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衫黄伞被针对 反送中运动纪念成禁忌 市民讽当局:斩脚趾避沙虫

6.12抗争两周年 港警封区无阻市民纪念

人气 955

【大纪元2021年06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张晓慧综合报导)今年6月12日,是香港市民包围立法会抵抗“送中条例”两周年纪念日。6‧12两周年之际,虽然警方在全港戒备,截查市民,仍无阻香港市民纪念抗争运动

2019年6月9日的103万人游行后,特首林郑月娥不顾市民反对,宣布6月12日《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在立法会恢复二读。6月12日,上万名市民包围立法会抗议,警方释放240枚催泪弹、橡胶子弹等,进行暴力清场。

今年6月12日,香港警方在红磡海底隧道设置路障,截查从九龙到港岛方向的车辆,并上巴士搜查,过海交通一度挤塞。

今年6月12日,下午4时左右,警方在红磡海底隧道设置路障,截查从九龙到港岛方向的车辆。(余钢/大纪元)

旺角西洋菜南街近亚皆老街惠丰中心的一段,行人路上所有栏杆被警方拆除,并且绑上封锁线。路过市民见状纷纷表示啼笑皆非,嘲笑当局“斩脚趾避沙虫”。

下午4时左右,大批军装警员在铜锣湾SOGO对开拉起封锁线,数十名警员阻止市民进入记利佐治街及东角道。有警员背着橙旗、黄旗、紫旗待命;又播放录音,呼吁市民保持社交距离。行人纷纷议论为何警察封路,有人笑说:“警察不让市民出来游行,现在变成警察‘游行’了。”

衣服有黑黄两色市民多次遭警截查

身上有黑色或黄色服饰的市民尤其容易成为警员截查的目标。有黑衣青年在铜锣湾被截查4次,他对记者说:“香港市民有选择穿什么颜色衣服的权利。”

一位身穿黑衣、背黄色背囊的廖女士,在铜锣湾被警员拉入封锁线内抄下身份证,并被警告说“不要挑起别人的情绪”。当本报记者问她被截查是否感到害怕,她回答不害怕,并反问:“我做错了什么?”

七旬老翁欧阳先生在铜锣湾漫步街头,佩戴印有F.D.N.O.L.字样,意指“五大诉求 缺一不可(five demands not one less)”的黄色口罩,上方还写着“真普选”三个字,也遭到警员截查、搜身、抄下身份证资料。他表示铜锣湾周末是最旺的时段,质问政府没有实行宵禁,为什么不让市民在街上行走?

欧阳先生继续说:“面对一个这样庞大的政权,这样无理的政权,香港人无刀、无枪,揸支棍都说你犯法的,带个螺丝批出街,都危害国家安全啦。”

另外一名被截查的老伯手持黑伞,戴着黑色口罩。他对本报记者说,中共不得人心,被全世界孤立,太过猖狂、野蛮、专制。他表示有坚定的信心,香港很快会光复。

富商“刘公子”刘定成身穿写着“No more lies(不要再说谎)”的黑色上衣,戴着印有F.D.N.O.L.字样的黄色口罩现身铜锣湾,也被警员截查。他对只是路过的人都要被查身份证感到好笑,又笑说被查“可能是我年轻”。刘公子强调,人要本着良心做事,如果一个人没了良心,生存在世界上是没意思的。

6‧12前夕拘捕学生组织成员

街上的市民遭到警方截查,街站更加无法幸免。在6‧12前夕,学生组织“贤学思政”召集人王逸战及发言人黄沅琳在6月11日被警方以涉嫌“宣传及公布未经批准集结”的罪名拘捕。

贤学思政Facebook专页9日发表帖文,提到6‧12两周年当天,他们晚上7时会在旺角设街站,“请让我们在旺角,这个充满血汗和勇气的地方如水再聚”。贤学思政并留言表示,6‧12街站不会公布详细地点,并重申当日只是街站。

贤学思政6月12日下午召开记者会,秘书长陈枳森表示,这只能证明政权扼杀港人发声的机会和权利,连区区一个街站都不能容纳,“喇叭都可以被指为破坏社会安宁的工具”,他直言政权的指控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陈枳森表示,当晚不会以组织名义进行任何活动,不过会以个人身份表达信念,“作为香港人企出来”。他转述召集人王逸战的话,寄语公众:“政权能禁锢我们的身躯,但不能限制我们的意志,无论前路如何大风大浪,也请揸紧信念。愿众人平安。”

街站遭打压灭声

虽然警方在6‧12前夕拘捕准备摆设街站的人士,然而仍然有不同团体在全港各地摆设街站。由于警方封锁铜锣湾,“民间电台”将街站从铜锣湾移至湾仔,呼吁释放政治犯。“民间电台”发起人、东区区议员曾健成(阿牛)向本报记者表示,贤学思政成员因预告街站被捕,与6月4日抓捕邹幸彤的手法是一样。政府想制造寒蝉效应,想令香港人收声。

职工盟与医管局员工阵线在旺角摆设街站,被警察发限聚令告票并要求解散街站。职工盟执委邓建华受访时指,街站义工原本相隔数米,被警察推到一起,再被发“限聚令”告票,期间更叫他们散开。

“在过去的一个月,职工盟在这里摆过不同议题的街站,包括劳工议题、六四,都未见警察如此严阵以待。”邓建华说,警察是禁止讲6‧12两周年,禁止谈起两年前反修例运动的事情。他们见到六四当晚,仍然有人在遍地点灯,人们依然记得三十多年前的六四,所以他们要用更加严厉的方法禁止讲两年前香港发生的运动。

打压说明政权害怕

学联及岭南大学学生会晚上在旺角东行人天桥摆设街站,被40~50名警员包围。警方警告他们“煽动”及违反“限聚令”。岭南大学学生会副会长陈颖茵对本报记者说:“越打压,说明他们越怕我们会记得这场运动。希望香港人继续记得这场运动和我们的信念。”

40~50名警员包围摆街站的学联及岭南大学学生。(麦碧/大纪元)

晚上9时许,怀疑有人于朗豪坊商场内高唱《愿荣光归香港》并高呼“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等口号。10分钟后,有约200名警员将朗豪坊包围。同时,百多名机动部队成员冲入朗豪坊商场,驱散商场内的市民,又在旺角康得思酒店连接的一条天桥拉起封锁线,将坐在天桥上休息的市民包围。

在朗豪坊外、山东街至弥敦道附近,大批市民被警方截查,多人被发限聚令告票,有记者也被票控。

在朗豪坊外、山东街至弥敦道附近,大批市民被警方截查,多人被发限聚令告票,有记者也被票控。(宋碧龙/大纪元)
朗豪坊连接康得思酒店的天桥布满警员,驱赶在场的市民。(麦碧/大纪元)

海外港人传播香港故事

6月12日,全球多个国家城市接力举办集会游行活动,纪念6‧12两周年,抗议中共暴政。

在澳洲,当地时间上午11时,约500人在悉尼市政厅(Sydney Town Hall)外集会。众人高呼“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等口号,举起“SAY NO TO CCP”(向中共说不)等标语。

前立法会议员许智峯在集会中发言,他忆述,2019年的6月12日,“当日不是立法会,不是我们这些民选议员挡住《逃犯条例》的,是香港人,是香港的年轻人,冒着风险,拼着这条命出来闯的。”他表示,在6‧12当日他立志要站在年轻人前面保护他们。作为立法会议员,他觉得最光荣的时刻就是站在“反送中运动”的街头。

他也鼓励海外的港人“用尽我们所有的自由”,让全世界听到港人的声音,相信终有一日会回到一个自由的香港。

6‧12两周年,伦敦三千人集会游行支持港人抗共。(宴宁/大纪元)

在英国伦敦的集会上,前立法会议员罗冠聪发言表示,在离开香港之后,仍然会回想起香港警方镇压的血腥画面。海外港人传承了香港的故事,“正是因为我们在香港生活过,抗争过,我们面对过的不公义,才使我们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在海外传承这些故事,令更加多人知道香港人的勇气、我们争取民主的历程。”@#

责任编辑:沁莲

相关新闻
送中条例争议大 陈茂波承认打击香港国际形象
吴明德: 《紧急法》惨过《送中条例》十倍
林郑撤送中条例 陈浩天:替镇压铺路
尼泊尔排除签署“尼版送中条例”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河南报302人遇难?为何资料不公开
【远见快评】中美再爆疫情信息战 中共死结难解
【时事纵横】多地疫情爆发 甘肃逼僧人还俗
【探索时分】美军A-10攻击机:虽然丑但很凶
【拍案惊奇】习再喊党指挥枪 北戴河布局20大?
【有冇搞错】香港的“世界级笑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