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周伟雄:港人莫放弃 将来再起

人气 315

【大纪元2021年06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慧真、梁珍香港报导)“我觉得大家不要因为政权那么大的压力而消沉,明白大家不开心,明白大家是会难过,但不是代表我们就要完全由黄转蓝,或者由对政府立场有意见,变成了去做顺民,俗称叫做‘港猪’。”葵青区区议员周伟雄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说。

周伟雄从2012年上任葵青区议会葵盛东邨议员,至今已连任三届。他表示,由于《港版国安法》的落实,本届区议会比前两届都难做,而且更辛苦,主要是政府部门选择性地排斥,令很多本来政府可以做的事情不是很合作。另一方面,有些区议员自己也对政治性问题主动噤声,他理解和尊重,但并不觉得沉默能解决问题。

由于中共一波接一波的报复,《港版国安法》已经侵蚀到商业、教育、司法和人们生活等方方面面,8月1日之后还将限制公民出入境自由。

他虽然忧虑香港接下来的命运,不过他仍相信有朝一日,当中国大陆改弦更张,香港将有空间继续做回国际窗口,香港人也会重新站起来。

他建议,香港人现阶段不要冒着危险送人头,要小心冷静地处理与警察的关系,多学习、多看书、多了解民主社会、总结经验,好好装备自己,将来有一天“令到我们坚持的东西可以再进行。”

《港版国安法》之后 区议会与政府合作更困难

他作为民选议员推进民生议题,从去年到现在,屡次请求卫生处和卫生防疫中心的人来区议会,解释一下疫情及疫苗等安排,但到现在都没有卫生处的人过来,而只是发一些文件,“我就觉得这么大的事情,涉及香港这么多的人口,为什么态度会这样呢?”“有书信的回复,但是那个回复,坦白说与看报纸没什么分别。”

区议会以往和很多部门都有书信来往,包括与前线官员和工程师有更多的沟通,大家是尽量想办法去解决一些民生问题。“但是这一届我感受到,特别是有了《港版国安法》之后,一些前线的公务员与我们的对话是避忌了,甚至我直接的感觉是可做可不做之间,选择不做。”“不是官员与区议员撇除政治关系,应该就民生去解决民生的问题吗?我觉得(现状)是不理想的。”

区议员没被DQ 就不要主动放弃

对于亲北京港媒提前放风,传言下月170个区议员将被DQ(取消资格),他表示有保留,因为政府真的要做的话,不需要透过小道消息和传媒第三者散出去。“直接特首或者张司长出来,甚至民政事务局局长出来说我们不对,直接DQ我们就行了。”

他觉得,作为泛民区议员,害怕是可以理解的,也尊重一些同事的决定,但是如果还没有被DQ,就不要自己主动选择放弃。

如果将来真的正式DQ,“坦白讲我觉得公众自有公论,外国的政府也会看到,特区政府用这样一套手法去褫夺一些民选出来的议员,他们也会有看法的。”“它(政权)要面对它真正要承担的那个责任。”

对区议员的DQ潮可能即将到来,他也没有办法,“立法会都可以这样搞参加过初选的四十多个候选人,把我们也搞了是不奇怪的。”他假定自己在那个负面清单里,如果不是的话,那就算“暂时性”的好运气。“什么时候会杀到我身上?我自己是不知道的,可能今天不是,不代表明天不是。”

他留意到,区议会里的一些同事,已经开始在地区工作和社交媒体上,选择不讨论一些政治议题,但他不觉得不讨论就能够解决实际问题和市民的怨气,“民选的区议员或者是立法会议员,其实是代表市民去向政府反映意见,如果我们都选择沉默的话,那怎么样代表市民去发声呢?”

他强调,其实民生问题都事关政治,并不是政治事件才是政治。“无论是社会福利,教育政策,房屋政策,哪怕是路政都是政治问题。为什么要在这里建一条路不是在那边建一条路呢?为什么在这里建一个公园而不是在那里建一个公园呢?为何学校要推动这些政策而不是推动那些政策呢?所有这些都是政治的事情。”

“今天不让你讨论这个事情,明天可以不让你讨论另外的事情,日后可能更加(离谱),只让你讨论的问题就是:如何支持政府、用什么方法去支持政府的话,其实选你还有什么意义呢?”

他认为,香港人如果因为害怕政府打压而退缩,像国内很多人那样选择做顺民,结果就是大家一起承受痛苦。相反,如果大家坚持原则讲真话、凭良心做事,政府有不对就指出它的错,而不是做政府的传声筒,最终那些政府官员就可能面对“忠诚废物”之名。

政府已不可信 “一国两制”只剩招牌

周伟雄去年7月因为举一个“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的牌子,成为政界第一个触犯《港版国安法》被捕的人。后来从泛民主派到传媒业者,动用国安法抓的人越来越多,外界普遍指严重侵害了香港的自由。林郑月娥却称中共推《港版国安法》和改选制“不会损害香港的权利和自由”。

“我觉得政府(现在)说什么都是不可信的。原因就是在去年没有实施《港版国安法》之前,政府在立法会做说明时,说只是很少一部分人受影响;但结果立法之后,政府利用《港版国安法》,是任何人都可以去抓。”“到了今天,除了《苹果日报》那五个人之外,其实任何一个界别都可能会受到影响,哪怕你只是订了《苹果日报》,或者在脸书、YouTube上有追踪苹果的新闻,可能都会受到牵连。”

他表示,香港主权移交中共之后,香港地产界、很多富商都是政府的同路人,但是在北京当局眼中,某些人“仍然是个废物来的,(只不过)今天你可能还有一个价值”。

“最近无论工联会或者国内的一些文章都说,香港的‘地产霸权’妨碍了香港的发展。在我眼中可能即将来的清算和对付的就是香港地产发展商或者商界,昔日的同路人今天可能是敌对,这是共产党一直以来发展的路向。”

今年7月1日是香港主权移交中共24年,在周伟雄眼中,所谓“一国两制”已经只剩下一个招牌,实际上现在整个系统都转变成了“一国一制”。

“司法系统表面上还走西方那一套,但是现在律政司都提出,由官方推荐委任的一些民事律师可以变成资深大律师,去委聘他们做法官。那坦白说,它能委聘的一定是听话的, 跟着它的指示去做的。那未来的司法系统还靠得住吗?”

他看到,香港国安法实施后,一些外国投资者将公司总部迁到了外国,香港只留下一个很小规模的分公司;修改后的整个选举办法,也变成在五个选举委员会界别中,每个界别选委会2到4人提名才能参选,特别是新增了港区中共人大政协及全国性团体代表的“第五界别”。

“跟以往的我只要找到街坊,几十个人去提名我,无论是选区议员还是立法会就可以作为一个候选人,已经是不同的玩法了。大家要有心理准备面对这个假的‘一国两制’。”

港人应冷静面对警察 多学习为将来做准备

国安法的恐吓加上疫情,使得出来抗争的人少了。他也不鼓励大家现在把自己摆上危机的位置,“我觉得这个时间大家是应该学习多一些。吸收多些经验,或者学习更多的东西,到有一天,我相信,不会太久的时间呢,总会有一个空间给我们发挥。”

“躺平一下没所谓的,给自己休息一下,休息期间也都可以学习,看多一些书,了解多些西方民主社会它们的运作模式。”将来有机会的时候,“将我们所学习的东西,去推动、教育其他的街坊、其他的市民,令到我们坚持的东西可以再进行。”

他相信,警队里面不论有没有黄警蓝警,但肯定不是全部都是黑警,即总有一部分秉持良心、道德去做事情,“当然有的会戴着有色眼镜,去对所有示威者。但是我觉得,我们如果对他们用一种完全是敌对态度的话呢,他们一定又会用敌对的态度对着我们所有的市民,所以我们要冷静。”

“我不会叫大家当他们是好人,为什么呢?当去到某个环境,他们有些乱来的行为,难道我还当他们是好人吗?没可能。但是,我们都希望,一些所谓的浅蓝丝,或者中间立场的人,去站在我们的立场考虑我们的想法。”

他私人认识的警察朋友透露,他们也都不想与市民那么对立,但是,当去到具体场景的时候,他们都不可能不听指令去做事情。所以他都提醒大家,在现阶段,千万不要把自己摆在一个危险的位置去送头。“他们讲道理的,跟他讲道理;他们不讲道理的时候,大家退一退,不要跟他们冲突,始终吃亏的是我们。”

《港版国安法》瓦解原本香港 痛心无奈

他表示,香港由一个渔村发展到港英年代的国际都会,是英国政府给了香港一个自由发展的空间,把西方的经济、工业、商业带来这里。“当时的政府采取一个就是放任,总之你肯去发展,你肯去做,不管你们,不会左右你们,甚至乎在政策上去配合,低税制,政策上面是能够相对地公道。”

但是自从有了《港版国安法》之后,政府执法和司法开始偏颇,“令到这一切渐渐瓦解”,这是“不少的专业人士要考虑走的原因”。另外,以往相对中立的教育系统,现在任何科目都要考虑到国安元素,这是“令到很多家长担心、忧虑,要安排儿女移民外国其中的一个原因”。“最近甚至乎大学里面的一些教授,一些的专业人员,他们私底下的会议里面都讲到,对香港教育制度的忧虑。”

很多国际知名的一些教授、讲师,可能也都考虑自己的名誉问题,从而放弃在香港的教职,迁到外地执教。“那香港留下来的是哪一类的人去教呢?考虑到国安法的限制,他们还会教一些什么东西呢?在香港的大学教育系统里面,如果是有这么多限制的话,那为什么要在香港读大学呢?”所以他觉得,绝对是对香港未来的前途是担心和忧虑的。

“很坦白说,我没有说没有考虑过要离开,但是不是我摆在最优先的考虑呢?绝对不会是最优先,如果真的是有朝一日,我要离开的话,是无奈地被迫要走的。”

他说,今年刚刚过了53岁生日,在香港从出生、成长、读书,到出来工作,香港给了他太多;下到社区做了10年的社区工作,居民也都给了他很多的感受、支持和信任,要贸然放下这一切,其实是很难的。

“但是当有一天,政权真的杀到身边来,要采取一个很雷厉风行的手段去对付我,甚至影响我的家人,我想我也不得不考虑去离开。但是现阶段,我暂时还没有觉得会来到我的身上。”

他强调,共产党从三反五反,到反右运动,再到文革,其实是一个很迅速、很短的转变过程,外界没有办法预料。“我相信很多移民的朋友也都是考虑到这些因素。”

他了解到一些移民的街坊,他们的上一代,也都是从国内移民来到香港的,“他们的爸爸妈妈鼓励他们快点走,说‘我们年纪大了,我们就留在香港。’这个是无奈的,看到他们这样也是痛心的。”

但无论现在环境多恶劣,他相信,将来中共政权失去了影响力或者中国换了领导人,香港仍然可以重新融入国际社会,香港人也有机会再站起来。他希望港人能够平安的生活,装备好自己,大家在逆境,最主要是“保持平常心,令自己不要太低沉。”

完整访问请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何良懋:中共以党性灭人性
【珍言真语】袁弓夷:病毒泄露如证实 中共将亡
【珍言真语】清零下港人不愿接种 关焯照:政府别骂
【珍言真语】钱志健:袭苹果日报 毁港核心价值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郑州隧道变坟场 中共十罪危害世界
【横河观点】习邓都避洪灾?美打击中共猎狐
【新闻看点】死亡隧道存3谜 江浙沪发196警报
【马克时空】波音CST-100星际航线 将于7月30日升空
车评:新面孔 新设备 2021 Volkswagen Tiguan SEL
【时事军事】中印边境续对峙 共军暴露军事劣势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