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华裔英兵移居伦敦 诉说香港主权移交前后人生

移居英国的华裔英兵梁生接受本报访问。图为他出席2021年6月12日伦敦港人集会的照片。(文苳晴)
人气: 142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1年12月31日讯】(大纪元特约记者文苳晴报导)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蓝色香港旗上的龙狮换成红星白色紫荆花,华裔英兵亦正式成为历史,他们经常被外界称为“被遗忘的一群”。曾经身为华裔英兵的梁生早前接受本报采访,诉说主权移交前后人生。他为了子女的前途,已在去年移居英国展开新生。

最后一代华裔英兵的起伏人生

梁生回忆起入伍不到一周,皮肤已因在户外受训暴晒变黑。(受访者提供)

现年五十多岁的梁生,是最后一代的华裔英兵,即香港军事服务团(The Hong Kong Military Service Corps/HKMSC)。24年过去,早已放下军帽的他已成为一名不折不扣的“中佬”。虽然个子不高,但他笔挺和壮硕的姿态还是透露出他曾从军的经历。

梁生回忆当年入伍的目的只是想找一份能够离开香港的工作,形容过程是“过五关斩六将”。除体格检查外,背景审查也非常重要,包括有共产党和国民党背景的华裔都不能入选,他说:“我们在入伍当晚会被要求留宿,情报组会进行‘查家宅’的工作。基本上曾在红色或蓝色背景的学校上学的都会被踢走,甚至家人中有相关背景都会有问题。我记得正式毕业入伍前,一名同袍被查到孩童时期曾在调景岭(有国民党背景的地区)读书,被勒令即时退伍。”

主权移交适逢盛年 与港人一同经历高低

华裔英兵接受的全英式军事训练,与英国军队无异。(受访者提供)

《中英联合声明》早早为华裔英兵定下明确的“行业前景”,但梁生和很多人一样,明知“大限将至”,仍选择投身这个夕阳行业。虽然每个人参军原因不同,但(梁生)参军的主要原因在于薪金准时发放、福利好以及可以改善个人纪律,“我未入伍前曾是问题青年,经常不归家。但当兵后改变了很多。当然很多人当兵是为谋生,但也有人是为理想。”

当被问到随着97年主权移交后,处于时代跌荡如何面对接下来的人生,梁生表示自己和很多华裔英兵一样,在主权移交与“沙士”(SARS)疫情的影响下经历失业和转工,“正如其他港人一样经历高低起伏”。

梁生续指,驻港英兵的部分职务在主权移交后,由各纪律部队分担,但这批华裔英兵并无一种调职机制,故无法过渡到其它特区政府部门。若要投考纪律部队,华兵则需经正常程序重新投考,较多会选择投考警队,“我有一些同期的同袍最后成为警察。”

军人生涯非乏味 参与龙狮团表演

山地训练对军人而言是家常便饭。(受访者提供)

梁生的军人生涯中,较多是协助其它军团保卫中港边境,堵截非法入境者,其中接触较多的是来自尼泊尔的啹喀步兵旅,因为边防工作多由他们掌管,但基于语言障碍,他们会将被捕的偷渡者交由华裔英兵进行审问和处理。

回忆起当时在昂船洲军营的训练,首先要签4年合约,向英女王的相片宣誓,之后便开始接受为期六个月全面的英式军事训练,包括各种各样的步兵军事训练,步操、军械训练、丛林作战、急救,甚至英语课程,让团员达至中级英语沟通技巧程度。

他坦言,军训期间曾想过放弃,特别是当时在8月最炎热的季节入伍,被教官训练至不成人形,经常受训到手都举不起。但最终咬紧牙关捱下去,成为华裔英兵的一员。“凌晨的突击检查是家常便饭,晚上连去厕所也要以步操方式前往,如被发现以行人方式走路会即时惩罚。”然而,即使正式入伍后,军中仍会定期举行为期一周的山地操练,地点多为西贡郊区,“基本上要带步枪行走在山中,更要自己解决一日三餐。香港夏天蚊多虫多,非常艰难。”

梁生表示,华裔英兵可在周五离营返家放假,在周日晚上返营报到即可。他仍记得首周从昂船洲坐船抵达尖沙咀码头时,前来接船的女友对其暴晒的黝黑肤色大吃一惊。

梁生参加的“猛龙连”龙狮队,曾在访港法国军舰上表演。(受访者提供)

很多人认为,军旅生涯乏味。但梁生表示,军人生活也有精彩的一面,自己服役的空闲时间会与其他同袍参加名为“猛龙连”的龙狮队,更曾在一次法国军舰访港时,展开一场别开生面的醒狮表演。

并非人人受惠“居英权计划”

华裔英兵虽效忠英国及香港,但很多军人不获发放居英权。(受访者提供)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关于华裔英兵的居英权是社会炙手可热的话题之一。但英国政府根据《1990年英国国籍法令香港》的“居英权计划”只有约五万人的名额,主要给予曾经从事敏感职位的政府公务员,以及对香港有贡献、对香港前途具重要性的人士,也包括最有能力及动机申请移民的人士。

梁生表示,并非每个华裔英兵都有居英权。虽然当年二战退伍军人会有份领头讨论,但当局最后只对参与二战的华裔英兵发放居英权。至于战后华兵则取计分制,由英国当局判别是否合资格享有居英权。

最终,梁生与很多战后军人一样,因计分制不合要求,都只能受惠于1985年制订的《1985年香港法案》,仅获当局签发英国国民(海外)护照,不会获得英国的居留权,只在主权移交后,仍然与英国保持关系。

为子女决心移英 已适应当地生活

《国安法》去年7月实施后,英国以BNO签证作为回应,并在2021131日起接受申请,梁生与妻子和子女在202012月提早入境,先取得“特许入境许可”(Leave Outside the Rules, LOTR)身份暂居英国,最终在2021年年初获批BNO签证。

梁生坦言,香港主权移交后,社会开始动荡不断,从“雨伞运动”到“反送中运动”期间,早有萌生移民念头。惟近期社会气氛令他们加快落实计划,亦有感教育逐渐政治化,为下一代的将来决定离开。

梁生一家四口目前定居伦敦南部,都已经找到工作。但他说初到英国要一段时间去适应,最初是当地公司对LOTR不熟悉,租屋及找工作皆遇到困难。初到英国尝试找工作时,大部分皆碰壁,“我试过找一份亚洲超市工作,对方叫我先以试用期方式工作,但做了一整天都没有薪金发放。”他目前在一间知名百货公司工作,虽然收入较香港低,但赚取了陪太太和子女的时间,“我不会难受,因为不用像香港一样常超时工作,生活反而比以前轻松和开心。”

他又寄语移民英国的港人要有心理准备,放下身段是大前提,找到工作后也要一段时间去适应,亦要尝试融入当地社会,尽量避免与过往的生活做比较。

至于两名二十多岁的子女也已适应英国生活,但两人都同时表达怀念香港的事物。梁生说,香港始终是他们的故乡,故经常提醒子女,融入英国社会之余也要紧记香港人身份。故他在今年612日,亦有带同子女出席港人集会,“不要忘记过往发生的事,要紧记为什么会来到英国生活。”

年逾半百才告别成长地,梁生坦言感到非常不舍,“叫我再放下香港的一切真的很艰难,非常舍不得。但为了下一代的将来,移居英国是势在必行。”

成立逾半世纪 主权移交前解散

香港军事服务团(The Hong Kong Military Service Corps/HKMSC),又名香港陆军服务团,曾经是正规英军编制内驻港英军辖下的一支由香港华裔组成的军事部队。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英军为了在香港进一步加强防务,于19481月成立其前身——华人训练队(Hong Kong Chinese Training Unit)。1962年,华人训练队再改名为香港军事服务团,同时扩大规模,经常支援边境执法工作,包括堵截偷渡和走私等活动。

当时在英军服役的华人又被称作“华籍英兵”,但这个称呼其实有误,因为在军中担任军职的人员均须拥有英国国籍,包括英国公民(BC)、英国属土公民(BOTC)或英国国民(海外)(BNO)等,故应称为“华裔英兵”。由于在二次大战前应征加入英军的华人士兵,主要工作包括为海军布设水雷或在陆军中担任工兵及炮兵,故此这支部队又被昵称为“水牛”(Buffalo)和水雷炮兵(Water mine and coastal artillery soldiers)。

19961214日,香港军事服务团于昂船洲军营举行鸣金收兵降旗仪式,由时任香港总督彭定康主持,降下的军旗则由香港军人协会永久保存。由成立至解散,一共有7,601名香港人受训于此军团。

主权移交后,华裔英兵已成历史。但对于自己的军人身份,梁生认为即使华裔英兵渐被遗忘,他们也以曾为军人为傲。

责任编辑:陈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