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政党互揭短打中国牌 俄共被批是中共支部

人气 806

【大纪元2021年05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王祥和报导)美国之音报导说,俄罗斯共产党被揭收取中共金钱等好处,并在俄国境内作为中国代理人行事。

更有分析说,俄政党之间时常抹黑揭短,但在俄中关系日益密切之际,拿中国做文章、攻击对手的举动却十分罕见。

俄共领袖和北京经济往来密切

俄罗斯“祖国党”5月3日发表公开信,指责俄罗斯共产党、俄共领袖久加诺夫和其他俄共高层从中国和中共那里获取金钱、其它形式的支持和行动指示。

这封写给俄罗斯司法部长的公开信要求对俄共与北京的关系展开调查。公开信认为,俄共、久加诺夫等俄共高层的行为完全符合资格、可被列入外国代理人名单中。

公开信说,俄共高层人士频繁去中国旅行和发表演讲。久加诺夫的3本书被翻译后在中国出版获取稿费。久加诺夫的一个孙子也以留学实习的名义在中国学习中文和生活。另一位俄共高层,曾经担任过伊尔库茨克州长的列夫前科携夫人在一年中更有多达三分之一的时间在中国度过。

公开信说,通过演讲和出书等方式获取报酬可被看成以隐蔽的方式收受贿赂。“祖国党”因此认为,久加诺夫等人以隐蔽的方式获得外国资助在俄罗斯境内从事政治活动。

公开信还批评俄共高层不关心俄罗斯内部事务,反而在俄罗斯主要官媒上为中国和中共宣传。公开信特别提到俄共中央第一副主席阿福宁上电视在西藏、新疆、新疆棉等问题上支持中国,阿福宁还称赞北京为西藏和新疆发展贡献良多。

 中共官媒喜爱采访俄共人物和进口俄共宣传

近些年来,俄共领袖、俄共党员出身的学者、汉学家、政治人物等都是中共官媒喜爱的采访对象和座上宾。

报导说,一些俄共党员出身的俄罗斯名人还喜爱把去中国旅行,参加各种研讨会,去莫斯科中国大使馆做客,参加各种中国豪华宴请的照片发表在社交媒体上炫耀。

另一方面,俄共主办的《真理报》读者稀少,在俄罗斯早已不是主流媒体,但中共媒体仍然经常引用《真理报》的报导,伪装成主流媒体对国内进行虚假宣传。

俄共对竞争对手“祖国党”的公开信嗤之以鼻。俄共主要成员,久加诺夫的新闻发言人和国家杜马议员尤先科说,一方面这是一起受人指使攻击俄共的行动。另一方面,俄共受欢迎程度提升,“祖国党”想用这种方式为自己获取更多支持,俄共不想被利用,为二流政党“祖国党”做广告。

俄共目前是俄罗斯第二大政党,民意支持率在12%到13%之间;“祖国党”目前的民意支持率大约仅为1%。上述两党都远少于普京旗下的“统一俄罗斯党”。

祖国党也跟中共有密切联系 打中国牌恐越来越多

“祖国党”的后台实际领袖是俄罗斯知名政治人物罗格津。罗格津曾是俄罗斯副总理,目前是与中国有很多合作关系的俄罗斯宇航局局长。

“祖国党”与中国也有密切关系。有“祖国党”背景的一些经济学家、政客也时常去中国访问。

除了罗格津外,“祖国党”的另一名创建人是著名左翼经济学家和普京的前经济顾问格拉吉耶夫。但格拉吉耶夫也是俄共党员,他多年前还曾是俄共在国家杜马中的议员。中国媒体也喜爱引用格拉吉耶夫的话解释苏联解体,俄罗斯时政和中俄关系

一些分析人士说,在今天的俄罗斯政治环境下,俄共同样在克里姆林宫的牢牢控制之下。与一些体制外的反对派举办集会不被批准、参加集会还会遭驱散和参加者被逮捕不同,被称为体制内反对派的俄共举办集会通常都会被批准,也不会有人被捕。

美国之音早在2018年俄罗斯总统大选时曾报导说,代表俄共参加大选的莫斯科郊外的农庄主席和富豪格鲁吉宁在远东对选民表示,应限制中国移民和防止中国扩张。

文章说,尽管中俄关系越来越好,但中国威胁论在俄罗斯继续盛行,就连中共的朋友俄罗斯共产党在总统大选中也不放过这一吸引选民的题目。

这位前俄共总统候选人说,俄罗斯没有朋友,只有利益。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6):输出革命
俄法院禁止中国公司在贝加尔湖畔建厂
周晓辉:习要防祸起萧墙 暗示亡党危机逼近
【微历史】解体苏共英雄 戈尔巴乔夫或叶利钦?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内部暗潮涌?中共发血腥警告
【时事纵横】中共7.1露怯 逾二百军巴塞爆鸟巢
【远见快评】达萨克猛料曝光 苹果终局背后玄机?
【珍言真语】钟剑华:苹果被打压 触动国际
【拍案惊奇】李子丰推翻相对论 中共热捧 网友吐槽
【重播】美议员要求中共对掩盖疫情负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