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元:北京沙塵暴的來源到底是哪?

人氣 769

【大紀元2021年03月18日訊】一場久違的沙塵暴又將北京拖回了記憶中。記憶中的2000年之後那幾年,一到初春,總是有那麼十多天暗無天日的,人們低掩著衣袖,在狂風中匆匆而過的樣子在腦海中定了格。然後過了幾年,這沙塵暴確實是少見了,沒想到霧霾取而代之,一時間滿世界都在研究到底啥是PM2.5,因為在沙塵暴盛行的時代,政府只公布PM50,人們傻傻的分不清從50降低到2.5會有什麼本質的不同,當然,人們終於搞懂了,PM2.5是人造的工業污染,PM50是大自然的報復,反正都不好。

不管是PM50還是PM2.5,中共政府每次發布環境預警,還沒有胡亂怨天尤人的,承認是因為大西北、內蒙的過度放牧、過度開墾、沙漠化和草場退化是導致沙塵暴的原因,從而引發一輪又一輪的沙漠種樹高潮。專家學者也發表了無數論文,用各種追蹤塵暴源頭的技術手段去追蹤沙塵物源,例如中科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楊小平研究員在2007年發表的論文就稱從2002年到2006年之間北京沙塵暴的主要來源是位於北京1300公里遠的巴丹吉林沙漠,巴丹吉林沙漠,雖然遠,但還是在國土範圍之內,政府有責任採取措施去治理沙塵源,不管它有多遠,條件有多惡劣。

然而2021年三月的這場沙塵暴,中共政府一改態度,開始甩鍋了。各種媒體開足馬力,渲染這場可怕的沙塵暴是從蒙古國的大戈壁起源的,而中國僅僅是沙塵暴的下一站而已。這樣不管是韓國政府抱怨還是日本政府抱怨,對不起,去找蒙古國去吧,中國也是可憐的受害者。有的媒體走得更遠,去深入報導蒙古國失蹤了多少人,死亡了多少人,蒙古國的草場是怎麼被破壞的,云云,以此反過來襯托中共政府這麼多年的草原治理是多麼的有效等等。

草場退化是蒙古國面臨的一個嚴重問題,而過度放牧尤其是山羊的過度放牧可以說是一個主要原因,大家都知道山羊絨是個好東西,所以在蒙古國的大草原上,上個世紀90年代的牲畜保有量是2000萬頭,而現在上升到了7000萬頭,其中就有2700萬頭這種能把草根統統吃掉的山羊,那麼這麼多的山羊每年能產出多少山羊絨呢?據2017年的統計是年產8000噸(近年已增長至9400噸),帶來的出口創匯大約是2.5億美元。那這麼多的羊絨都出口到哪去了呢?大家不用猜也知道,第一大出口國自然是中國,根據2017年的統計,對中國的出口數量達到了5409.7噸,可以說是一大半出口到了中國,經中國的服裝加工企業銷往全中國和全世界。細長而又保暖的小小羊絨原來能帶動一個龐大的產業鏈,原來也是全球化貿易大棋盤中的一個棋子,可是真的很抱歉,大貿易鏈條中的始發地,貿易額才只有區區的2.5億美元!2.5億美元卻要承受橫掃整個東亞沙塵暴策源地的罪名,豈不悲乎!

破壞草場的殺手還遠不止山羊。2020年前11個月,中國還從蒙古國進口煤炭2677萬噸,占蒙古國總出口煤碳量的85%。每天數千輛的百噸位越野卡車在草原上夜以繼日的來來往往,煙塵遮天蔽日。同時大型露天煤礦的開採也對地表水和地下水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損失。除了煤炭,還有銅礦、油田、鈾礦,背後都有中共巨額需求的推動,不能說中共對蒙古國環境災難是毫無關係的,可以說,正是中共的這種竭澤而漁的發展模式向周邊國家甚至是「一帶一路」國家的輸出才是造成這些國家環保危機的根本原因,反過來發生沙塵暴後想簡單的甩鍋了事,也是中共的典型做法,沒有任何責任和人道可言。

蒙古國吃了啞巴虧,在國際舞台上無話可說,輿論界根本聽不到蒙古民眾的聲音,但願蒙古國有識之士,早日撥雲破霧,識破中共的嘴臉,不要走這種以犧牲環境為代價換匯的老路了,這種代價就是過去中國民眾的代價,問問中國民眾,這麼多年,我們除了某些人腰包裡多了幾個錢之外,我們還剩下什麼了?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沙塵暴侵入說法受質疑  蒙古人訴其根源
中國大霧霾再現人心惶惶  京民稱多患癌死想外遷
陳思敏:北京沙塵暴藏人禍 誰打臉習近平「兩山論」
組圖:沙塵暴肆虐多省 京城籠罩在黃色塵土中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姚誠:中共軍隊打仗有致命弱點
【新聞看點】河南報302人遇難?為何資料不公開
【遠見快評】中美再爆疫情信息戰 中共死結難解
【微視頻】中共一週三敗 受災衛輝百姓對抗當局
【時事縱橫】多地疫情爆發 甘肅逼僧人還俗
【拍案驚奇】習再喊黨指揮槍 北戴河布局20大?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