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送騎士聯盟盟主被捕 中共懼怕民間組織

人氣 3517

【大紀元2021年03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近日,外送江湖騎士聯盟盟主熊焰在北京被捕,引發強烈關注。熊焰曾多次帶領同行維權,並拍視頻質疑外賣平台「餓了麼」公司涉嫌欺詐騎手賞金,疑因成立民間組織而遭當局打壓。

今年過年期間,北京很多外賣騎手為了養家餬口,響應疫情防控就地過年,留京繼續工作跑單。餓了麼公司推出一項額外獎勵活動,一共分為七期,每期七天,前五期活動每期單量平均為二百多單,但第六期上升至360單,令騎手無法拿到活動全額獎金8200元。

恰逢大年初五,許多商家尚未復工,「這個單量基本上是不可能完成的」。騎手紛紛表示不幹了。「380的任務定單量太高,沒法幹,公司欺負人。」「一週達不到(任務量)就少拿3600元,全國的騎手公司能省下很多錢。」

餓了麼平台優選過年活動,第六期(七天)任務量高達380單,被指故意壓榨。(網絡圖片)

熊焰披露,外賣平台把後台大數據設置好,給騎手少派單,讓人故意完不成這個任務,拿不到獎勵。也有騎手反映,「從早上到現在只跑了十幾單,三四公里也是一單兩單的跑,他就不給你,根本拿不到(單)。」

外賣騎手被稱為城市的投餵者。送外賣騎是中國底層民眾謀生手段之一,迄今在職從業員超過600萬人。中國大陸美團和餓了麼兩大外賣平台,但卻有優選(樂跑)、專送、眾包等多種配送方式,規則不一。由於每個外賣訂單都有嚴格的時間要求,外賣員職業上路危險性高。

熊焰認為,優選出台就是一個坑。讓優選騎手和眾包騎手競爭,導致訂單價格不斷下降,騎手要維持收入就要拚命跑,工作時間拉長。

他還表示,接到部分網友的反饋,其它平台也有這種情況,承諾的獎金不給發放,「外面平台無所顧忌,因為真的是他們說了算」。他希望公司兌現承諾,「別等所有的人都不幹了。」呼籲全國的騎手,通過網絡積極表達聲音。

2月19日,餓了麼官方微博發布關於騎士過年獎勵的說明,承認「在一些城市和商圈的單量預估出現偏差,導致第六期(2月15日-21日)在進行中,這些區域目標偏高」。並表示向騎手們致歉。

然而,事情並未就此解決。2月28日,豆瓣傳出消息北京外賣「騎士聯盟盟主」疑似被捕。自由亞洲電台3月1日證實了此消息,盟主熊焰和多名關係緊密的朋友已被北京警方抓捕。而陸媒有關盟主被捕的報導連日來被官方大量刪除。

左翼工運人士張先生告訴自由亞洲,週四(25日)晚上就帶走了三個人,週六(27日)又約談了一個人;還有消息稱有十幾人被帶走,可能是以尋釁滋事這種名義帶走的。

3月1日,英國的國平台司機及快遞員工會組織(App Drivers&Couriers Union)發表聲明支持熊焰,呼籲中國駐英國大使館確保他的安全,立即釋放他並保障結社自由。

聲明中稱,三十多歲的老快遞員熊焰來自貴州,工作和生活在北京,組織一個了近萬人的快遞員聊天群。2020年下半年,熊焰組織快遞工人維權,幫助他們解決未付的工資和獎金,並曝光餓了麼公司(Ele.me)外賣平台的獎金欺詐事件。

記者致電騎士聯盟公開的客服電話,了解到對方是為該聯盟提供法律服務項目的,她表示最近收到很多來電詢問盟主的情況。

「致力於建立全國騎手協會」

據陸媒報導,騎士聯盟盟主原是北京餐館老闆,後因負債成為速遞員。他組建了16個微信群,好友超過1.4萬人,其中99.99%是速遞員。

熊焰的bilibili帳戶和微博帳戶都是「外送江湖騎士聯盟盟主」。在外送江湖騎士聯盟公眾號中,該平台提供法律諮詢和聯盟服務,其自我介紹稱,「一生致力於維護全國騎手權益。一生致力於建立全國騎手協會。」

據陸媒南風窗《京城騎俠傳》等文章陳述,陳天河(熊焰的化名)五年級輟學,17歲闖蕩湖江,那一年是2007年,他來到北京。從送外賣起家,承包過網吧、食堂,開過自己的餐館,結果經營虧損。2018年,他把飯店轉手,欠下外債,送外賣時車禍負傷,孤獨地承受一切。

此後,他開始結交騎手朋友,跟周圍的騎手加好友拉群,最初的兩個「外送江湖騎士聯盟」群就是這樣建立起來的。

陳天河的出租屋位於北京東三環邊上十里河的巷子裡,每天都有形色各異的騎手來往於此。騎手來自全國各地,像無根的浮萍,但十里河卻出現了一片屬於他們的江湖。陳天河幫著騎手兄弟維權、打抱不平;車子拋錨、路上撞車,他和兄弟總是想盡辦法把他們帶回家。

陳天河發現,騎手的生存環境愈加嚴苛。單價在下降,沒有休息日,事故頻發卻得不到保障。外賣平台步步緊逼,騎手卻沒有話語權。

2019年「雙十一」前夕,外賣平台統一壓低騎手送餐的單價。陳天河發動大家拒絕接單,前3天不送美團,後3天不送餓了麼。他讓大家各自打印這個行動的通知,貼在外賣箱後邊。結果傳單還沒發出去,他因此被拘留了26天。

這位騎士盟主錄了一百多條視頻,向社會講述外賣騎手們遭遇的不公和心酸。此次公開質疑餓了麼公司利用獎金誘騙優選騎手過年不回家,給他們加班跑單、卻不兌現承諾的視頻有八百多萬的播放量。

熊焰成立騎士聯盟交流群。(網絡圖片)

分析:中共懼怕民間組織力量

熊焰等人被捕後,有左翼工運人士組織營救,要求「釋放盟主」。認為江湖騎手聯盟已經是工會的雛形,可以組織罷工。

網友紛紛表示,「大坑,我還以為外賣小哥過年配送費能多拿點呢,太氣人了。」「他把觀察的真相說出來了。」「讓更多的人看到外賣平台的套路。」「真的騎士,真的勇士!為同胞發聲,為眾人抱薪!」

輿論呼籲釋放盟主。(網絡圖片)

 

@華歌916:眾包裡頭再搞優選,其本質就是壟斷後再破壞市場經濟,高層是揣著明白裝糊塗。商家的利益是有保障了,眾包騎士的利益被進一步壓榨。打工人不聯合起來,是沒有話語權的,只有被動挨打的份。

也有人指出,「倆字,工會。」「沒有黨的領的,你的組織涉嫌組織黑社會。」「中國是不允許有工會的。」「一個老百姓敢跟大資本對抗?」

大陸獨立媒體評論人吳特向大紀元分析,中共最怕民間自己搞組織,之前打壓內涵段子(一款搞笑娛樂社區App)也是因為形成了不在他們控制範圍內的民間自組織力量。該騎士盟主幫騎手質疑餓了麼公司,還形成一種民間組織力量。

吳特表示,其實這個「外賣騎士聯盟」就是一個外賣員自發形成的互助組織,抱團取暖、互相交流,同時也起到一個保護自己的作用,在一般的民主國家這種社會自組織力量不僅不會被打壓,而且會受到相當的鼓勵,他能夠填補政府勞動市場監管和社會保障部門的很多空白,但是在中共統治下的極權社會就很不一樣。

「其實中共完全是多慮了,因為這些外賣員基本上也不怎麼翻牆,不懂什麼政治,最多也就是向外賣平台爭權益、討說法,抱怨幾句政府的勞動監管部門,但是中共就是要上綱上線地來對待這樣的事情,容不下一點不同的聲音,這樣做的結果其實非但不能維穩,反而會更加激化社會矛盾。」他說。

深圳美團騎手罷工 反對配送費降低

2月28日起,不少網友反饋訂餐無人接單,或接了單兩小時不送餐。網傳多地騎手罷工了,「北京昨天美團已經集體罷工了,餓了嗎訂單爆炸……很多沒人送。」成都春熙路也有人組織罷工。

網傳成都春熙路騎手組織罷工。(網絡圖片)

3月1日,廣東深圳外美團騎手罷工的消息被媒體證實。由於美團調整配送單價,深圳美團騎手集體罷工;同一日,滴滴調整抽成比例,上升到35%,部分成都滴滴司機罷工。

據了解,美團平台在未通知的情況下,將原先每單平均7元計費,改為根據距離標價,3元到10元不等。外賣員粗略計算,一週將損失百元,一月將損失上千元。

目前尚不清楚美團罷工與盟主被捕是否有關聯。吳特認為,美團罷工是在深圳,盟主被抓是在北京,目前看不出這兩者之間有什麼聯繫,畢竟美團罷工提出的是反對配送費降低的訴求,並沒有要求釋放盟主。不過隨著盟主被捕信息的傳播,北京、深圳兩地的抗爭確實有聯動起來的可能性,那將讓中共當局非常頭疼。

責任編輯:李沐恩#◇

相關新聞
稱參觀南京大屠殺館放鬆身心 美團挨轟致歉
讓送餐員自買保險 悉尼熊貓外賣遭到審查
逐戶敲門查身分證 黑龍江警方北京抓訪民
遭通緝青年親致電重慶公安 對方裝聾作啞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美議員推重磅法案 中共紅線全踩了
【新聞看點】美3大動作抗共 趙立堅說辭軟化
【秦鵬直播】蓬佩奧加盟福克斯 美國歐盟抗中共
【有冇搞錯】習仲勛重修惠能金身傳說
【財商天下】比特幣暴漲 淘金熱加劇晶片荒
《唐浩視界》數字人民幣 藏中共6大謀霸戰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