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腾宇首见母亲曝黑幕 坚信真相会大白天下

人气 1139

【大纪元2021年05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采访报导)5月4日,“恶俗维基案”(习近平女儿信息泄漏案)被重判14年的“主犯”牛腾宇,在被非法关押600天后,首次见到了妈妈。他认为自己被冤判如此重刑,是背后有权钱交易,他坚信,真相会大白于天下。

“孩子特别懂事,受了这么大的冤枉还不哭,我坐在那儿,近距离看他的眼眶都是红的,他强忍着泪一直冲我笑。可我就是控制不住我的泪啊,就不停地哭。”牛腾宇的母亲可可说。

可可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争取到此次见面相当不易,原本以为母子见面俩人都会使劲儿哭一场,但是当她看到儿子坚强的表现,也令她受到了鼓舞。

办案警察:我们说你是主犯 你就是主犯

可可说儿子安慰自己:“妈妈,不怕,你看我现在好好的,那是个过程(酷刑),怕啥啦。”牛腾宇没有过多地提及遭受的酷刑,但他透露了被顶替做成主犯的一些细节。

“妈妈,我是被冤枉的呀,被当做替罪羊。”当听到儿子说这句话时,可可说,她的内心如刀割般地痛。

牛腾宇告诉妈妈,有一次公安提审让他交待所谓的犯罪经历,他回应说,当初顾杨阳(恶俗维基网站实际控制人)通过很多人一再邀请他提供技术服务,还称自己家里很有钱,自己的妈妈关系通天,开度假村供那些高官享受。但牛腾宇表示只是帮忙,自己也不要钱。

牛腾宇跟办案警察说提供无偿服务是可以查记录的,但警察却威胁不准他提顾阳杨,“我们说你是主犯,你就是主犯。”

可可对记者表示,儿子跟她说:“为什么判我14年,我想明白了,为何警察不准我提顾杨阳,只要一说就打我,肯定是他们家花了钱,收买了这些人,为了掩盖真相,非要把我做成主犯。”

牛腾宇还质疑为何到了法院开庭的前一个月,一下子就给他追加了两个罪名,“他们就是怕我出来把这个真相说出来,永远就把这个案子做黑了,与酷刑逼供的警察一拍即合,他们想,这样刑讯逼供的丑行也就无法曝光了。真相永远也不想让天下人知道,他们收了钱了,权钱交易就弄成了。”

牛腾宇对妈妈说:“我的命,可不是他们说了算的,害我的人总有一天真相大白,会受到惩罚的。”

可可说儿子意志特别坚强,信念也特别坚定。

她还透露,在二审上诉被驳回前,广东当局暗箱操作,给一些外媒打电话,让他们不要管此事,还给那些国内的涉事小孩钱,诱惑他们不准接受采访,他们把这些事情安抚完了,就立即驳回了上诉。

感谢外界关注 继续曝光真相

牛腾宇于2019年7月被非法抓捕,后遭受酷刑逼供,被重判14年,二审由广东茂名中院秘密宣判,维持原判,目前仍被羁押在茂名第一看守所。

可可得知,看守所没有刁难牛腾宇,但他始终没有通信权,也不能自由看书。

“由于孩子特别喜欢看书,所以不给书看令他非常痛苦,感觉每天都在浪费青春。”可可表示,她将继续呼吁为牛腾宇争取应有的权利。

“我特别感谢外界众多好心人对我们母子的帮助。”可可表示,有体制内的人员向他透露,此次会见得益于外界的大力呼吁。

“海外有好多人不停地打举报电话,和九国外交官员的关注(才能有这次会见),这次见面,对腾宇是莫大的鼓舞和安慰。”

可可希望继续得到大家的关注,“我会继续讲真相,将真相大白于天下,让我的孩子能跟我团聚。”

“我会继续呼吁,继续争取会见的机会。”

酷刑逼供 被做成“主犯”

恶俗维基案”由中共党魁习近平女儿习明泽和姐夫邓家贵的个人信息被海外“红岸基金会”和“支纳维基”网站披露而引发。后来又陆续爆出,当地警方酷刑逼供、威胁律师和喊冤家长、造假供,提交阴阳报告将牛腾宇变成“主犯”等黑幕。

2019年7月,办案单位之一的广东茂名警方抓捕了不少大陆境内的“恶俗维基网站”的成员,其中包括牛腾宇。

2020年12月30日,牛腾宇被定为“主犯”,被重判14年及处罚金13万元人民币,另外23名恶俗维基网站相关人员或会员也获不同刑期。而被多名“恶俗维基网站”会员指认是该网站掌控者的顾杨阳却被释放,据悉已逃往海外。

“支纳维基”海外负责人出面证实,习明泽的消息是由他本人发布到“恶俗维基”和“红岸基金会”网站上的,与牛腾宇以及其他涉案人员无关,他愿为此负责。

但二审并没有纠正错误,广东茂名中级法院秘密宣判,仍维持原判。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恶俗维基案 律师分析牛腾宇被重判三原因
恶俗维基案闭门二审 律师提交刑讯逼供控告书
“恶俗维基案”受瞩 9国官员会见维权家长
习女儿个资泄露案 “主犯”牛腾宇首次见母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温斯坦:疫苗安全和老药新用问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