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农:从东海到印度洋,中美加紧攻防

人气 409

【大纪元2021年03月31日讯】最近,面对中共日益严重的海上威胁,美国正在加紧与盟国合作,形成新的防卫体系。而中共也快速推进其侵略性的印太战略,北到钓鱼岛台海,南到印度尼西亚的爪哇海以及东印度洋,无处不呈现出其军事扩张的踪迹,因而造成上述广大海区没有一处还能平静。

一、美国关注台湾的安全

最近,美军印太司令部的司令即将换人,现任司令戴维森海军上将卸任后,将由约翰﹒阿奎利诺(John Aquilino)将军接任。两位将军交接之际,对台湾海峡的防卫问题展示出一致的判断。

曾担任特朗普政府国家安全顾问的陆军退役将军麦克马斯特(H. R. McMaster)最近表示,台湾是“目前可能导致大规模战争的最重要的爆发点”。在关于阿奎利诺将军任命的参议院听证会上,阿奎利诺将军表示,他同意麦克马斯特对中国可能夺取台湾所构成威胁的评估。阿奎利诺将军说,“能够迅速做出反应的部队,不仅仅是我们的部队……还包括我们的盟友和伙伴结合在一起的部队,这将使我们的威慑力更强。”阿奎利诺还说,关于中共攻击台湾的时间估计,美军“有很多数字,我知道戴维森说了6年(内),从今天到2045年都有跨度。我的意见是,这个问题比大多数人认为的更接近。我们必须坚持下去,并在短期内紧迫地部署威慑能力。”

阿奎利诺也谈到了台湾的国防能力问题。他指出,台湾对鱼叉导弹系统的投资,可以帮助增强防御能力。他说,“他们拥有的资源要求以正确的方式使用它们,以最有效地应对可能的威胁。他们购买了其中一些功能,这让我感到鼓舞。”

与此同时,3月26日美国在台协会(AIT)和驻美国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TECRO)在台北的外交部签署了共同成立“海巡工作小组了解备忘录”。未来美国海岸警卫队和台湾海巡署将进一步合作。

去年12月,美国海军完成了一个关于海上多军种协同防卫的专门报告,题目是《海上优势:全面整合海上力量以取胜(Advantage at Sea:Prevailing with Integrated All-Domain Naval Power)》。这个报告讨论的是,把美军的海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岸警卫队这三个军种的力量整合起来,维持美国对中国的海上优势。其中海军以舰队和潜艇为主;海军陆战队驻扎在冲绳,将以美利坚号中型航空母舰上的直升机运送,形成流动的海基打击力量;海岸警卫队则负责一系列海上巡逻和保障任务。

美国海岸警卫队隶属于国土安全部,但近年来与五角大楼的合作不断增加。以前美国海岸警卫队主要是保护美国的海上边界,但也参与对海军的支援活动。2019年以前,海岸警卫队支援海军的任务平均每年50到100天;但2019年,却用了326天参与支援海军的任务,其所有部署都集中在印太地区。最近美国海岸警卫队已将2艘最先进的巡逻舰部署到关岛基地,近几个月还要再派1艘巡逻舰到关岛。

台湾的海巡署所辖海上船只和美国国土安全部所辖的海岸警卫队往往被看作是“第二海军”。实际上,台美双方的海巡部门过去就互动频密,每年都有战斗技术交流活动,美方还派特勤教官赴台教练海上登船检查等,台湾也派人到美国海岸警卫队的海岸警卫学院及其基层单位受训实习。

中国从今年2月开始实施《海警法》,允许海警部队对外国船舶使用武器。其海警船2月18日到钓鱼岛海域巡航,加剧了东海的紧张局势。中华民国行政院长苏贞昌3月26日表示,中共片面制定《海警法》,使用武力,造成周边国家紧张,压力很大;台湾和美国基于共同的理念价值,维持区域和平稳定,一起从各方面协力来维持和平。

现在看来,美台可能开始海上巡逻和海上搜救的协作,这既是对双方以往“准军事合作”的延伸,也是反制中国以《海警法》的名义派遣大型海警船威胁台湾海域的举动。

二、日本准备协防台湾

美国最近和日本达成了共识,日本准备参与对台湾的协防。据日本共同社报导,最近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在东京会见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时,提出了中共对台湾的军事威胁问题,双方同意在中国与台湾发生军事冲突的情况下密切合作。

长期以来,关于台海两岸的关系,日本传统的外交和国防政策都是“鼓励对话,以和平方式解决两岸紧张局势”,试图在中美之间保持某种平衡。但中共点燃了中美冷战之后,日本非常关注东亚地区,特别是台海两岸的紧张局势。这一区域的紧张局势直接威胁到作为日本经济生命线的海上运输安全,更是对日本国防的冲击。

奥斯汀3月16日与岸信夫会谈时,岸信夫提到,最近越过台湾海峡中线的中共军机数量增加。他也谈到,当中共攻击台湾时,日本自卫队需要研究如何与美军合作,保卫台湾。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和国务卿布林肯在东京与日本同行会晤后发表的联合声明表示:“中国的行为在不符合现行国际秩序的情况下,对盟友和国际社会都构成了政治、经济、军事和技术挑战。”

日本像现在这样考虑国际局势,在以前是不可想像的。但目前情况已经发生变化,日本很清楚,中共对区域安全的威胁正日益上升,危险正在逼近。日本防卫研究所是防卫省的智库,该研究所收集了2020年日本周边安全问题的相关资讯,编制了《东亚战略概观2021》(East Asian Strategic Review,2021)》。这份报告的摘要在3月26日公布,内容泛泛。但据看到这份报告更多内容的日媒报道,这份报告指出,中国在西太平洋阻挡美国航空母舰的军事能力已“切实提升”,中国发展反舰导弹,已扰乱第一岛链中美军事力量的平衡。报告进一步认为,考虑到中国对南海国际水域实行军事基地化,其海警船反复驶到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附近的日本领海,日本要在东海和南海持续采取强硬措施应对。

三、未来日美如何协防

3月中旬,美、日防长会议中,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提出,“今后有必要探讨自卫队能为支援台湾的美军提供何种协助”。这是日本政府二战后,首次明确地表态支持美国介入两岸战事,且准备提供援助。这次防长会议还确认了“台湾发生突发事态时将密切合作”。

早在2015年4月27日,美日两国就公布过《美日防卫合作指针》(The Guidelines for US-Japan Defense Cooperation)。此文件明确指出,“当美国或与日本关系密切之第三国遭受武力攻击,并可能威胁日本安全、危害日本国民生命安全以及追求自由与幸福之宪法权利时,自卫队将以‘适当’方式行使武力,以因应此武力攻击事态。此外,美日两国将以‘适当’方式紧密合作,或以‘适当’方式与受攻击的第三国合作,以因应武力攻击及缓和事态。”当时所说的“与日本关系密切之第三国遭受武力攻击”,当然包括台湾,但那时未点名。今年美日双方直接提出“在台湾发生突发事态之际将密切合作”,把2015年的提法明确化并公开,意在警告中共。

上述《合作方针》列出了台湾发生危机时日本与美军合作的“适当”方式,共包括5种军事合作项目,即军备防护、搜救、海上作战、反导弹与后勤支援。也就是说,日本未来介入台海战事时,具体的部署可能是:提供台湾国军战时战力保存作业的掩护工作;为台军飞机、军舰提供搜救协助;台湾的军机、军舰可在共军攻击时转移到日本的临近岛屿;日本陆上自卫队与海上自卫队部署在宫古岛上射程达400公里的对舰导弹,可为国军提供掩护。此外,美日间积极合作研发海上反导系统,其舰用相位阵列雷达和标准3型舰用反导系统,目前是世界上排名第一的海上高空反导系统。一旦台海有事,美日合作的海上反导系统有可能给台湾提供某种反导保护伞。美军和日本拦截共军中、长程导弹、极音速导弹的技术相当成熟,亦可为台湾提供大气层外的反导保护。

四、中共的南海造岛计划威胁菲律宾

中国利用其渔船、海岸警卫部队和海军协调行动,在南海的国际海域强行造岛,建立了多个新军事基地。从2013年7月开始,中共在南海国际水域的7个礁盘上,利用大型工程机械和施工大军大规模吹沙填海,共造出超过1000万平方米的陆地,目前已建造了美济岛、渚碧岛、永暑岛、华阳岛、南薰岛、赤瓜岛、东门岛共7座岛礁,其中前3个岛礁面积较大。中国的《兵工科技》杂志去年4月披露了这些人造岛礁的现状,填海之后美济岛、渚碧岛、永暑岛都变成了面积巨大的岛礁,分别修建了海水淡化设备和生活设施,3个岛上都修建了机场,除运送物资的运输机外,海空军的军用飞机也可在岛上起降。这3座大型人工岛已建成军用永久机库,分别可容纳24架战斗机和4架大型飞机(如侦察机、运输机、加油机或轰炸机)。除了这3个大的人造岛外,华阳、南薰、赤瓜、东门等4个较小的人造岛也建了码头、营房、灯塔、雷达站、发电站、海水淡化厂、信号发射塔等。这些人造岛成为军事基地后,共军已开始长期驻守。

今年2月1日,中共官媒《多维新闻》以《南沙牛轭礁惊现大批工程船,中国或再造岛》为标题刊文披露,共军又开始在南海中央位置的牛轭礁造岛。牛轭礁的环礁是南海中最大的,它位于马尼拉西南方,距离文莱很近,在菲律宾的200海里经济专属区之内。这里是中共战略核潜艇南下澳大利亚方向的南向水道之要冲,在这里建海军基地,将为共军封锁南海国际水域提供便利。看来,中共准备在牛轭礁建一个更大的新海上军事基地。

中共早就在牛轭礁附近集结了大量工程和通信船只,直到3月7日,菲律宾才发现约220艘中国大型铁壳船在牛轭礁水域停泊,以每组几十艘的数量分组密集靠泊,船靠船紧挨着,在该水域铺开,晚上各船灯光大开,照向水面。估计这些渔船停在那里的水面上,既是为了给水下施工提供夜间照明,也是为了覆盖水面,防止卫星看清施工状况,以掩护水下施工。

于是菲律宾开始紧张起来,先后派渔船去拍照和展开空中侦察。菲律宾外长洛钦(Teodoro Locsin Jr.)3月21日向中国提出了抗议。菲律宾国防部长洛伦扎纳(Delfin Lorenzana)同一天要求中国船只立即离开牛轭礁。但中共根本不理睬,菲律宾军方3月22日透露,仍有183艘中国船只在牛轭礁。中共谎称,这些船是在那里避风;但菲律宾方面说,那里根本无法避风。很显然,很快这个人工岛就会建成,然后从那里控制住从海南岛核潜艇基地往南,进入印尼爪哇海的水下通道。菲律宾无力阻止中共的海上霸权行径,今后中共的造岛活动可能进一步延伸到马来西亚近海。

五、中美较量南半球

南海的南出口地处赤道,赤道以南即属南半球。中共印太战略的活动范围并不限于北半球,它实际上已从南海进入了南半球的广大海域。

据中共官媒介绍,中共不断向南太平洋和中太平洋挺进,其海军已经在基里巴斯和图瓦卢等岛国建立了据点。基里巴斯是中太平洋上马歇尔群岛中的一个小群岛国,位于夏威夷和澳大利亚的中间位置。看过太平洋战争回忆录的人可能会记得塔拉瓦环礁,当时是大日本帝国海军重点防守的堡垒,指挥官柴崎幸曾狂妄地宣称,“美军一百年也攻不下这个堡垒”。当年美国海军陆战队攻占这个环礁时,首次付出了巨大的伤亡。这个环礁就是现在基里巴斯群岛国的首都所在,其在太平洋上地理位置的重要性,从太平洋战史可见一斑。图瓦卢也是一个小岛国,位于基里巴斯和澳大利亚的中间。

中共现在已经把海军据点建到了驻日美军和关岛美军的侧背后,今后中共还准备在澳大利亚的北部近邻巴布亚新几内亚建立大型潜艇基地和海军城。中共印太战略的野心很明显,就是要控制南太平洋,切断澳大利亚与美国之间的航路,最后威胁澳大利亚。

中共的海上备战活动除了从南海延伸到南半球印度尼西亚的爪哇海,还向西进入到东印度洋海域。据美国海军官网3月23日报导,中国正在收集印度洋的海底数据。通过卫星照片可以看到,有2艘中国的海洋调查船在印尼的爪哇海和东印度洋活动,其目的可能是使中国潜艇在这一水域获得水下航行的便利。先前,印尼在它的爪哇海岸边捞到几架中国的水下无人航行器,这种水下无人航行器是海洋调查船释放的。海军官网的报道还指出,今年1月,中国的海洋调查船曾在印尼水域“暗中行驶”。所谓“暗中行驶”,是指那艘船故意关闭船位信号,鬼鬼祟祟地在那里活动。这2艘海洋调查船都是2016年投入使用的新船,在印度洋和太平洋交接的爪哇海区和西面的印度洋一直非常活跃。美国海军官网的报道认为,它们的活动范围与潜艇作战密切相关。

美国二战后从未在印尼南部的印度洋海区展开航母编队巡逻,因为在那个海区没有威胁地区安全的外国海军活动。然而,由于中共海军去年以来在那一带越来越活跃,美国海军为了应对中共海军挺进南半球的举动,也开始执行美军的印太战略。美国海军的罗斯福号航母编队,今年先分别在台湾西南海域和南海南部演习,之后便进入菲律宾东部的海区,现在则开到了澳大利亚西北、印度尼西亚南面的海区,展开了针对性的防范型巡逻。

此外,《华尔街日报》3月15日的报导介绍,美国海岸警卫队近年正稳步增加在西太平洋的活动。美国海岸警卫队首次向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派驻了1名官员,另1名官员将前往新加坡。去年12月初,美国海岸警卫队的一艘快速反应巡逻舰被派往菲律宾东部的太平洋岛国帕劳,以应对中国核潜艇的东向行动。该舰所处的位置距美国本土6600英里,距离其关岛的母港750英里。

现在,北到钓鱼岛和台海,南到印度尼西亚的爪哇海以及东印度洋,无处不呈现出中共军事扩张的踪迹,上述广大海区没有一处还能平静。中共的所谓“崛起”,处处在步大日本帝国军部的后尘。

——RFA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周传雄首赴南半球开唱 张宇专程飞往助阵
四方安全对话峰会 专家:联手制共新格局
【翻墙必看】“习近平严重错估世界形势”
程晓农:警惕美国蠢蠢欲动的对中共绥靖主义
最热视频
【首播】专访余茂春:中共统治模式威胁世界
【未解之谜】流落人间的金箍棒 印度德里铁柱
【新闻看点】美新制裁悄出台 中国3地疫情中风险
【秦鹏直播】成都49中视频疑点 揭中共3大冤案
【财商天下】“世界工厂”招工难 还能撑多久?
车评:蓝灰带出新色彩 2021 Infiniti Q50 Red Sport 400 AWD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