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法下首个“六四” 支联会:维园烛光不熄

人气 2237

【大纪元2021年05月10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张晓慧采访报导)“六四”屠杀即将届满32周年。在香港,每年6月4日都有几万或十几万市民在维多利亚公园点燃烛光,悼念死难者。在“国安法”实施之后的香港,这个三十多年的传统可否继续保持?

5月9日母亲节,支联会在旺角摆设街站派发蜡烛,声援天安门母亲,并呼吁市民在6月4日晚8时举起烛光,悼念“六四”死难者。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表示,无论警方是否反对集会,都会坚持在维园点燃烛光。

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5月9日在旺角摆设街站,并表示无论警方是否反对,都将手持烛光进入维园。(宋碧龙/大纪元)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支联会已经就今年“六四”纪念活动通知警方,但是尚未收到警方回复。支联会在5月4日收到康文署通知,署方因应疫情暂停处理场地预订申请,意味着维园场地不会获得批准。

邹幸彤则说:“无论警察会不会突然间反对,我们都会坚持在维园有烛光,坚持在香港有悼念的烛光。”“我们有我们的底线,不会让它们的红线任意碾压。”

邹幸彤指,支联会仍然计划进入维园集会,目前警方没有反对,维园集会仍然是合法的。她又说,即使警方反对集会,“但是反对不到我拿着烛光出街,反对不到我拿着烛光去哪个地方,我们坚持维园要有烛光。”

支联会向市民派发电子蜡烛,写着“支持天安门母亲”。(宋碧龙/大纪元)

支联会在接下来一个月会联合不同团体摆设街站,向市民派发蜡烛。邹幸彤也指,现在的情况下,纪念“六四”更加靠市民的自发行为。她也希望更多市民与团体一起摆街站,让市民在6月4日当晚,“带着烛光去你可以去的地方”。支联会也会发起网上活动,让不同地方的人都可以参与。

参与“六四”集会 黄之锋被判10个月

去年6月4日,虽然港府以疫情为借口禁止了支联会申请的维园集会,仍然有上万市民在支联会常委的带领下进入维园点燃烛光,警方没有阻拦市民进入维园,市民完成悼念仪式后和平离开。然而,当局秋后算账,控告26名参与集会的民主派人士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等罪名。黄之锋、岑敖晖、袁嘉蔚及梁凯晴四人遭控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在5月6日分别被判囚4至10个月。

虽然当日的集会完全是和平的,但是区域法院法官陈广池在判词中声称,法庭不能忽视香港仍受到2019年社会动荡带来的影响,再加上集会在“特别日子”举行,法庭不能低估当中的风险。黄之锋等四人只是参与集会,而非集会的组织者,而且因认罪获得减刑,仍然被判如此重的刑罚。

在5月6日宣判之后,身为大律师的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在法院外说,现在法庭泯灭了暴力集会与和平集会的界线,法庭判决带出的信息是,必须将所有政治表达及集会扼杀于萌芽状态。邹幸彤之后又在Facebook写道:“纳粹屠杀、共产极权、种族隔离,多少恶曾以法律的名义,井然有序地进行。”

除了流亡海外的罗冠聪与张崑阳,涉及“六四”集会案件的另外20人不认罪,其中包括邹幸彤等8名支联会常委。案件将在6月11日再提堂,他们可能也将面临监禁。

而支联会的一名主席与副主席已经被判罪。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因为8.18集会与8.31游行被判囚14个月,正在服刑。支联会副主席何俊仁也因为8.18集会被判囚12个月,缓刑2年。

蔡耀昌吁灵活纪念“六四” 保存实力

与去年一样,今年申请“六四”集会的情况并不乐观。虽然当局已经放宽了很多防疫措施,但是仍然以疫情为由,拒绝受理维园场地申请。

支联会秘书蔡耀昌向大纪元记者表示,面对严峻的法律与政治风险,应该考虑用灵活的方法纪念“六四”。

蔡耀昌指,相比一年前,现在“港版国安法”已经落地,政治环境与法律风险比以往高。“我们坚持原则,但是如何在坚持原则下更加灵活、尽量保存实力,我想对于整个民主派,或者对于支联会,我们必须要思考。”“如果大家搞下搞下,人又没了,组织又没了,我们想坚持都坚持不了。”

支联会呼吁市民在6月4日晚上8时举起烛光。(宋碧龙/大纪元)

邹幸彤指愿付出代价 坚守承诺

邹幸彤的看法则有些不同。她说:“大家见到现在的社会形势,不是我们要不要保存力量,而是政府它想‘斩首’多少的力量,除非你不去做民主抗争,除非你放弃这个争取,否则有些事情是避免不了。”

邹幸彤提到,大陆的民主人士因为悼念“六四”被判3年、4年甚至10年坐监,“我们如果不准备这样付出,我们就不会做这件事。”“我们一开始就知道这件事是共产党不喜欢的,我们都知道香港真正的管治者是共产党,但是我们坚持我们这个承诺,对天安门妈妈,对当年的死难者,对所有流亡的、囚禁的手足、伙伴、朋友,不是一个虚无的承诺。”

她强调,纪念“六四”是合理的行为,假如政府不合理地去打压,“夹硬来去拉人,我们也愿意去承受。”

5月9日,有市民前来街站签名支持,悼念“六四”死难者。(宋碧龙/大纪元)

红媒称国安法下现退会潮 支联会否认

除了当局利用《公安条例》对和平集会判重刑之外,亲共势力频繁制造舆论,声称支联会的五大纲领违反“港版国安法”。支联会则不断重申,坚持五大纲领,坚持“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

在4月27日,支联会就今年“六四”纪念活动向警方递表当日,有记者问特首林郑月娥,“结束一党专政”是否违反“国安法”。林郑月娥没有正面作答,只是宣称要尊重共产党。

同日,在中联办前声援大陆维权人士的邹幸彤说,“国安法”的红线太过飘移,无人可以判断是否犯法,即使她本人身为大律师都无法判断。“你说(参与初选的)47人,有没有估计到他们做的事犯法?没有人知道。”“在一个这么飘忽的法律之下,我们没有办法按照法律意见行事,只能按照我们的原则行事。”

近日,多间亲共媒体声称支联会出现“退会潮”,又称有中间人劝说以议员办事处身份加入支联会的区议员退出。

支联会证实,今年共有7个团体退出支联会。蔡耀昌说,退会的数量是个位数,相比起支联会超过200个会员团体来说,看不到对支联会的运作有任何影响。

社民连上月加入支联会 吁港人放眼中国

支联会并没有对外公布二百多个会员团体的名单。早前多个泛民政党,如公民党、民主党均表示没有加入过支联会。

与此同时,社民连则在今年4月加入支联会。当大纪元记者问到为何现在决定加入支联会,社民连主席黄浩铭说,因为看到支联会有可能受到考验、挑战。他又说,社民连的两任前主席梁国雄、陶君行都是支联会常委,他原本以为社民连已经加入了支联会,当发现没有的时候,于是就决定加入支联会,与支联会一起对大陆民主运动发声。

黄浩铭说,中共一直想要香港人“围炉取暖,划地为牢”,不要关心大陆的维权与民主运动。他提到,在香港主权移交之初,特首董建华就希望解散支联会,特别是现在共产党全面管制下,可能连支联会都不想让它存在。

黄浩铭强调:“香港人应该放眼整个中国,尤其是关注中国的维权者,去争取他们的权利,去支持他们,声援他们。因为我们大家都是面对同一个专制统治,我们应该互为犄角,彼此声援。”

1989到2019 香港人不会忘记

1989年民主运动的中心虽然在北京,对于香港市民来说也是刻骨铭心。1989年5月20日,中共当局宣布北京戒严,当日四万多香港人在八号风球下游行,反对中共镇压。5月21日,上百万香港人游行,约占香港人口的五分之一。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简称“支联会”)就是在百万游行中成立,由香港民主运动的元老之一司徒华担任首任会长。

6月4日,中共血腥镇压的消息震惊了香港市民。支联会发起“黄雀行动”,营救出大批学生领袖以及民主运动的参与者。香港人对即将到来的主权移交充满恐惧,开始又一波移民潮。

1990至2019年出席维园六四烛光晚会人数(大纪元制图)

连续31年的6月4日,支联会在维园举办烛光悼念活动。主办方公布的最多人数分别是2012年、2014年与2019年的18万人。“六四”集会人数与香港本地的社运气氛密切相关,以上三次记录为最多人参与的六四集会,分别发生在2012年的反国教运动、2014年的雨伞运动与2019年的反送中运动前夕。

“1989年与2019年,这两年发生的事情我们都不应该忘记,尤其是这么多香港人曾经参加“八九”民运,不管6月4日是不是在维园,我们都能用不同方式表达悼念、哀思、回忆。”黄浩铭说。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组图:港支联会纪念六四 洗刷“国殇之柱”
《推背图》预言大戏尾声的丰碑事件
六四集会案 黄之锋等四人被判囚4至10个月
曾慧燕:32年前那个纪念会 改变多少人命运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邱香果“消失”引爆加国舆论
【思想领袖】希斯:取消文化兴起令人生畏
【未解之谜】爱德加·凯西和他的“生命解读”
【微视频】2021中共维稳 异议人士毛左齐抓(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