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联合国“移民网络”项目引担忧

人气 2766

【大纪元2021年04月05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ALEX NEWMAN报导/原泉编译)随着联合国在数十个国家建立“移民网络”(Network for Migration),以促进大规模移民流动,联合国在全球移民政策方面的作用日益增强,这引发了美国边境安全倡导者的警惕,他们已经对大规模移民和美墨边境不断升级的危机感到担忧。

联合国移民网络由联合国各机构组成的联盟领导,旨在支持实施联合国及其一百五十多个成员国,于2018年12月通过的备受争议的《安全、有序和正常移民全球契约》(Global Compact for Safe, Orderly and Regular Migration,英文简称GCM,以下简称《移民契约》)。

加上其它目标,《移民契约》旨在促进扩大联合国所称的“正常移民”,为寻求在美国等较富裕国家重新定居的潜在移民提供更多合法路径。

多位消息人士告诉《大纪元时报》,虽然美国政府没有正式参与联合国近年来改变全球移民政策的努力,但这种情况可能会发生变化。

在新政府的领导下,“美国政府已经参加了几次《移民契约》的地区审查,审查了世界所有地区执行协定的进展情况”,联合国移民网络通讯协调员弗洛伦斯‧金(Florence Kim)在电话采访中告诉《大纪元时报》记者。

“这很好,因为尽管美国没有谈及任何进展,但他们说会更多地参与,他们正在重新考虑所有的讨论,愿意更多地参与这些讨论”,作为联合国这项努力的发言人,金补充说。

大纪元记者通过电话或电子邮件多次请美国国务院就此问题提出置评,但未获回应。

联合国难民署说,该机构已经“与负责在美国安置难民的美国政府机构和“非政府组织”密切合作”,并补充说,美国的这一项目是世界上最大的。

2018年,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总统的政府,以对主权和美国人民利益的担忧为由,拒绝美国参与联合国的标志性移民工作──《移民契约》,欧洲及其它地区的政府也纷纷效仿。

不过,这位联合国官员告诉《大纪元时报》,拜登政府热衷于这项国际《移民契约》,并越来越多地参与到这一进程中来,甚至派美国代表参加有关《移民契约》的地区会议。

联合国在全球移民问题上的推动力度越来越大,再加上川普和拜登政府之间移民政策的不断变化,让众多致力于边境安全的美国组织非常担忧。

在接受《大纪元时报》采访时,移民争论的几位主要人物发表了反对联合国移民网络,以及联合国让美国政府正式参与的努力。

相反,他们坚持要求执行和加强美国民选代表制定的美国《移民法》,并将联合国排除在美国移民政策之外。

“我们的观点是,这是一个内政问题”,美国移民改革联合会(FAIR)发言人伊拉‧梅尔曼(Ira Mehlman)说,该联合会是一个专注于移民的主要组织,旨在减缓新移民的流入。

梅尔曼补充道:“当你把联合国加入本应是内政问题的范畴时,最终的结果是你不想接受的东西”,他回应了移民政策倡导者对联合国试图更多参与进来的普遍担忧。

联合国对拜登的行动表示满意

到目前为止,拜登政府尚未公开采取任何具体行动,加入被其前任拒绝的联合国《移民契约》。

然而,美国在这个问题上的行动,受到了联合国及其“国际移民组织”的赞扬,该组织正带头推动《移民契约》。

“国际移民组织”在2月初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国际移民组织赞赏乔‧拜登(Joe Biden)总统解决移民驱动力、推动该地区安全、有序和正常的移民的计划。”该组织使用了《全球移民公约》的措辞。

联合国国际移民组织补充说,拜登政府在移民问题上的行政行动“将为扩大难民安置提供框架”,指的是拜登下令,将难民上限从每年不到2万人提高到12万人以上。

在德国波恩的联合国德国总部前的旗帜。(Ralph Orlowski/Getty Images)

该联合国机构还夸口说,已经在中美洲移民的“个案处理、离境前的健康评估、文化培训和运送方面协助美国”。

声明还说:“国际移民组织期待与拜登政府合作……为个人及其家庭以及他们所属的社区和社会,提供积极的机会和影响。”

拜登一上任,联合国就建议美国政府重新参与联合国在全球移民问题上的国际努力。

例如,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在拜登上任第一天就发表声明,表示希望新政府能够加入《移民契约》。

古特雷斯办公室发表的声明说:“因为冲突、暴力或灾难而被迫逃离家园的人,和那些希望为自己和家人找到更好的生活而正在迁移的人数正创下纪录。我们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这种伙伴关系,我们寻求提供援助、保护和可持续的解决方案,以解决这些人的流离失所的问题。”

联合国难民署高级专员菲利波‧格兰迪(Filippo Grandi)预计,拜登政府一上任就会与之加强合作。

格兰迪1月20日表示:“我们期待深化与美国的牢固和信任的伙伴关系,并与新一届政府和国会合作,解决世界各地被迫流离失所的诸多挑战。”

川普领导下全球反对

川普政府时,寻求减少非法移民和一些形式的合法移民进入美国、支持择优制(merit-based),在当时情况下,联合国推动美国参与移民政策的努力受到冷遇。

这代表着与奥巴马政府的彻底决裂,2016年,奥巴马政府在联合国通过《难民和移民问题纽约宣言》(New York Declaration for Refugees and Migrants)中发挥了关键作用,最终导致在2018年12月摩洛哥峰会上通过了《移民契约》。

川普抨击了这一努力。事实上,美国国务院在2018年12月7日发表了一份强有力的声明,抨击《移民契约》是对主权的公然攻击,是美国不能接受的。

国务院表示,“这项《移民契约》和《难民和移民问题纽约宣言》呼吁制定协议,并承诺对国际移民‘加强全球治理’,但《移民契约》和《纽约宣言》所包含的目标和宗旨与美国的法律、政策和美国人民的利益不一致、不相容”,美国政府反对而且不会受联合国协议的约束。

声明继续说:“美国宣布并重申其信念,即关于如何保障其边界安全、接纳哪些人合法居留或给予公民身份的决定,是一个国家可以作出的最重要的主权决定之一,不受国际文书的谈判或审查”,并补充说,美国政府将保持控制其边界的主权权利。

2020年6月23日,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参加在亚利桑那州San Luis市与墨西哥边境举行的200英里边境墙纪念仪式。(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除此之外,川普政府表示,联合国的努力代表了联合国“以牺牲各国根据本国法律、政策和利益来管理其移民制度的主权为代价,来推进全球治理”的企图。

国务院在概述了对《移民契约》的大量具体批评之前表示:“虽然美国对帮助建设我们国家的许多移民所做的贡献表示敬意,但我们不能支持一个强加或有可能强加国际准则、标准、期望或承诺的《移民契约》或进程,因为它们可能会限制我们做出符合我们国家和公民最佳利益的决定的能力”。

除其它担忧外,川普政府表示,联合国协定是对言论自由、移民执法、美国劳工,甚至对“权利”的正确理解的威胁。

美国全球公共事务局新闻办公室的莱斯利‧马歇尔(Leslie Marshall)没有回应记者多次提出的有关国务院目前立场的置评请求,但她发出了一条显然是自动发出的信息,表明她将休假至3月29日。

其它许多拒绝加入《移民契约》的政府也警告说,联合国协议试图增加流入西方国家的移民,篡夺国家政府在制定政策方面的主权,甚至将迁徙重新定义为一种“人权”。

继川普之后,包括匈牙利、斯洛伐克、保加利亚、奥地利、以色列、巴西、多米尼加共和国、拉脱维亚、波兰、澳大利亚、瑞士、捷克、克罗地亚、智利等几十个国家和政府决定反对联合国移民协定。

奥地利副总理海因茨‧克里斯蒂安‧斯特拉赫(Heinz-Christian Strache)表示:“不能……采用任何可能被解释为迁徙是一项人权的提法。”“不可以也绝不能这样。”

其他欧洲领导人警告说,联合国的努力将加剧欧洲的移民危机,同时鼓励更多的大规模移民。

最后,只有大约150个国家的政府──大部分是移民输出国而不是移民接收国的政府──加入了该协定。

超过40个国家的政府,包括许多移民的主要目的地,拒绝支持联合国的这项协议。

《移民契约》走后门?

然而,即使没有支持联合国《移民契约》,它的政策和目标正在那些拒绝该协议的国家中悄然实施。

联合国移民网络通讯协调员金告诉《大纪元时报》,虽然没有点名具体的政府,尽管如此,大多数拒绝加入或批准联合国协议的政府仍在执行其“常识”条款。

“你不需要采用《移民契约》来实际实施它”,她说,“他们会按照自己的节奏来执行。”

“有时候,《移民契约》可能具有政治敏感性,因此一些国家(政府)没有采纳它”,在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工作的金补充说:“但这些国家中的大多数至少正在实施其中的一部分。”

实际上,美国周边的国家都是联合国这项努力的热心支持者。金说,事实上,墨西哥和加拿大政府都被认为是《移民契约》的“拥护国”。

“墨西哥已经同意并要求通过移民网络,试用联合国机构开发的一些工具”,金说。并补充说,墨西哥政府是“谈判的共同推动者”。

2021年3月23日,在德克萨斯州Mission附近,非法移民从墨西哥穿越格兰德河后,在户外的边境巡逻队处理中心,等待进一步的处理结果。(John Moore/Getty Images)

她说:“他们知道移民对他们自己的国家有多么重要,所以他们知道需要更好地管理移民,以确保那些穿越这个国家或离开墨西哥的人受到保护。”

“墨西哥可以得到联合国的支持,保护移民离开或过境,这一点会对美国产生影响”,金继续说道:“我们在这里谈论的是国际移民问题,所以一个国家实施的任何事情都会对邻国产生影响”。

在北方,加拿大也是《移民契约》的“拥护国”,她说。

“加拿大已经实施了相当多的措施,从这个角度上讲,他们是相当进步的,也就是说他们的政策更有针对性,他们在移民融入方面相当积极。”金继续说道。

她说,所有这些都将对美国产生影响。

“美国有点被《移民契约》拥护国包围了,美国代表的最新声明表明,美国确实有意愿改善移民管理,确保美国的移民受到保护和包容。”金继续说道,“这将惠及全体民众”。

联合国移民网络

作为实施《移民契约》的一部分,联合国迄今已在全球约40个国家建立了“移民网络”。

最近,联合国宣布在伊拉克建立一个“移民网络”,伊拉克是向西方输送大量移民的国家之一。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的一名副特别代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网络将协调联合国的支持,以“与可持续发展目标相一致,改善移民治理”。

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缩写SDGs),又称联合国2030年议程,是全球为改革治理和经济发展、使其更符合联合国所认为的可持续发展而作出的全面努力。

中共吹嘘说,它在可持续发展目标计划中发挥了“关键作用”,联合国领导人说,这是一个“人类总体计划”,将“改变我们的世界”。

领导移民网络的是一些重要的联合国机构,包括一些由效忠北京的中共官员管理的机构。

联合国移民网络发言人金说,联合国的目标是努力汇集其专长,支持各国政府执行《联合国全球移民公约》。

她说:“对墨西哥来说,重要的是支持墨西哥政府目前与美国之间的现状,努力调整移民政策,保护通过或离开墨西哥的移民。”

金解释说,这些网络还充当了“宣传工具”,并补充说,由联合国移民网络运营的一个信托基金,正在世界各地支持与移民相关的项目。

金说,除了9个联合国机构和涉及的数十个联合国实体外,还有数百个“民间社会”组织。

2021年3月25日,德克萨斯州希达尔戈(Hildalgo),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在穿越美墨边境后被装入美国边境巡逻队的车辆。(John Moore/Getty Images)

联合国机构的优先事项之一是结束金所说的对“非正常移民”的拘留。在美国,这种移民通常被称为非法移民。

当被问及“非正常移民”时,她说:“称移民为非法并不准确,一个人不可能是非法的。”

当被问及联合国项目所支持的政策是否会鼓励更多的移民时,金犹豫了一下,但表示有限制。

金澄清道:“我们不是说‘让世界上所有的移民,去任何地方’,协定旨在确保移民得到妥善管理。我们找到了适当的平衡,有利于那些想来到一个国家的人、住在这个国家的人和有关政府。”

在欧洲,她建议为合法移民开辟新的更大的路径,以防止人们穿越地中海。

她说:“如果他们有合法的路径,以一种可控的、有管理的方式来到欧洲,那么移民就不必冒着生命危险。”她说,这将为接收国提供更多的劳动力和税收。

她还认为,试图阻止大规模移民是徒劳的。

“你可以在全世界建墙,但当人们不得不离开时,他们就会离开”,她说。

批评者对联合国的介入说不

尽管联合国和有税收资助的难民机构,以及参与该全球组织的非政府组织,一直在推动美国政府深化参与联合国的移民项目,并进一步扩大移民的合法途径,但批评人士发出了警告。

在接受《大纪元时报》的电话采访时,美国移民改革联盟(FAIR)发言人伊拉‧梅尔曼(Ira Mehlman) 说,联合国不应该参与美国关于移民政策的讨论。

“这些都是内政问题”,他说:“每个国家都应该根据自己的标准做出这些决定。”

梅尔曼说:“当这类国际组织参与进来时,基本上是其它国家告诉美国和德国他们应该做什么。”“一旦你把这个问题放到国际舞台上,对其它国家来说,就很容易若无其事地告诉我们应该做什么,而这实际上与他们无关。”

梅尔曼还认为,通过联合国推动增加全球移民的政府,大多数是那些不必承担其后果的政府。

“他们不应该告诉我们该做什么”,他说:“他们把责任推给我们,这行不通。”

他说,相反,联邦一级的民选代表应该根据自己国家的最佳利益做出决定。

他说,就美国而言,这意味着要制止南部边境的“混乱”,收紧庇护程序,执行现行法律,更好地把经济移民和真正的难民区分开。

该领域的另一位专家、长期支持加强对流入美国的移民控制的活动家,美国合法移民政治行动委员会(Americans for Legal Immigration PAC)的威廉‧盖恩(William Gheen)也抨击了联合国的努力。

他说:“美国公众应该抵制联合国的这些项目,因为这些项目旨在促进和增加有害的第三世界合法和非法移民进入美国和欧洲,这是一个更广泛的计划的一部分,目的是压垮我们的国家,并迫使美国人进入一个由中国(中共)主导的全球政府模式。”

他还说,国民身份、边界以及美国人民享有的独立和自由是“社会主义者、共产主义者、跨国公司,以及强盗大亨亿万富翁们的一大障碍,他们认为自己应该能够通过法律来统治和支配”。

然而,由于从国外迅速引进数以百万计的、不了解美国《宪法》和《权利法案》的人,正如盖恩所说,美国正被“由联合国支持的第四代战争”所“征服”。

这就是为什么美国人民和立法者抵制参议院目前正在考虑的“大赦”提案如此重要。

美国天使家庭(Angel Families of America)的艾格尼丝‧吉博尼(Agnes Gibboney)是移民政策舞台上一个新人,但有影响力,她是一个合法移民,她的儿子被一名曾被驱逐出境的非法移民杀害,她也抨击了联合国的努力和大规模移民到美国。

她说:“我们是一个主权国家,应该决定自己的法律、政策和移民的所有方面,而不是外国。”她还说,联合国“不应该在美国的移民政策中扮演任何角色”。

她告诉《大纪元时报》,在更广泛的层面上,美国无法通过从世界各地输入大量人口来解决世界问题。

吉博尼说:“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另一个国家的问题,而不是我们的问题。”吉博尼的家人从共产政权统治下的匈牙利逃离,经过巴西,最终合法地来到美国。

“我们没有资源来解决目前的移民危机”,她补充说,并呼吁国会拒绝参与联合国的移民项目和协议。

国会目前正在对美国《移民法》进行几项重大改革,使美国的政策更符合联合国的愿景,包括大赦已经在美国的大约1500万或更多的非法移民。

拜登政府没有就其立场发表评论以回应《大纪元时报》的要求。

原文:UN ‘Migration Networks’ to Facilitate Migration Stir Concern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人人都有选择移民的权利!
非法移民危机持续 德州边境逮捕861名罪犯
美边防官员:今年或有上百万非法移民越境
美移民局:庇护申请表留空白 不再一律退回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马云现身两鬓白 华春莹曝中共黑幕
【秦鹏直播】暗讽习?王兴遭约谈 股市暴跌千亿
【新闻看点】准备生化战?中共军方秘文续发酵
【远见快评】澳媒爆共军秘密 胡编狂言轰炸澳洲
【有冇搞错】严防资金外逃 中共严打虚拟货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