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骑士联盟盟主被捕 中共惧怕民间组织

人气 3549

【大纪元2021年03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近日,外送江湖骑士联盟盟主熊焰在北京被捕,引发强烈关注。熊焰曾多次带领同行维权,并拍视频质疑外卖平台“饿了么”公司涉嫌欺诈骑手赏金,疑因成立民间组织而遭当局打压。

今年过年期间,北京很多外卖骑手为了养家糊口,响应疫情防控就地过年,留京继续工作跑单。饿了么公司推出一项额外奖励活动,一共分为七期,每期七天,前五期活动每期单量平均为二百多单,但第六期上升至360单,令骑手无法拿到活动全额奖金8200元。

恰逢大年初五,许多商家尚未复工,“这个单量基本上是不可能完成的”。骑手纷纷表示不干了。“380的任务定单量太高,没法干,公司欺负人。”“一周达不到(任务量)就少拿3600元,全国的骑手公司能省下很多钱。”

饿了么平台优选过年活动,第六期(七天)任务量高达380单,被指故意压榨。(网络图片)

熊焰披露,外卖平台把后台大数据设置好,给骑手少派单,让人故意完不成这个任务,拿不到奖励。也有骑手反映,“从早上到现在只跑了十几单,三四公里也是一单两单的跑,他就不给你,根本拿不到(单)。”

外卖骑手被称为城市的投喂者。送外卖骑是中国底层民众谋生手段之一,迄今在职从业员超过600万人。中国大陆美团和饿了么两大外卖平台,但却有优选(乐跑)、专送、众包等多种配送方式,规则不一。由于每个外卖订单都有严格的时间要求,外卖员职业上路危险性高。

熊焰认为,优选出台就是一个坑。让优选骑手和众包骑手竞争,导致订单价格不断下降,骑手要维持收入就要拚命跑,工作时间拉长。

他还表示,接到部分网友的反馈,其它平台也有这种情况,承诺的奖金不给发放,“外面平台无所顾忌,因为真的是他们说了算”。他希望公司兑现承诺,“别等所有的人都不干了。”呼吁全国的骑手,通过网络积极表达声音。

2月19日,饿了么官方微博发布关于骑士过年奖励的说明,承认“在一些城市和商圈的单量预估出现偏差,导致第六期(2月15日-21日)在进行中,这些区域目标偏高”。并表示向骑手们致歉。

然而,事情并未就此解决。2月28日,豆瓣传出消息北京外卖“骑士联盟盟主”疑似被捕。自由亚洲电台3月1日证实了此消息,盟主熊焰和多名关系紧密的朋友已被北京警方抓捕。而陆媒有关盟主被捕的报导连日来被官方大量删除。

左翼工运人士张先生告诉自由亚洲,周四(25日)晚上就带走了三个人,周六(27日)又约谈了一个人;还有消息称有十几人被带走,可能是以寻衅滋事这种名义带走的。

3月1日,英国的国平台司机及快递员工会组织(App Drivers&Couriers Union)发表声明支持熊焰,呼吁中国驻英国大使馆确保他的安全,立即释放他并保障结社自由。

声明中称,三十多岁的老快递员熊焰来自贵州,工作和生活在北京,组织一个了近万人的快递员聊天群。2020年下半年,熊焰组织快递工人维权,帮助他们解决未付的工资和奖金,并曝光饿了么公司(Ele.me)外卖平台的奖金欺诈事件。

记者致电骑士联盟公开的客服电话,了解到对方是为该联盟提供法律服务项目的,她表示最近收到很多来电询问盟主的情况。

“致力于建立全国骑手协会”

据陆媒报导,骑士联盟盟主原是北京餐馆老板,后因负债成为速递员。他组建了16个微信群,好友超过1.4万人,其中99.99%是速递员。

熊焰的bilibili账户和微博账户都是“外送江湖骑士联盟盟主”。在外送江湖骑士联盟公众号中,该平台提供法律咨询和联盟服务,其自我介绍称,“一生致力于维护全国骑手权益。一生致力于建立全国骑手协会。”

据陆媒南风窗《京城骑侠传》等文章陈述,陈天河(熊焰的化名)五年级辍学,17岁闯荡湖江,那一年是2007年,他来到北京。从送外卖起家,承包过网吧、食堂,开过自己的餐馆,结果经营亏损。2018年,他把饭店转手,欠下外债,送外卖时车祸负伤,孤独地承受一切。

此后,他开始结交骑手朋友,跟周围的骑手加好友拉群,最初的两个“外送江湖骑士联盟”群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

陈天河的出租屋位于北京东三环边上十里河的巷子里,每天都有形色各异的骑手来往于此。骑手来自全国各地,像无根的浮萍,但十里河却出现了一片属于他们的江湖。陈天河帮着骑手兄弟维权、打抱不平;车子抛锚、路上撞车,他和兄弟总是想尽办法把他们带回家。

陈天河发现,骑手的生存环境愈加严苛。单价在下降,没有休息日,事故频发却得不到保障。外卖平台步步紧逼,骑手却没有话语权。

2019年“双十一”前夕,外卖平台统一压低骑手送餐的单价。陈天河发动大家拒绝接单,前3天不送美团,后3天不送饿了么。他让大家各自打印这个行动的通知,贴在外卖箱后边。结果传单还没发出去,他因此被拘留了26天。

这位骑士盟主录了一百多条视频,向社会讲述外卖骑手们遭遇的不公和心酸。此次公开质疑饿了么公司利用奖金诱骗优选骑手过年不回家,给他们加班跑单、却不兑现承诺的视频有八百多万的播放量。

熊焰成立骑士联盟交流群。(网络图片)

分析:中共惧怕民间组织力量

熊焰等人被捕后,有左翼工运人士组织营救,要求“释放盟主”。认为江湖骑手联盟已经是工会的雏形,可以组织罢工。

网友纷纷表示,“大坑,我还以为外卖小哥过年配送费能多拿点呢,太气人了。”“他把观察的真相说出来了。”“让更多的人看到外卖平台的套路。”“真的骑士,真的勇士!为同胞发声,为众人抱薪!”

舆论呼吁释放盟主。(网络图片)

 

@华歌916:众包里头再搞优选,其本质就是垄断后再破坏市场经济,高层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商家的利益是有保障了,众包骑士的利益被进一步压榨。打工人不联合起来,是没有话语权的,只有被动挨打的份。

也有人指出,“俩字,工会。”“没有党的领的,你的组织涉嫌组织黑社会。”“中国是不允许有工会的。”“一个老百姓敢跟大资本对抗?”

大陆独立媒体评论人吴特向大纪元分析,中共最怕民间自己搞组织,之前打压内涵段子(一款搞笑娱乐社区App)也是因为形成了不在他们控制范围内的民间自组织力量。该骑士盟主帮骑手质疑饿了么公司,还形成一种民间组织力量。

吴特表示,其实这个“外卖骑士联盟”就是一个外卖员自发形成的互助组织,抱团取暖、互相交流,同时也起到一个保护自己的作用,在一般的民主国家这种社会自组织力量不仅不会被打压,而且会受到相当的鼓励,他能够填补政府劳动市场监管和社会保障部门的很多空白,但是在中共统治下的极权社会就很不一样。

“其实中共完全是多虑了,因为这些外卖员基本上也不怎么翻墙,不懂什么政治,最多也就是向外卖平台争权益、讨说法,抱怨几句政府的劳动监管部门,但是中共就是要上纲上线地来对待这样的事情,容不下一点不同的声音,这样做的结果其实非但不能维稳,反而会更加激化社会矛盾。”他说。

深圳美团骑手罢工 反对配送费降低

2月28日起,不少网友反馈订餐无人接单,或接了单两小时不送餐。网传多地骑手罢工了,“北京昨天美团已经集体罢工了,饿了吗订单爆炸……很多没人送。”成都春熙路也有人组织罢工。

网传成都春熙路骑手组织罢工。(网络图片)

3月1日,广东深圳外美团骑手罢工的消息被媒体证实。由于美团调整配送单价,深圳美团骑手集体罢工;同一日,滴滴调整抽成比例,上升到35%,部分成都滴滴司机罢工。

据了解,美团平台在未通知的情况下,将原先每单平均7元计费,改为根据距离标价,3元到10元不等。外卖员粗略计算,一周将损失百元,一月将损失上千元。

目前尚不清楚美团罢工与盟主被捕是否有关联。吴特认为,美团罢工是在深圳,盟主被抓是在北京,目前看不出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毕竟美团罢工提出的是反对配送费降低的诉求,并没有要求释放盟主。不过随着盟主被捕信息的传播,北京、深圳两地的抗争确实有联动起来的可能性,那将让中共当局非常头疼。

责任编辑:李沐恩#◇

相关新闻
称参观南京大屠杀馆放松身心 美团挨轰致歉
让送餐员自买保险 悉尼熊猫外卖遭到审查
逐户敲门查身份证 黑龙江警方北京抓访民
遭通缉青年亲致电重庆公安 对方装聋作哑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习急武统 台军力增 美议员吁除鳄鱼
【秦鹏直播】阿里再被罚 习求助默克尔失灵?
【横河观点】中共承认疫苗效差 美军蔑视辽宁号
【微视频】习防蚂蚁爆雷?传杨雄忘带红卡死亡
【重播】美参院听证:情报巨头谈世界威胁
【新闻大家谈】美信息反击战 推倒中共防火墙?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