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清零下港人不愿接种 关焯照:政府别骂

人气 265

【大纪元2021年06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慧真、梁珍香港报导)香港政府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苗接种计划已实施将近四个月,而大多数市民“疫苗犹豫”,并没有太高热情,至今接种者仅约23%,疫苗过剩供大于求。

政府号召“全城启动,快打疫苗”,联合商界不断推出优惠,用各种方法谷针(催逼打针),如打针抽楼、打针送机票、打针抽现金券等等,不一而足。

香港经济学者关焯照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表示,香港市民已经尽了防疫责任,因为据研究,香港出门戴口罩的比例在全世界是最高的。香港的疫情没有像其它国家那样难控,一是港人出门自觉戴口罩,再有经过了几次小型爆发,政府也对疫情追踪和围堵很成功。

“最近出现了有本土三宗个案,都是所说印度变种病毒进来了香港,但是只是传染了三个家庭成员,暂时还看不到还有人被传染。”过去也曾有本地个案,“好像南亚在健身室、一些在K11的饮食场所爆发,但是也很快一个星期就消失了,疫情就降下来了。”

“所以有些人觉得,现在内部控制疫情的能力是高了。”

疫苗接种意欲低 因本地患者清零

他认为,香港市民接种疫苗意欲低,最大的原因是现在新增病例清零了。而实际上其它国家也遵循这个规律。

“很多国家,例如纽西兰、台湾,(曾经)一年都没有疫情的爆发,那个时候有针也没人打,疫情爆发之后人们就想去打针了。这样的情况其实在一些控制疫情相当好的国家里都看到,它打针的百分比是相对低的。”

他说,澳门原来接种率低过香港,最近才超过香港。因为有很多内地人到澳门,加上广东省爆发本土疫情,澳门市民都觉得紧张一些,打针的情况才快了很多,“现在它刚刚超过了香港,它打了25%,香港打了23%,但是之前澳门是低过香港的。”

政府怎么使打针的比例高起来呢?他指,“不打针会危害他人”的论调没有用,因为其实出门只要戴上口罩,就会保护自己和他人,“戴了口罩染病的人,那个传染率是低很多的,与打针没有什么分别的。只要你有长期戴口罩,变相的也很难有一个爆发。”

他表示,在目前清零状态下,政府想接种率到六七成很困难,除非香港真有第五波疫情,不然的话“我想打针的情况会相对缓慢,因为我们内部做得好。”

接种率高的国家通常疫情严重

医管局成员林奋强担忧,一人染病可以拖累万人,若港人继续不愿打针,未来肯定会中弹;相比外国疫苗接种率高才放宽防疫措施,香港接种率偏低就放宽措施,认为风险严重。

对于林奋强的说法,他觉得“分析不是那么正确”,因为那些接种率高的国家,通常都是疫情非常严重的国家,“它打得高,是因为人们已经捱了一年了,还有死了很多人,那人们就会自动自觉去打针,就变成它抗拒的力度就比较低,因为它本身政府做得不够好,人们就要去打。”

“其实打到五成那个情况,出现疫情的改善状况就非常明显。你看到它们能够放宽是因为它们打了针,因为它的背景是根本疫情很严重,比如好像美国已经到了30万(死亡),英国超过10万人。”

他强调,不同国家防疫背景不同。一些西方国家接种率高了之后才放宽限制,这是事实;但它的背景是根本传染到整条街都是,已经没有办法不打针,唯有用疫苗去消灭疫情。

“因为它们那边的人不是很喜欢戴口罩,就算有些戴口罩的都戴得不好的。”“在这个情况下,你将一个鸡蛋和一个不同的鸟蛋比较,或者拿苹果与橙来比较,根本就没得比较的,因为大家背景完全不同。”

香港内防好 政府可放宽聚众限制

他觉得,现在香港“清零”已经很清楚,政府和市民的防疫能力又高,因此可以放松一些社交隔离措施,“在聚众方面,尤其是对饮食方面,你现在是限制四人一台,根本就是很荒谬的,我觉得你可以轻微放到六人、甚至八人一台。”

在聚众饮食方面,风险主要是人们吃饭时不戴口罩,可能被旁边的人感染了。他表示,由于病毒相对发现得比较快,同时围堵和追踪器也有很高的效率,在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的情况下,就应该逐步开放。

“逐步开放不是说开到几百人可以结婚,我觉得它仍然会有问题存在。但是一台在晚饭或吃饭情况下,在酒楼方面起码放宽到六人,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的,因为在内部源头,现在根本已经清零了。”

“现在有源头一定是输入的,输入代表什么呢?你外防做得不好。所以我觉得这样的情况,你硬要人谷针反而有些反效果。”

市民清零下不愿接种 政府谷针可抽奖不是靠骂

他指,香港市民打疫苗是要有诱因的,即如果爆发就会有很多人去打;如果是清零状态叫人去打,人们则会抗拒。“很多地产商、企业都送奖,玩抽奖大赛谷人去打针,反而人们会听你的,舒服,有个诱因。”

“政府都要明白就是,要打到七成是做不到的,即使是疫情爆成这样,比如英国、加拿大,七成人口打足两针其实做不到。因为去到六成的时候,你都看到,很多国家的疫情已经压下去,人们马上就会说,想打的人未必再想打了。”

他解释,香港人之所以没有诱因就不情愿接种,是因为始终打疫苗有风险在,因为毕竟不是没有人死,“你说没有直接关系,哪个知道有没有直接关系呢?当你打针之后真的有人死的,他们一定会算在里面的。所以变成了,要在一个很大的危机当中打针。”

“去到一个清零的状态,根本要谷针就很难的。”

所以对政府来讲“要谷针就不是靠骂”,“反而越骂人们越反感,越打得慢。”“最高危的地方,你都谷不到针,你叫平民百姓怎么专门去为你,就是被你骂到去谷针?”

政府将派电子消费券 市民:不如给钱

香港疫情减退,营商气氛正在改善。香港政府将向合资格人士发放5,000元(港币,下同)电子消费券,预计7月内开始接受登记,惠及720万人。预料消费券分2个月派发,每月2,500元,每次使用期限为2个月。

不过“未派先乱”,市民对于电子消费券已有很多怨言。关焯照说,主要的原因是,市民最希望得到的是现金,而不是有限制的消费券。给钱怎么花、什么时候花都行,发消费券则是逼人提前消费,还要必须电子支付。

“消费券本身是用支付系统的,有很多小商店用不了的,那么(人们)觉得,如果我去到小商店用不到,有什么用?如果我见到喜欢要买的,但在小商店没有支付系统,用不到消费券,使得我不想买了。”

电子消费券本身的问题,让他想到这个政府,既然要派,为什么不让市民舒服一些,怎么用都可以?“你不要搞那么多事情,我用现金不可以吗?你给钱就让我去买吧。有的地方,需要的东西但是用不到消费券的,就让人生气,所以就变成,人们觉得这个政府在这件事没脑。”

他对比说,隔壁澳门都是派钱的,为什么香港政府要发电子券?令人难以明白;一些西欧、北美国家也是派钱,美国给失业人士每周300美元直到9月6日,加拿大则每月补助2,000加元到8月。

“你看到一件事情就是,你派钱是受欢迎的,同时现在派钱是最好的,因为派钱令到得到钱的人们,可以有选择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同时他的消费意欲是高一些的。”

消费券反而让他觉得麻麻烦烦,他也听很多人说,“随便拿来买米吧,没所谓的,买足一年米。”其实“他未必想买足一年米的,给现金和消费券是两件不同的事。”

“政府经常都不明白经济的诱因,所以我觉得这个政府,就有一点点缺乏脑袋去想这些事情。”他举例,在卫生方面想令到“全城打针”,不是靠哄反而恐吓;同样的,消费券既然会是已出之物,为什么不给钱?

“人们不明白这个政府是怎么想的,越来越觉得不靠谱的。”他说,就算是消费券形式也有问题,因为它只能用电子支付,有利于有支付系统的商家,但对那些没有的商铺公不公平呢?“派消费券派成这样呢,其实就反映了政府的管治能力又出现问题。”

完整访问请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杨亦慧 #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居英港人:延续香港精神最重要
【珍言真语】梁振英争特首?程翔:没必要演戏
【珍言真语】黄浩铭:中共治港拟走出地下
【珍言真语】何良懋:中共以党性灭人性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四川泸州6级地震 人祸还是天灾?
【新闻看点】澳洲造核艇日本划红线 习再喊备战
【财商天下】北京动战备储油 失大宗商品定价权
【秦鹏直播】多国合围成功 中共树敌策略失灵
【横河观点】美英澳联盟威慑中共|米利密电北京
吴明德:中共通过发债券卷走香港库房资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