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讓送餐員自買保險 悉尼熊貓外賣遭到審查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1年02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肖婕澳洲悉尼編譯報導)週二,新州議會一個特別委員會聽證會獲知,悉尼熊貓外賣(Hungry Panda)公司讓送餐員自己買保險,並且不會檢查送餐員的保險是否有效。該公司在一名華裔送餐員死亡後,也沒有依法向工作安全監管機構報告。

熊貓外賣人力資源部經理蒂娜·孫(Tina Sun,譯音)說,該公司每天在悉尼僱用100-150名送餐員

但調查零工經濟工作安全的議會特別委員會聽證會得知,熊貓外賣每年只為員工支付了3000澳元保險費。

蒂娜·孫說這筆保險費只包括悉尼辦事處的25名員工,不包括送餐員,因為送餐員不是受聘員工,而是「獨立合同工」。

「我們要求他們自己買保險,」她在調查中說,「我們收集保單,但實際上我們無法確保每個保險都是有效的。」

綠黨議員舒布裡傑(David Shoebridge)對蒂娜·孫說:「看來你正在鑽系統的空子,」蒂娜·孫回答說:「我不同意,」「我們遵守了法律要求的所有規則。」

一名送餐員在聽證會上說他每天連續干12小時,能賺到150-200澳元。

來自中國的熊貓外賣前送餐員楊軍(Jun Yang,譯音)說,他剛開始簽合同工作時,每送一份餐能拿到9澳元,但之後降到每份3澳元。51歲的楊軍有4個孩子,他和另一名送餐員因不滿送餐費下降和抗議新工資規定,已被熊貓外賣停止僱用合同。

楊軍通過翻譯告訴聽證會:「當我們罷工時,他們只給我發了一條短信,然後我的號碼就封了。」他說從那以後,其他送餐員都不敢說話。

蒂娜· 孫反駁了楊軍的說法,稱他被解僱是因為客戶投訴。

蒂娜·孫還說,送餐員每次的工錢根據送餐距離來計算。

去年,僅僅兩個月,有5名送餐員在澳洲公路上喪生。還有很多送餐員在交通事故中受傷。

楊軍和熊貓外賣送餐員孫放(Fang Sun 譯音)告訴聽證會,他們沒有接受過任何有關公路安全的培訓。

舒布裡傑問蒂娜·孫,該公司是否意識到送餐員對一單接一單地匆忙奔波感到「不安全」。

蒂娜·孫答道:「我沒有聽到太多,只是在今天上午的聽證會上才知道。」

蒂娜·孫說安全是熊貓外賣的「第一優先」,她說熊貓外賣每名送餐員在「入職過程」中,都會拿到一本公路使用者手冊。

但蒂娜·孫後來承認,該公司最初沒有按照法律規定,向工作場所健康與安全監管機構新州安全工作局(SafeWork NSW)報告其中一名送餐員的死亡

43歲的送餐員陳曉軍( Xiaojun Chen,譯音)為養活在中國的妻子和兩個孩子,為熊貓外賣送餐。去年9月,他在送餐時與一輛公交車相撞身亡。

特別委員會主席、工黨議員穆基(Daniel Mookhey)問蒂娜·孫:「你當時是否知道你們有法律義務向新州安全工作局報告?」

她回答說:「我不知道」。

聽證會獲知,熊貓外賣沒有向陳曉軍的家人支付任何賠償。

蒂娜·孫說:「陳曉軍的家人已從第三方強制保險中得到了約2萬澳元的賠償,當然我們不會要回這筆錢,我們認為這是一種賠償。」她說熊貓外賣為陳曉軍的家人支付了從中國來澳洲的費用和喪葬費。

她說與陳曉軍遺孀的有關可能賠償的談判仍在進行中。「我們已經盡了最大努力來支持這個家庭,但我必須說,沒有證據表明我們違反了任何義務。」

蒂娜·孫說,熊貓外賣只是為講中文的華人「小眾市場」服務的公司。

熊貓外賣於2016年在英國成立,並迅速擴張到世界各地,其悉尼分公司於2019年成立。

責任編輯:岳明

了解更多澳洲即時要聞及生活資訊,請點擊 dajiyuan.com.au

(本文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網站)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