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清零下港人不願接種 關焯照:政府別罵

人氣 249

【大紀元2021年06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慧真、梁珍香港報導)香港政府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苗接種計劃已實施將近四個月,而大多數市民「疫苗猶豫」,並沒有太高熱情,至今接種者僅約23%,疫苗過剩供大於求。

政府號召「全城啟動,快打疫苗」,聯合商界不斷推出優惠,用各種方法谷針(催逼打針),如打針抽樓、打針送機票、打針抽現金券等等,不一而足。

香港經濟學者關焯照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香港市民已經盡了防疫責任,因為據研究,香港出門戴口罩的比例在全世界是最高的。香港的疫情沒有像其它國家那樣難控,一是港人出門自覺戴口罩,再有經過了幾次小型爆發,政府也對疫情追蹤和圍堵很成功。

「最近出現了有本土三宗個案,都是所説印度變種病毒進來了香港,但是只是傳染了三個家庭成員,暫時還看不到還有人被傳染。」過去也曾有本地個案,「好像南亞在健身室、一些在K11的飲食場所爆發,但是也很快一個星期就消失了,疫情就降下來了。」

「所以有些人覺得,現在內部控制疫情的能力是高了。」

疫苗接種意欲低 因本地患者清零

他認為,香港市民接種疫苗意欲低,最大的原因是現在新增病例清零了。而實際上其它國家也遵循這個規律。

「很多國家,例如紐西蘭、台灣,(曾經)一年都沒有疫情的爆發,那個時候有針也沒人打,疫情爆發之後人們就想去打針了。這樣的情況其實在一些控制疫情相當好的國家裡都看到,它打針的百分比是相對低的。」

他說,澳門原來接種率低過香港,最近才超過香港。因為有很多內地人到澳門,加上廣東省爆發本土疫情,澳門市民都覺得緊張一些,打針的情況才快了很多,「現在它剛剛超過了香港,它打了25%,香港打了23%,但是之前澳門是低過香港的。」

政府怎麼使打針的比例高起來呢?他指,「不打針會危害他人」的論調沒有用,因為其實出門只要戴上口罩,就會保護自己和他人,「戴了口罩染病的人,那個傳染率是低很多的,與打針沒有什麼分別的。只要你有長期戴口罩,變相的也很難有一個爆發。」

他表示,在目前清零狀態下,政府想接種率到六七成很困難,除非香港真有第五波疫情,不然的話「我想打針的情況會相對緩慢,因為我們內部做得好。」

接種率高的國家通常疫情嚴重

醫管局成員林奮強擔憂,一人染病可以拖累萬人,若港人繼續不願打針,未來肯定會中彈;相比外國疫苗接種率高才放寬防疫措施,香港接種率偏低就放寬措施,認為風險嚴重。

對於林奮強的說法,他覺得「分析不是那麼正確」,因為那些接種率高的國家,通常都是疫情非常嚴重的國家,「它打得高,是因為人們已經捱了一年了,還有死了很多人,那人們就會自動自覺去打針,就變成它抗拒的力度就比較低,因為它本身政府做得不夠好,人們就要去打。」

「其實打到五成那個情況,出現疫情的改善狀況就非常明顯。你看到它們能夠放寬是因為它們打了針,因為它的背景是根本疫情很嚴重,比如好像美國已經到了30萬(死亡),英國超過10萬人。」

他強調,不同國家防疫背景不同。一些西方國家接種率高了之後才放寬限制,這是事實;但它的背景是根本傳染到整條街都是,已經沒有辦法不打針,唯有用疫苗去消滅疫情。

「因為它們那邊的人不是很喜歡戴口罩,就算有些戴口罩的都戴得不好的。」「在這個情況下,你將一個雞蛋和一個不同的鳥蛋比較,或者拿蘋果與橙來比較,根本就沒得比較的,因為大家背景完全不同。」

香港內防好 政府可放寬聚眾限制

他覺得,現在香港「清零」已經很清楚,政府和市民的防疫能力又高,因此可以放鬆一些社交隔離措施,「在聚眾方面,尤其是對飲食方面,你現在是限制四人一台,根本就是很荒謬的,我覺得你可以輕微放到六人、甚至八人一台。」

在聚眾飲食方面,風險主要是人們吃飯時不戴口罩,可能被旁邊的人感染了。他表示,由於病毒相對發現得比較快,同時圍堵和追蹤器也有很高的效率,在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離的情況下,就應該逐步開放。

「逐步開放不是說開到幾百人可以結婚,我覺得它仍然會有問題存在。但是一台在晚飯或吃飯情況下,在酒樓方面起碼放寬到六人,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的,因為在內部源頭,現在根本已經清零了。」

「現在有源頭一定是輸入的,輸入代表什麼呢?你外防做得不好。所以我覺得這樣的情況,你硬要人谷針反而有些反效果。」

市民清零下不願接種 政府谷針可抽獎不是靠罵

他指,香港市民打疫苗是要有誘因的,即如果爆發就會有很多人去打;如果是清零狀態叫人去打,人們則會抗拒。「很多地產商、企業都送獎,玩抽獎大賽谷人去打針,反而人們會聽你的,舒服,有個誘因。」

「政府都要明白就是,要打到七成是做不到的,即使是疫情爆成這樣,比如英國、加拿大,七成人口打足兩針其實做不到。因為去到六成的時候,你都看到,很多國家的疫情已經壓下去,人們馬上就會說,想打的人未必再想打了。」

他解釋,香港人之所以沒有誘因就不情願接種,是因為始終打疫苗有風險在,因為畢竟不是沒有人死,「你說沒有直接關係,哪個知道有沒有直接關係呢?當你打針之後真的有人死的,他們一定會算在裡面的。所以變成了,要在一個很大的危機當中打針。」

「去到一個清零的狀態,根本要谷針就很難的。」

所以對政府來講「要谷針就不是靠罵」,「反而越罵人們越反感,越打得慢。」「最高危的地方,你都谷不到針,你叫平民百姓怎麼專門去為你,就是被你罵到去谷針?」

政府將派電子消費券 市民:不如給錢

香港疫情減退,營商氣氛正在改善。香港政府將向合資格人士發放5,000元(港幣,下同)電子消費券,預計7月內開始接受登記,惠及720萬人。預料消費券分2個月派發,每月2,500元,每次使用期限為2個月。

不過「未派先亂」,市民對於電子消費券已有很多怨言。關焯照說,主要的原因是,市民最希望得到的是現金,而不是有限制的消費券。給錢怎麼花、什麼時候花都行,發消費券則是逼人提前消費,還要必須電子支付。

「消費券本身是用支付系統的,有很多小商店用不了的,那麼(人們)覺得,如果我去到小商店用不到,有什麼用?如果我見到喜歡要買的,但在小商店沒有支付系統,用不到消費券,使得我不想買了。」

電子消費券本身的問題,讓他想到這個政府,既然要派,為什麼不讓市民舒服一些,怎麼用都可以?「你不要搞那麼多事情,我用現金不可以嗎?你給錢就讓我去買吧。有的地方,需要的東西但是用不到消費券的,就讓人生氣,所以就變成,人們覺得這個政府在這件事沒腦。」

他對比說,隔壁澳門都是派錢的,為什麼香港政府要發電子券?令人難以明白;一些西歐、北美國家也是派錢,美國給失業人士每週300美元直到9月6日,加拿大則每月補助2,000加元到8月。

「你看到一件事情就是,你派錢是受歡迎的,同時現在派錢是最好的,因為派錢令到得到錢的人們,可以有選擇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同時他的消費意欲是高一些的。」

消費券反而讓他覺得麻麻煩煩,他也聽很多人說,「隨便拿來買米吧,沒所謂的,買足一年米。」其實「他未必想買足一年米的,給現金和消費券是兩件不同的事。」

「政府經常都不明白經濟的誘因,所以我覺得這個政府,就有一點點缺乏腦袋去想這些事情。」他舉例,在衛生方面想令到「全城打針」,不是靠哄反而恐嚇;同樣的,消費券既然會是已出之物,為什麼不給錢?

「人們不明白這個政府是怎麽想的,越來越覺得不靠譜的。」他說,就算是消費券形式也有問題,因為它只能用電子支付,有利於有支付系統的商家,但對那些沒有的商舖公不公平呢?「派消費券派成這樣呢,其實就反映了政府的管治能力又出現問題。」

完整訪問請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責任編輯:楊亦慧 #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居英港人:延續香港精神最重要
【珍言真語】梁振英爭特首?程翔:沒必要演戲
【珍言真語】黃浩銘:中共治港擬走出地下
【珍言真語】何良懋:中共以黨性滅人性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中共帶動粉紅暴民化 美國突下重手
【秦鵬直播】廣州再現驚魂一幕 南京甩鍋鬧4笑話
【財商天下】資金外逃 北京慌了?
【首播】專訪利特瓊:幫助中國人民獲得自由
【新聞看點】新疆沙漠遇洪水 唐英傑判9年冤獄
【古韻流芳】劉禹錫越挫越勇 詩文盡顯豪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