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元:北京沙尘暴的来源到底是哪?

人气 1222

【大纪元2021年03月18日讯】一场久违的沙尘暴又将北京拖回了记忆中。记忆中的2000年之后那几年,一到初春,总是有那么十多天暗无天日的,人们低掩着衣袖,在狂风中匆匆而过的样子在脑海中定了格。然后过了几年,这沙尘暴确实是少见了,没想到雾霾取而代之,一时间满世界都在研究到底啥是PM2.5,因为在沙尘暴盛行的时代,政府只公布PM50,人们傻傻的分不清从50降低到2.5会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当然,人们终于搞懂了,PM2.5是人造的工业污染,PM50是大自然的报复,反正都不好。

不管是PM50还是PM2.5,中共政府每次发布环境预警,还没有胡乱怨天尤人的,承认是因为大西北、内蒙的过度放牧、过度开垦、沙漠化和草场退化是导致沙尘暴的原因,从而引发一轮又一轮的沙漠种树高潮。专家学者也发表了无数论文,用各种追踪尘暴源头的技术手段去追踪沙尘物源,例如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杨小平研究员在2007年发表的论文就称从2002年到2006年之间北京沙尘暴的主要来源是位于北京1300公里远的巴丹吉林沙漠,巴丹吉林沙漠,虽然远,但还是在国土范围之内,政府有责任采取措施去治理沙尘源,不管它有多远,条件有多恶劣。

然而2021年三月的这场沙尘暴,中共政府一改态度,开始甩锅了。各种媒体开足马力,渲染这场可怕的沙尘暴是从蒙古国的大戈壁起源的,而中国仅仅是沙尘暴的下一站而已。这样不管是韩国政府抱怨还是日本政府抱怨,对不起,去找蒙古国去吧,中国也是可怜的受害者。有的媒体走得更远,去深入报导蒙古国失踪了多少人,死亡了多少人,蒙古国的草场是怎么被破坏的,云云,以此反过来衬托中共政府这么多年的草原治理是多么的有效等等。

草场退化是蒙古国面临的一个严重问题,而过度放牧尤其是山羊的过度放牧可以说是一个主要原因,大家都知道山羊绒是个好东西,所以在蒙古国的大草原上,上个世纪90年代的牲畜保有量是2000万头,而现在上升到了7000万头,其中就有2700万头这种能把草根统统吃掉的山羊,那么这么多的山羊每年能产出多少山羊绒呢?据2017年的统计是年产8000吨(近年已增长至9400吨),带来的出口创汇大约是2.5亿美元。那这么多的羊绒都出口到哪去了呢?大家不用猜也知道,第一大出口国自然是中国,根据2017年的统计,对中国的出口数量达到了5409.7吨,可以说是一大半出口到了中国,经中国的服装加工企业销往全中国和全世界。细长而又保暖的小小羊绒原来能带动一个庞大的产业链,原来也是全球化贸易大棋盘中的一个棋子,可是真的很抱歉,大贸易链条中的始发地,贸易额才只有区区的2.5亿美元!2.5亿美元却要承受横扫整个东亚沙尘暴策源地的罪名,岂不悲乎!

破坏草场的杀手还远不止山羊。2020年前11个月,中国还从蒙古国进口煤炭2677万吨,占蒙古国总出口煤碳量的85%。每天数千辆的百吨位越野卡车在草原上夜以继日的来来往往,烟尘遮天蔽日。同时大型露天煤矿的开采也对地表水和地下水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除了煤炭,还有铜矿、油田、铀矿,背后都有中共巨额需求的推动,不能说中共对蒙古国环境灾难是毫无关系的,可以说,正是中共的这种竭泽而渔的发展模式向周边国家甚至是“一带一路”国家的输出才是造成这些国家环保危机的根本原因,反过来发生沙尘暴后想简单的甩锅了事,也是中共的典型做法,没有任何责任和人道可言。

蒙古国吃了哑巴亏,在国际舞台上无话可说,舆论界根本听不到蒙古民众的声音,但愿蒙古国有识之士,早日拨云破雾,识破中共的嘴脸,不要走这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换汇的老路了,这种代价就是过去中国民众的代价,问问中国民众,这么多年,我们除了某些人腰包里多了几个钱之外,我们还剩下什么了?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沙尘暴侵入说法受质疑  蒙古人诉其根源
中国大雾霾再现人心惶惶  京民称多患癌死想外迁
陈思敏:北京沙尘暴藏人祸 谁打脸习近平“两山论”
组图:沙尘暴肆虐多省 京城笼罩在黄色尘土中
最热视频
【秦鹏观察】中国房地产再崩 中南海急推25条
【新闻大破解】疫情海啸 中共诡异对六国免签
【百年真相】为何都好色?中共马列专家秘闻
【十字路口】大陆疫情多悬疑 预言解析大瘟疫
【中国禁闻】中国疫情汹涌 党魁下令媒体封口
【全球新闻】中国爆疫情 拜登再引国防生产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