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专访系列

郑文杰:伦敦唐人街袭击事件早有预谋

在不同国家被跟踪 微博发起悬红起底

人气 1241

【大纪元2021年12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理尔、梁珍香港报导)最近在英国伦敦唐人街,发生了中共挑衅港人事件。本报《珍言真语》邀请现在在英国的前英国驻香港领事馆职员,英国港侨协会的创办人郑文杰讲解。

郑文杰说,“这次唐人街暴力冲突不是单一事件,也不是突然发生的,它本身就有一个很庞大的脉络在背后,随着越来越多的香港人来到英国,也是因为政治的原因来到英国,我相信也很难避免会与一些本身潜伏在英国很久的、亲共的华侨团体会有一些摩擦,当然最不幸的是发生暴力的事件。”

郑文杰表示,这件事情的导火线,就是一些亲共的团体,联络一些英国历史很悠久的,例如反种族歧视的团体,在某个程度上得到他们的同情。毕竟对华裔的种族歧视是真实存在,“但是当然在政治正确,合理的诉求下会去暗渡陈仓,暗暗的输入一些符合中共政权的论述”。亲共的团体会去偷一些概念混淆视听,“会说你心中有一个伟大的、强大的祖国,你就不会被外国人欺负了”。同时中共大外宣背后,也不断地煽动一些对外国的仇恨,例如说百年屈辱、英美帝国主义怎么欺负中国人等。他们也强调歧视、针对华人的攻击事件是来自西方政府与媒体的反华宣传,透过这种方式去铺桥搭路,争取西方社会一些比较天真的,爱与和平的人士的支持。反过来说香港状况,或者整个中共统治之下的状况,很多人受到欺压、歧视,是因为宪制,这个情况不可以与英国发生的种族歧视同日而语的,更加不应该去互相混淆,为中共独裁的政权保驾护航。

郑文杰指,今次唐人街事件可以见到,亲共团体会去偷一些概念混淆视听,其实在帮中共做大外宣。(大纪元制图)

亲共团以爱与和平作包装 结合黑帮势力殴打香港人

“已经有一帮最传统的华侨团体,其实一直以来包括自己当地的语言的能力,以至于他不是很会怎么在西方社会帮自己去说话。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联系这些,本身已经在英国土生土长的人,博取同情,然后由可能不是一个华人的面孔,而是其他族裔的面孔帮他们说话,相对来讲就会有一个保护色在,可以保护他们不会这么明显。”

郑文杰形容亲共团体的玩法是很成熟的,一边讲爱与和平,但是同样会有一些黑帮的势力在后面,透过暴力恐吓去实施袭击。11月27日在唐人街,记者拍到明确的证据,包括照片、录音都看到施袭者是有武器的,用木棒或者金属的铁枝制成的武器藏在衣服里面,在那个活动结束之后,就把这些武器扔到垃圾桶,很明显这些不可能就地取材去找回来的,一定事前有准备这些工具。维护中共政权的党媒、官媒,帮这些人护航的时候也坦白直言,说所谓爱国华侨是出于义愤,向所谓的港独人士实施暴力。“已经讲的很明白,甚至讲明是哪一帮人实施攻击,说是一帮与福建帮有关系的华侨团体。”但英国本地的团体,其中的一个主办方The Monitoring Group英国监察组是矢口否认的。“完全否认的、完全否认说他们的支持者、主办方任何的人士,包括纠察是参与任何的暴力的行为。”

11月27日,英国多个团体在伦敦唐人街举办“反歧视”集会,期间有港人被施袭,警方拘捕一人。(文苳晴/大纪元)

袭击为事先安排 衣衫藏有木棍铁枝

“英国是一个民主国家,你可以透过更文明的方式,你可以透过选票,可以抗争。但是香港是没办法的,香港是赤裸裸的,她的体制是不可以的。所以在这次唐人街这事件来讲,既然他们意识到,有些人会来,他跟他们的意见不同,他们就准备武器,他们就准备纠察,不单止准备黑帮,甚至乎事先还要通知英国的警察,做了所有这些看上去很冠冕堂皇工作,所以我才觉得这件事是非常可怕,绝对不是单一偶发事件,绝对是事先有安排。”

郑文杰指随着封城结束,部分爱国爱党的中国留学生回来英国继续就学,亲共团体的势力就回来了。隔了两年的时间终于在今年,2021年11月27日第一次伙拍在地的英国组织去搞大外宣集会,所以才会发生这样暴力的状况。但必须澄清的是那个港人“和你lunch”的集会是没有大台的、是自发的。活动是有人自发地做了一个文宣,跟大家交代活动的性质,也有提醒附近有一个主题可能是与他们完全相反的集会,所以不能发生冲突,如果发生冲突的时候,记得要怎么样保障自己的安全。没有鼓吹任何人参与集会去挑衅打架,或者是干扰别人。但是英国监察组里面的回复或者声明,就企图去抹黑集会的文宣,就说根本就是这些人召集一些人过来挑衅打架的,郑强调必须严正地去澄清和驳斥。“没有任何人可以领导或者没有任何的组织去领导这件事情,包括我自己,所以党媒和官媒不实的宣传、指控,对我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

在不同国家被跟踪 微博发起悬红起底

“我曾经在去年的7月份到8月份左右,被中共的党媒,公布说我上了港版国安法的通缉名单,在那个阶段的时候,其实我是不断地意识到,有人是在跟监我的,好像当时就算在伦敦,我手头上也都有大大小小不同的一些侧面的证据,是至少有3次,我是知道我被跟踪的。”郑文杰说不单止在伦敦,在其它国家都试过,可以是同一个人,但是是穿着不同的衣服,在同一天出现在不同的场合。有时他会故意去看看,对方有没有特意隔几个街口去跟踪。他不知识对方跟踪纯粹是汇报,还是要掌握行踪之后,准备更多的报复,或者攻击的行动。“中共派这么多的线眼在外国,去执行所谓的搜证的工作,完全在逻辑上是讲得通的,是绝对不是被害妄想症。”

“在微信的群主里面开始号召一些人,去起我和另外一位人士罗冠聪的底,用一万英镑去拿到我或罗冠聪的个人住址。”郑文杰说:“用这些暴力恐吓的手段去起我们的底目的是什么呢?肯定是过来要攻击我、要打我们,对我们的人身构成威胁。”当我们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已经马上通知英国警方,已经在一个调查阶段。他表示一定会跟进事件,接下来在英国的香港人团体,已经在草议一个联合声明,严正驳斥亲共团体的伪善,英国警方也会有进一步的行动。他也希望英国的媒体去关注,将所有情况公诸于世,使亲共团体再没有借口去为中共的大外宣继续铺桥搭路。“香港人经历了2019年的镇压,不会再被人欺骗,我们来到英国之后,就要捍卫这里的民主体制。”

(郑文杰提供)

英国人普遍对中共势力松懈 港人将继续发声捍卫民主

郑文杰认为,英国内政部或者外交部,可能他们对阻止中共渗透的意识会强一些,是以一个民主体制安全、保护自己民主体制、保护自己自由体制的角度来看,他们是一定会有意识到的。“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呢,就是他们始终不认为,这是他们最危急要优先处理的事情。”对英国来说恐怖袭击,或者俄罗斯等等的势力,他们要优先处理,中国(中共)只是排第二或者第三。就算是讲到保护自己国家的安全、保护自己民族体制安全的机构,都不是将中共渗透放在最高优先需要处理的事项,更何况其它的一些英国政府部门。“例如处理一些内部不同的社区的事务的政府部门,长久以来他们的想法、价值观都是不应该刺激起族群冲突,希望推动群族融合。”对他们来说不是很懂得怎么去处理,虽然那帮人很明显暗渡陈仓,帮中共说话,但可能他会觉得每个人都有自由去支持中共,也有移民自由。但是到暴力事件,或者已经有明确证据显示背后有中共政权去指使,他们就不知道如何去处理,因为界限实在太模糊。

郑文杰觉得英国普遍政界和政府部门内部都没有足够的意识。英国有不少的公务员,没有完整的接受过培训或者训练去处理这些具有高度政治敏感性的议题的。有这些的戒心或者意识的通常就是政治人物,英国下议院的议员。上下议院越来越多人,已经知道中共体制的真面目,开始主张相对强硬的方式去处理,但“这次是一个很黄金的机会,因为很多香港人来了。我希望就我们香港人在这里会变成一个有力的声音,然后对于中共在英国的统战工作构成严重的挑战。因为这件事情是捍卫英国民主的第一步,是我们只能够在海外的社区,我们将这些事情讲清楚之后,我们才真的有机会将民主与自由的体制带回我们自己的家。”@

请完整访问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李玲◇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吴明德:二次大萧条将始于中国
【珍言真语】金钟:美驱逐中记者 意识形态脱钩
【珍言真语】香港台开播 郑敬基:撑港人拒中共
【珍言真语】袁弓夷:疫情使国际追责中共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手术室里全是钱?大陆医院爆黑幕
【新闻大家谈】中共冬奥誓言惊全网 穿越朝鲜?
【百年真相】凶手是谁?“封疆大吏”离奇送命
吴明德:香港防疫政策中共做主 是为政治服务
【未解之谜】命运掌握在谁的手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