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王维洛:长江流域灾害的由来(1)

人气 3274

【大纪元2021年06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张玉洁采访报导)近年来大陆长江流域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水患与旱灾,中共水利部门试图废弃数千座小水库,全面修整2.5万座小水库来治理。著名水利专家王维洛接受大纪元专访,全方位揭示中共建政以来大肆修建水库导致巨大灾难的内幕,并解读了中共这波的治导将导致新的隐患。

综合大陆媒体消息,从6月1日开始,中国大陆进入主汛期。官方数据称,5月份共有89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湖南、江西等18个省份370.9万人受灾。

其中在长江流域,乌江水系、三峡区间、洞庭湖水系及鄱阳湖水系数十条河流发生超警洪水,洞庭湖水系湘江全线超警。

长江流域(中共称“长江经济带”)2020年曾发生1998年以来最严重洪灾,其中重庆段出现1981年以来的最高水位,罕见遭遇城区被淹。

长江经济带涵盖四川、云南、重庆、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上海,以及浙江、贵州等地。三峡大坝(又称三峡水电站、三峡工程)位于长江上游段,该区域共计有超过5万座水库大坝

今年以来,重庆甲高河已经发生超保洪水。长江武汉关站水位今年首次超过25米设防水位;长江汉口站水位达到25.05米,达到1865年有水文观测记录以来的5月最高水位记录。

专家警告中国民众:关注水库隐患 2020年洪灾源于此

旅居德国的著名国土规划和水利专家王维洛博士近日接受大纪元记者专访,向中国民众发出警告,中共水库的安全性差是2020年洪灾的原因之一,无论大型水库还是中小型水库,都存在安全隐患,中国老百姓应该予以关注。

王维洛披露,2020年洪灾,尤其是“长江2020年第5号洪水”洪峰,主要原因是四川的大量水库不安全,在第四次洪峰蓄水之后,突然放水,导致重庆市区被洪水严重侵袭。

“长江2020年第5号洪水”的洪峰于2020年8月20日12时经过重庆主城区,导致重庆出现历史上罕见的特大洪水。前一天,三峡水库(又称三峡水电站、三峡工程)出现兴建以来的最高入库流量记录。

2020年长江第五号洪水经过重庆主城区,重庆遭遇二十年来最大洪水。(大纪元合成图)

王维洛进一步表示:“四川有四千多座水库是在2008年汶川地震中受损的水库,特别是有一座大型水库——浦江上的武都水库,它在2008年的时候正在建造之中,它的垻型是和三峡工程是一样的,是混凝土的重力坝。汶川地震把这座大坝震出了13条贯穿性的裂缝,地震后这座大坝应该拆掉,但它就修修补补建上去了。”

“去年长江5号洪峰来时,武都水库第一个开始大量放水,因为它正好在绵阳上面,它放水放得很急,它很害怕。为什么呢?绵阳是中国核工业的基地,这个核武器研究啊都在那个地方。那么四川大量放水,下面的水库都要放。你上游放一点,下游都得放,否则的话大家都得塌。”王维洛博士说。

中共水库数量众多 成灾难源头

王维洛表示,中共官方的数据是,全国有9.8万座水库,其中接近74%不安全,而长江流域的水库数量超过5万。他透露,中共的9.8万座水库这个数字,不包括那些不上档次的小水库,共产党时期新建水库的数据,中共水利部自己都说不清楚。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从1949年至今,成为全世界水库数量最多的国家,但并未达到防洪效果。

中共的水库是炸出来的,很多没有设计

王维洛披露,中共水库的真实情况是,很多没有设计。

他举例说:“2016年邢台市被淹的那次洪水,是上游的东川口水库造成的,它没有泄洪孔,是1959年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一炮炸出来的,有人说埋了两百多吨炸药,有人说三百多吨,在两边的山头上炸,两边定向炸,炸出这个水库来。1963年海河洪水把它冲垮了,1965年又重建。这就是中国的水库。”

王维洛透露,人们对中国水库的描述是:“大陆党书记把大旗一挥,几十万农民工就在工地上挖土,建水库大坝,就这么一个过程。而且毛泽东最后总结出:边施工、边设计、便修改。就像盖的房子一边施工一边盖,最后再改设置,这房子怎么能盖好?它就是这么一个过程。”

2014年9月的三峡大坝。(STR/AFP)

水库管理混乱

中共水库的另一个问题是管理混乱。王维洛博士披露,中共的水库也随着改革开放开始搞承包,但却没有明确水库维修的问题,而且承包者的利益与水库安全出现矛盾。

他说:“承包之后,中共水利部只管一百多座大型水库,省政府管中型水库,县政府和乡政府各自管一批,乡政府就把水库承包给个人,变成承包关系,至于谁修水库呢?没说清楚。承包者只是承包了使用权。”

另外,承包者的利益来自水库中的水,王维洛说:“水多,发电就多,对承包者来说是最有利的。把水库的水都放光了,是承包商最不愿意干的,所以政府要泄洪的时候要给承包商钱。2020年中国政府对于灾民没有钱,因为防洪款都给了承包商了。”

王维洛表示,这是在中共中央和地方,存在私人的管理者与公有财产之间的这个矛盾。

中共“无神论”企图“战胜自然”

中共大兴水库的原因,来自其“无神论”之说。

王维洛表示,1949年中共建政之前,用水库大坝治水的思路一直没有在中国得以实现;从历史上看,大禹治水采用的是疏导措施(可见《大禹治水与三峡工程防洪失败》一文),直到49年前,中国只有大约23座大中型水库,比较著名的只有日本在东北三省修建的松花江丰满水库、鸭绿江水丰水库,以及辽河闹德海水库。

而中共在中国建立政权之后,引进了前苏联斯大林《社会主义经济学》一书中“战胜自然”之说,这本书是中共官员必学的教材;据此,中共从1949年至今一直主张修建水库大坝。

王维洛说:“这种教材中讲,现在我们掌握了科学能够战胜自然的主要手段是什么呢?就是建水库大坝。建水库它既可以防洪,洪水来的时候把水蓄进水库里头,然后到了旱的时候,再把蓄进水库里的洪水拿出来继续浇灌,这样的话呢我们就是战胜了自然了,那么到了中共手里啊,它衍生出可以消灭自然灾害。”

但实际上,中共做不到这些。王维洛表示,洪水来的时候,如果马上放水,其实就是先给下面的河道里灌满水,那么洪水更大;如果洪水来自前放水,一旦洪水没有来,水库里又没有水了,那么农田灌溉、城市供水就会成问题,就是干旱。

而今年大陆多地再爆发洪灾之际,中共党媒《人民日报》5月中旬突然发文称:“长江经济带小水电基本完成清理整改”。中共每年大笔资金用于水库“整改”,却越来越不安全。

王维洛将在“长江流域灾害的由来(2)”中详细分析了其中的原因。

(待续)

责任编辑:李沐恩#◇

相关新闻
三峡水库面临最大考验 学者:防洪能力不强
入库流量快速上涨 三峡水库继续泄洪
三峡水库将迎更大洪水 黄万里之子透露父遗嘱
三峡遇建坝以来最大洪水 水库对上游雪上加霜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中共底线被美军行动越踩越烂
【远见快评】郑州惨剧不断 祸起书记一句话?
【未解之谜】再生人画图为证 推特寻亲
【古韵流芳】 岑参边塞诗 飞雪似梨花
【新闻看点】郑州多地塌方严重 农村伤亡不让报
【秦鹏直播】习访西藏 为何深夜制裁七美国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