票反对川普。

收敛锋芒 但宗旨不变

在激情过后,唐人街的激进派团体看似收敛了激进锋芒,接受了美国主流政治的游戏规则,转为开英文及入藉班、发动华裔选民登记,并与其它移民团体结盟提升政治影响力。但“进步会”的宗旨并无改变,其倡导的一些理念亦与社会主义近似,与美国左派的思想意识相通。

例如,纽约市府拟在华埠图书馆旁增设毒品注射针头交换站,华人传统社区反对,而第三社区委员会的卫生委员会投了赞成票,该委员会主席正是“华人进步会”行政总监李宝霞。在纽约的“进步”运动中,民众也可找到“华人进步会”的身影,例如2012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

又免税 又免监管 两边好处占尽

加州的“华人进步会”是501(c)(3)免税组织,不可以为政客背书,但所有捐赠都能享受免税政策。而“黑人未来实验室”是501(c)(4),可以参加政治活动、为政客背书,而政府对其募款无监管。

因此,这两家的合作就不简单了。直接给“黑人未来实验室”的捐赠不可抵税,但通过其声明为“华人进步会”的财政资助计划捐款,捐助者可以获得减税(见收据),而政府又无法监管其募款,这两家机构两边好处占尽。

直接给“黑人未来实验室”的捐赠不可抵税,但通过其声明为“华人进步会”的财政资助计划捐款,捐助者可以获得减税。(Black Futures Lab网站)

“华人进步会”的钱从哪来?

目前,“华人进步会”在旧金山、纽约和波士顿均设有机构。从“黑人未来实验室”捐赠页面提供的报税号码看,为他们提供资助的是旧金山的“华人进步会”。

“华人进步会”并未在其网站上提供其最新的990报税申报表副本。其2018年之前的990报表可在非营利机构门户网站Guidestar上公开获得。显示旧金山的华人进步会(CPA)的毛收入年年上升,近三年更是增幅巨大,从2011年的逾83万美元上升到2018年的逾524万美元,2018年光捐款就收了近472.6万元。2018年他们用于影响立法机构的游说支出达12.4万元,其它免税目的支出逾386万元。

旧金山和波士顿华人进步会2018年以前的990报表可在非营利机构门户网站Guidestar上公开获得。(Guidestar网站)

值得一提的是,旧金山的“华人进步会”2020年还申请获得联邦政府35万至100万美元的PPP疫情纾困金。

“华人进步会”的财务报表中没有透露捐款人名称,但本报记者从福特基金会(Ford Foundation)网站上查到“华人进步会”在2019年获得该基金会23万美元,用于深化和扩展“黑人未来实验室”的工作。

福特基金会是美国最大的私人基金会之一,和索罗斯为了推进“进步主义”而设立的“开放社会”基金会(Open Society)有非常深的联系。

福特基金会(Ford Foundation)网站上可查到“华人进步会”在2019年获得该基金会23万美元。(福特基金会网站)

为纽约市监狱改革提供蓝本和方向的“司改委报告”,就是在福特基金会、开放社会基金会的资助下完成的。该报告建议纽约市府关闭现有的雷克岛监狱,而投入数十亿美元在全市四个中心点,包括在唐人街哥伦布公园旁建造40层豪华摩天监狱,和孔子大厦同高,建成后将成为全世界最高的监狱。

福特基金会过去30年也向中国各机构团体捐助近3亿美元。根据美国之音的报导,福特基金会平均每年向中国各类组织提供1,500万到2,000万美元。#

责任编辑:陈玟绮

相关新闻
“暂停接受移民60天”对H1B影响  今天下午在线举办
华社21日网上解疑“暂停移民60天”行政令
移民身份可领取联邦补助?纽约律师解答
加州亲共社团及涉欺诈中企获美国纾困金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亚利桑那演讲“让美国再次伟大”
【重播】专访《蚕食美国》制片人
【新闻看点】战狼变流氓 中共忙部署打台湾?
【远见快评】拜登家丑闻4连爆 中共人质外交
【拍案惊奇】朱利安尼欲起诉拜登 称或面临风险
【西岸观察】亨特电脑门曝中共惯用伎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