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聯合國「移民網絡」項目引擔憂

人氣 2740

【大紀元2021年04月05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ALEX NEWMAN報導/原泉編譯)隨著聯合國在數十個國家建立「移民網絡」(Network for Migration),以促進大規模移民流動,聯合國在全球移民政策方面的作用日益增強,這引發了美國邊境安全倡導者的警惕,他們已經對大規模移民和美墨邊境不斷升級的危機感到擔憂。

聯合國移民網絡由聯合國各機構組成的聯盟領導,旨在支持實施聯合國及其一百五十多個成員國,於2018年12月通過的備受爭議的《安全、有序和正常移民全球契約》(Global Compact for Safe, Orderly and Regular Migration,英文簡稱GCM,以下簡稱《移民契約》)。

加上其它目標,《移民契約》旨在促進擴大聯合國所稱的「正常移民」,為尋求在美國等較富裕國家重新定居的潛在移民提供更多合法路徑。

多位消息人士告訴《大紀元時報》,雖然美國政府沒有正式參與聯合國近年來改變全球移民政策的努力,但這種情況可能會發生變化。

在新政府的領導下,「美國政府已經參加了幾次《移民契約》的地區審查,審查了世界所有地區執行協定的進展情況」,聯合國移民網絡通訊協調員弗洛倫斯‧金(Florence Kim)在電話採訪中告訴《大紀元時報》記者。

「這很好,因為儘管美國沒有談及任何進展,但他們說會更多地參與,他們正在重新考慮所有的討論,願意更多地參與這些討論」,作為聯合國這項努力的發言人,金補充說。

大紀元記者通過電話或電子郵件多次請美國國務院就此問題提出置評,但未獲回應。

聯合國難民署說,該機構已經「與負責在美國安置難民的美國政府機構和「非政府組織」密切合作」,並補充說,美國的這一項目是世界上最大的。

2018年,唐納德‧川普(特朗普)總統的政府,以對主權和美國人民利益的擔憂為由,拒絕美國參與聯合國的標誌性移民工作──《移民契約》,歐洲及其它地區的政府也紛紛效仿。

不過,這位聯合國官員告訴《大紀元時報》,拜登政府熱衷於這項國際《移民契約》,並越來越多地參與到這一進程中來,甚至派美國代表參加有關《移民契約》的地區會議。

聯合國在全球移民問題上的推動力度越來越大,再加上川普和拜登政府之間移民政策的不斷變化,讓眾多致力於邊境安全的美國組織非常擔憂。

在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移民爭論的幾位主要人物發表了反對聯合國移民網絡,以及聯合國讓美國政府正式參與的努力。

相反,他們堅持要求執行和加強美國民選代表制定的美國《移民法》,並將聯合國排除在美國移民政策之外。

「我們的觀點是,這是一個內政問題」,美國移民改革聯合會(FAIR)發言人伊拉‧梅爾曼(Ira Mehlman)說,該聯合會是一個專注於移民的主要組織,旨在減緩新移民的流入。

梅爾曼補充道:「當你把聯合國加入本應是內政問題的範疇時,最終的結果是你不想接受的東西」,他回應了移民政策倡導者對聯合國試圖更多參與進來的普遍擔憂。

聯合國對拜登的行動表示滿意

到目前為止,拜登政府尚未公開採取任何具體行動,加入被其前任拒絕的聯合國《移民契約》。

然而,美國在這個問題上的行動,受到了聯合國及其「國際移民組織」的讚揚,該組織正帶頭推動《移民契約》。

「國際移民組織」在2月初發表的一份聲明中表示:「國際移民組織讚賞喬‧拜登(Joe Biden)總統解決移民驅動力、推動該地區安全、有序和正常的移民的計劃。」該組織使用了《全球移民公約》的措辭。

聯合國國際移民組織補充說,拜登政府在移民問題上的行政行動「將為擴大難民安置提供框架」,指的是拜登下令,將難民上限從每年不到2萬人提高到12萬人以上。

在德國波恩的聯合國德國總部前的旗幟。(Ralph Orlowski/Getty Images)

該聯合國機構還誇口說,已經在中美洲移民的「個案處理、離境前的健康評估、文化培訓和運送方面協助美國」。

聲明還說:「國際移民組織期待與拜登政府合作……為個人及其家庭以及他們所屬的社區和社會,提供積極的機會和影響。」

拜登一上任,聯合國就建議美國政府重新參與聯合國在全球移民問題上的國際努力。

例如,聯合國祕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在拜登上任第一天就發表聲明,表示希望新政府能夠加入《移民契約》。

古特雷斯辦公室發表的聲明說:「因為衝突、暴力或災難而被迫逃離家園的人,和那些希望為自己和家人找到更好的生活而正在遷移的人數正創下紀錄。我們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這種夥伴關係,我們尋求提供援助、保護和可持續的解決方案,以解決這些人的流離失所的問題。」

聯合國難民署高級專員菲利波‧格蘭迪(Filippo Grandi)預計,拜登政府一上任就會與之加強合作。

格蘭迪1月20日表示:「我們期待深化與美國的牢固和信任的夥伴關係,並與新一屆政府和國會合作,解決世界各地被迫流離失所的諸多挑戰。」

川普領導下全球反對

川普政府時,尋求減少非法移民和一些形式的合法移民進入美國、支持擇優制(merit-based),在當時情況下,聯合國推動美國參與移民政策的努力受到冷遇。

這代表著與奧巴馬政府的徹底決裂,2016年,奧巴馬政府在聯合國通過《難民和移民問題紐約宣言》(New York Declaration for Refugees and Migrants)中發揮了關鍵作用,最終導致在2018年12月摩洛哥峰會上通過了《移民契約》。

川普抨擊了這一努力。事實上,美國國務院在2018年12月7日發表了一份強有力的聲明,抨擊《移民契約》是對主權的公然攻擊,是美國不能接受的。

國務院表示,「這項《移民契約》和《難民和移民問題紐約宣言》呼籲制定協議,並承諾對國際移民『加強全球治理』,但《移民契約》和《紐約宣言》所包含的目標和宗旨與美國的法律、政策和美國人民的利益不一致、不相容」,美國政府反對而且不會受聯合國協議的約束。

聲明繼續說:「美國宣布並重申其信念,即關於如何保障其邊界安全、接納哪些人合法居留或給予公民身分的決定,是一個國家可以作出的最重要的主權決定之一,不受國際文書的談判或審查」,並補充說,美國政府將保持控制其邊界的主權權利。

2020年6月23日,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參加在亞利桑那州San Luis市與墨西哥邊境舉行的200英里邊境牆紀念儀式。(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除此之外,川普政府表示,聯合國的努力代表了聯合國「以犧牲各國根據本國法律、政策和利益來管理其移民制度的主權為代價,來推進全球治理」的企圖。

國務院在概述了對《移民契約》的大量具體批評之前表示:「雖然美國對幫助建設我們國家的許多移民所做的貢獻表示敬意,但我們不能支持一個強加或有可能強加國際準則、標準、期望或承諾的《移民契約》或進程,因為它們可能會限制我們做出符合我們國家和公民最佳利益的決定的能力」。

除其它擔憂外,川普政府表示,聯合國協定是對言論自由、移民執法、美國勞工,甚至對「權利」的正確理解的威脅。

美國全球公共事務局新聞辦公室的萊斯利‧馬歇爾(Leslie Marshall)沒有回應記者多次提出的有關國務院目前立場的置評請求,但她發出了一條顯然是自動發出的信息,表明她將休假至3月29日。

其它許多拒絕加入《移民契約》的政府也警告說,聯合國協議試圖增加流入西方國家的移民,篡奪國家政府在制定政策方面的主權,甚至將遷徙重新定義為一種「人權」。

繼川普之後,包括匈牙利、斯洛伐克、保加利亞、奧地利、以色列、巴西、多米尼加共和國、拉脫維亞、波蘭、澳大利亞、瑞士、捷克、克羅地亞、智利等幾十個國家和政府決定反對聯合國移民協定。

奧地利副總理海因茨‧克里斯蒂安‧斯特拉赫(Heinz-Christian Strache)表示:「不能……採用任何可能被解釋為遷徙是一項人權的提法。」「不可以也絕不能這樣。」

其他歐洲領導人警告說,聯合國的努力將加劇歐洲的移民危機,同時鼓勵更多的大規模移民。

最後,只有大約150個國家的政府──大部分是移民輸出國而不是移民接收國的政府──加入了該協定。

超過40個國家的政府,包括許多移民的主要目的地,拒絕支持聯合國的這項協議。

《移民契約》走後門?

然而,即使沒有支持聯合國《移民契約》,它的政策和目標正在那些拒絕該協議的國家中悄然實施。

聯合國移民網絡通訊協調員金告訴《大紀元時報》,雖然沒有點名具體的政府,儘管如此,大多數拒絕加入或批准聯合國協議的政府仍在執行其「常識」條款。

「你不需要採用《移民契約》來實際實施它」,她說,「他們會按照自己的節奏來執行。」

「有時候,《移民契約》可能具有政治敏感性,因此一些國家(政府)沒有採納它」,在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工作的金補充說:「但這些國家中的大多數至少正在實施其中的一部分。」

實際上,美國周邊的國家都是聯合國這項努力的熱心支持者。金說,事實上,墨西哥和加拿大政府都被認為是《移民契約》的「擁護國」。

「墨西哥已經同意並要求通過移民網絡,試用聯合國機構開發的一些工具」,金說。並補充說,墨西哥政府是「談判的共同推動者」。

2021年3月23日,在德克薩斯州Mission附近,非法移民從墨西哥穿越格蘭德河後,在戶外的邊境巡邏隊處理中心,等待進一步的處理結果。(John Moore/Getty Images)

她說:「他們知道移民對他們自己的國家有多麼重要,所以他們知道需要更好地管理移民,以確保那些穿越這個國家或離開墨西哥的人受到保護。」

「墨西哥可以得到聯合國的支持,保護移民離開或過境,這一點會對美國產生影響」,金繼續說道:「我們在這裡談論的是國際移民問題,所以一個國家實施的任何事情都會對鄰國產生影響」。

在北方,加拿大也是《移民契約》的「擁護國」,她說。

「加拿大已經實施了相當多的措施,從這個角度上講,他們是相當進步的,也就是說他們的政策更有針對性,他們在移民融入方面相當積極。」金繼續說道。

她說,所有這些都將對美國產生影響。

「美國有點被《移民契約》擁護國包圍了,美國代表的最新聲明表明,美國確實有意願改善移民管理,確保美國的移民受到保護和包容。」金繼續說道,「這將惠及全體民眾」。

聯合國移民網絡

作為實施《移民契約》的一部分,聯合國迄今已在全球約40個國家建立了「移民網絡」。

最近,聯合國宣布在伊拉克建立一個「移民網絡」,伊拉克是向西方輸送大量移民的國家之一。

聯合國祕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的一名副特別代表在一份聲明中表示,該網絡將協調聯合國的支持,以「與可持續發展目標相一致,改善移民治理」。

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縮寫SDGs),又稱聯合國2030年議程,是全球為改革治理和經濟發展、使其更符合聯合國所認為的可持續發展而作出的全面努力。

中共吹噓說,它在可持續發展目標計劃中發揮了「關鍵作用」,聯合國領導人說,這是一個「人類總體計劃」,將「改變我們的世界」。

領導移民網絡的是一些重要的聯合國機構,包括一些由效忠北京的中共官員管理的機構。

聯合國移民網絡發言人金說,聯合國的目標是努力匯集其專長,支持各國政府執行《聯合國全球移民公約》。

她說:「對墨西哥來說,重要的是支持墨西哥政府目前與美國之間的現狀,努力調整移民政策,保護通過或離開墨西哥的移民。」

金解釋說,這些網絡還充當了「宣傳工具」,並補充說,由聯合國移民網絡運營的一個信託基金,正在世界各地支持與移民相關的項目。

金說,除了9個聯合國機構和涉及的數十個聯合國實體外,還有數百個「民間社會」組織。

2021年3月25日,德克薩斯州希達爾戈(Hildalgo),無人陪伴的未成年人在穿越美墨邊境後被裝入美國邊境巡邏隊的車輛。(John Moore/Getty Images)

聯合國機構的優先事項之一是結束金所說的對「非正常移民」的拘留。在美國,這種移民通常被稱為非法移民。

當被問及「非正常移民」時,她說:「稱移民為非法並不準確,一個人不可能是非法的。」

當被問及聯合國項目所支持的政策是否會鼓勵更多的移民時,金猶豫了一下,但表示有限制。

金澄清道:「我們不是說『讓世界上所有的移民,去任何地方』,協定旨在確保移民得到妥善管理。我們找到了適當的平衡,有利於那些想來到一個國家的人、住在這個國家的人和有關政府。」

在歐洲,她建議為合法移民開闢新的更大的路徑,以防止人們穿越地中海。

她說:「如果他們有合法的路徑,以一種可控的、有管理的方式來到歐洲,那麼移民就不必冒著生命危險。」她說,這將為接收國提供更多的勞動力和稅收。

她還認為,試圖阻止大規模移民是徒勞的。

「你可以在全世界建牆,但當人們不得不離開時,他們就會離開」,她說。

批評者對聯合國的介入說不

儘管聯合國和有稅收資助的難民機構,以及參與該全球組織的非政府組織,一直在推動美國政府深化參與聯合國的移民項目,並進一步擴大移民的合法途徑,但批評人士發出了警告。

在接受《大紀元時報》的電話採訪時,美國移民改革聯盟(FAIR)發言人伊拉‧梅爾曼(Ira Mehlman) 說,聯合國不應該參與美國關於移民政策的討論。

「這些都是內政問題」,他說:「每個國家都應該根據自己的標準做出這些決定。」

梅爾曼說:「當這類國際組織參與進來時,基本上是其它國家告訴美國和德國他們應該做什麼。」「一旦你把這個問題放到國際舞台上,對其它國家來說,就很容易若無其事地告訴我們應該做什麼,而這實際上與他們無關。」

梅爾曼還認為,通過聯合國推動增加全球移民的政府,大多數是那些不必承擔其後果的政府。

「他們不應該告訴我們該做什麼」,他說:「他們把責任推給我們,這行不通。」

他說,相反,聯邦一級的民選代表應該根據自己國家的最佳利益做出決定。

他說,就美國而言,這意味著要制止南部邊境的「混亂」,收緊庇護程序,執行現行法律,更好地把經濟移民和真正的難民區分開。

該領域的另一位專家、長期支持加強對流入美國的移民控制的活動家,美國合法移民政治行動委員會(Americans for Legal Immigration PAC)的威廉‧蓋恩(William Gheen)也抨擊了聯合國的努力。

他說:「美國公眾應該抵制聯合國的這些項目,因為這些項目旨在促進和增加有害的第三世界合法和非法移民進入美國和歐洲,這是一個更廣泛的計劃的一部分,目的是壓垮我們的國家,並迫使美國人進入一個由中國(中共)主導的全球政府模式。」

他還說,國民身分、邊界以及美國人民享有的獨立和自由是「社會主義者、共產主義者、跨國公司,以及強盜大亨億萬富翁們的一大障礙,他們認為自己應該能夠通過法律來統治和支配」。

然而,由於從國外迅速引進數以百萬計的、不了解美國《憲法》和《權利法案》的人,正如蓋恩所說,美國正被「由聯合國支持的第四代戰爭」所「征服」。

這就是為什麼美國人民和立法者抵制參議院目前正在考慮的「大赦」提案如此重要。

美國天使家庭(Angel Families of America)的艾格尼絲‧吉博尼(Agnes Gibboney)是移民政策舞台上一個新人,但有影響力,她是一個合法移民,她的兒子被一名曾被驅逐出境的非法移民殺害,她也抨擊了聯合國的努力和大規模移民到美國。

她說:「我們是一個主權國家,應該決定自己的法律、政策和移民的所有方面,而不是外國。」她還說,聯合國「不應該在美國的移民政策中扮演任何角色」。

她告訴《大紀元時報》,在更廣泛的層面上,美國無法通過從世界各地輸入大量人口來解決世界問題。

吉博尼說:「需要解決的問題是另一個國家的問題,而不是我們的問題。」吉博尼的家人從共產政權統治下的匈牙利逃離,經過巴西,最終合法地來到美國。

「我們沒有資源來解決目前的移民危機」,她補充說,並呼籲國會拒絕參與聯合國的移民項目和協議。

國會目前正在對美國《移民法》進行幾項重大改革,使美國的政策更符合聯合國的願景,包括大赦已經在美國的大約1500萬或更多的非法移民。

拜登政府沒有就其立場發表評論以回應《大紀元時報》的要求。

原文:UN 『Migration Networks』 to Facilitate Migration Stir Concern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人人都有選擇移民的權利!
非法移民危機持續 德州邊境逮捕861名罪犯
美邊防官員:今年或有上百萬非法移民越境
美移民局:庇護申請表留空白 不再一律退回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紅二代與習分裂 拜登模糊保台?
【新聞看點】G7變G10齊抗共 中共備戰搶局?
【財商天下】中國滯脹來了?比經濟危機更可怕
【秦鵬直播】傳蓋茨出軌華人 當事女翻譯闢謠
【探索時分】不要和美國開戰的五個理由(下)
【未解之謎】五台山之謎:清涼勝地的祕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