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开放边境困难多 安全问题仍为重中之重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1年04月08日讯】(记者李扪心综合报导)新西兰控制疫情上,可能是全球最好的国家之一;但可能也正因为如此,国内已经自由开放恢复经济的同时,也面临着必须尽快开放边境、恢复旅游、出口和国际贸易等问题;

但与其他国家比,新西兰的防疫超前而疫苗接种却相对落后,同时针对时不时疫情恶化的可能开放伙伴,如澳大利亚和一些亚洲国家,何时开放和如何开放,纽政府也面临两难境地。

对于即将形成的澳纽安全区,外界还有很多问题;而开放后如何仍能保证边境防疫安全、如何加速疫苗接种、何时对留学生开放、恢复教育出口产业等等,都是目前政府需要迅速解决的问题。

政府本周二(4月6日)宣布成立了一个新的科学咨询小组,希望就有关中共病毒(Covid-19)的重要决定,向政府提供建议,包括在边境发生的变化以及疫苗的接种等等。

这个由六人组成的专家小组,将由流行病学教授戴维.斯盖格爵士(Sir David Skegg)领导,工作将持续到明年年中。

防疫部部长克里斯.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说,成立该小组的目的,是确保将来的决定能够“得到最佳的科学证据和战略性公共卫生建议”。包括检查边境重新开放时的疫苗接种率,解释有关边境的决定、公共卫生保护以及一旦边界开放“非免疫人群的残留风险及相关卫生系统能力需求”等方面的科学数据。

政府疫苗接种数据完全透明

为了让民众对疫苗接种的进行情况以及有关的信息有一个更好的了解,政府将在卫生部网站上发布每周数据,其中包括疫苗接种的总体进展情况、疫苗实际接种与计划的对比、以及接种后的负面反应通报等等,任何人都可以随时上网查看这些数据。

截至4月7日下午1点,全国共接种了90286剂次疫苗,其中71013人接种了第一剂疫苗,19273人完成了两次接种。比接种计划稍微落后。

在接种的人种统计方面,亚洲人的接种率最高,为21.87%,超过优先接种的太平洋岛裔(21.54%),而同样可以优先接种的毛利人接种率最低,仅有10.63%。

虽然目前还没有报告和记录,但新西兰已经建立了透明通报系统,民众可以反映接种后的不良反应和状况,既便于当局全面掌握和监察民众接种后反应,也方便民众及时了解疫苗接种的安全性。

因疫苗接种过程中不断爆出的不安全案例,令很多人对疫苗的安全性产生怀疑。上个月欧洲多国因为发现牛津/阿斯利康疫苗可能引发血栓,而暂停施打这款疫苗一段时间,直到获得科学数据证实其安全。

而目前被推广到至少53个发展中国家的中国产疫苗,虽然在中国国内已经接种了近1.5亿剂次,但至今仍没有任何三期临床试验和四期全民接种后反应的报告,似乎要证明其安全可靠;但在同样接种中国产科兴疫苗且数据相对透明的香港,却连续爆出12例接种科兴疫苗后死亡案例,以及上百个严重不适案例,令人对中国产疫苗的安全性更添疑虑。

新西兰目前接种的疫苗是辉瑞/生物科技(Pfizer/BioNTech)疫苗,政府预购了1000万剂,足够全国500万人每人两剂。在目前获批上市的疫苗中,辉瑞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都比较好,但因为其超低温运输和储存问题,对接种速度会有一定影响。

本周,政府临时购买的500万剂詹森(Janssen)疫苗,已经发给医药安全局(Medsafe)进行审批,如果获批,也可能会很快接种。

澳纽安全区仍存问题

新西兰与澳大利亚之间的免检疫飞行(旅行安全区),因为双方都曾爆发社区传播案例而部分或全部封锁而断断续续。而双方也都在为形成澳纽安全区、使两国间完全开放而努力。

总理嘉欣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周二宣布,澳纽安全区将从4月19日开始实施。具体的执行细则,旅行者应该做好哪些准备、可能面临什么风险,本报已经有详细报导,请参看第A5版《澳纽免隔离旅行将从4月19日开始》。

尽管政府已经考虑的很全面,但由于疫情防控由原来的500万人,一下增加了2300多万人,对于这个安全区是否会增加新西兰的边境风险,似乎仍有不少担心。专家们对此也是各执一词,只是多数人更倾向于危险很低,因为澳大利亚也专注于阻止社区传播,同时有一个非常好的监控系统。

而对于边境的把控程度,新西兰的专家们都担心澳大利亚方面相对宽松,不过奥塔哥大学的流行病学家尼克.威尔逊(Nick Wilson)教授团队最近进行的一项分析研究表明,新西兰每月面临多达近三起边境危险事件,所以从某些方面来看,新西兰受到威胁的程度反倒大于澳大利亚。

单从边境检疫结果看,新西兰每1000例病毒检测阳性病例中有15.5例失败,而澳大利亚只有2例失败,两者相差7倍。

再不开放 留学生或流失殆尽

对于边境开放,旅游和招待行业虽然担心季节工人不足以应付突然增加的游人,但仍希望尽快开放,挽救几乎垮掉的生意。

另一个急盼边境开放的行业,则是国际教育行业。学校国际教育业务协会(SIEBA)周二警告说,如果新西兰不尽快向国际学生开放边境,或者没有明确计划在年底之前发生,国际学生服务行业将可能“全部垮掉”。

在去年的大瘟疫封锁后,只有5000名国际学生留在新西兰,不到之前2.2万人的四分之一。一般来讲,一个国际学生的学费,在每年2万元左右,新西兰每年因国际学生的收入至少为几十亿元。

还不止这些,与国际学生相关的行业也都受益。尼尔森高中校长理查德.戴克斯(Richard Dykes)说,国际学生还为寄宿家庭、旅馆和其他服务行业创造就业和收入。

但现在因为新西兰边境迟迟不开,一些本来打算来新西兰的国际学生,转而要去加拿大、英国或美国留学。戴克斯认为,这将对新西兰的国际教育计划产生5至10年的影响。

责任编辑:筱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