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赵立坚曾甩锅武汉军运 美国会调查

人气 5986

【大纪元2021年06月24日讯】大家好,现在是美东时间6月23日晚上6:30,北京时间6月24日。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贺);我是秦鹏。

今天焦点:赵立坚不打自招?美媒独家:美国会正调查大疫是否最早起于2019年10月武汉军运会;武毒所一个神秘会议隐藏着什么秘密?

Sydney:美国媒体独家报导,美国国会议员们发起调查,看看疫情是不是早在2019年10月的武汉世界军人运动会就爆发了?运动会前在武汉的一个神秘演习再次浮出水面。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曾经甩锅是美国军人利用运动会把病毒带入了武汉。但是这是否意味着中共内部早就知道知情,试图嫁祸于人?

秦鹏:2019年5月,武汉病毒所的一个老式报告厅内,职员们鱼贯而入参加了一个关于保密的会议,会上还签署了保密协议。这种的神秘中共式会议和保密标准,是否隐藏着更多秘密?

Sydney:我们今天会聊这些话题。

疫情大爆发最早时间点?美议员发起调查武汉军运会

Sydney:《华盛顿邮报》今天有一个独家报导,讲到多名美国国会议员,正要求美国政府调查2019年10月在武汉举办的世界军人运动会。

当时,来自一百多个国家的九千多名军人前往武汉,后来许多人生病了。

法国、德国、意大利等多个国家的运动员公开表示,根据症状,他们认为他们在武汉运动会上感染了COVID-19。

比如,法国运动员女子现代五项世界冠军库威尔(Elodie Clouvel)在2020年5月出面说,自己和男友贝劳(Valentin Belaud)在前往武汉参加运动会时就感染了新冠肺炎(中共肺炎),如果是真的,时间就比中国通报首例早了整整两个月。

秦鹏:库威尔接受法国当地电视台采访时表示,法国代表团在中国武汉参加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时,包括她自己和贝劳在内的不少人都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运动会后,她和其他法国运动员就都生病了,而且都有同样的症状,当时以为是得了流感。

他们从武汉回来后,新冠肺炎病毒开始流传,人们才开始谈论这一病毒。他们看了军医,对方告诉她,是感染了这个病毒。

Sydney:还有,意大利前奥运击剑冠军选手,塔利亚里奥尔(Matteo Tagliariol)也有同样的经验。他也是参加武汉军运会时,出现类似新冠肺炎的症状,同住的5名运动员也出现同样症况,很久才康复。

秦鹏:卢森堡一位游泳运动员亨克斯(Julien Henx)也说,同团有两人在参赛期间就生病了,他特别指出:“20万名中国志工,每晚都回家,很可能因此将病毒传播给参赛者。”

Sydney:但是,当时没有人想去深究这件事,也没人想到要对这些运动员进行任何检测。当时疫情开始蔓延也是一遍混乱,没有人想到,武汉军运会,可能就是第一个超级传播事件。

秦鹏:但是,现在美国的一些立法者开始要求调查这个事件。

周一,众议员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致信给国防部长奥斯汀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将军。信中说:“虽然是轶事,但是这些报告提出了关于COVID-19最早在武汉爆发的时间表的重要问题。”

Sydney:再补充一下,世界军人运动会,每四年举办一次,是一个像奥运会那样的军事运动会。2019年10月的武汉运动会,是这个赛事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当时中共当局投入了巨大的精力,习近平还出席了开幕式。

当时,美国代表团就有280名运动员和工作人​​员参加了运动会。

所以国会议员加拉格尔向五角大楼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五角大楼是否对这280名成员进行了抗体检测?是否曾尝试在他们返回的基地追踪疫情爆发的情况?美国军方是否曾与其他参与军运会的军队,共享信息或数据?目前是否正在进行任何调查?

秦鹏:我们知道,今年3月26日,美国前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DR. ROBERT REDFIELD)接受CNN采访的时候曾经说:“要我猜的话,这种病毒从(2019年)9月、10月开始就在武汉传播。”

我们周一(21日)的节目中,也提到了美国对之前保存的血液样本检测的报告发现,早在2019年12月13日,美国有极少部分人的血清中就出现了新冠病毒的抗体。

Sydney:对,这还是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试图拿来打脸美国的,其实之前中共也想甩锅美军把病毒带进武汉运动会。说美军是从马里兰的德特里克堡军事实验室带病毒过去的。

秦鹏:但是其实说不通。因为病毒是在武汉爆发的,不是马里兰。我们等等细谈。

Sydney:美国当时没想到要追查,不过议员呼吁调查了。除了加拉格尔,昨天(6月22日),参议员马歇尔(Roger Marshall)向美国卫生部长写信询问,是否知道有任何美国运动员从武汉返回后生病,有没有在调查这个问题。

马歇尔在信中写道:“世界军运会距离靠近‘武汉病毒研究所’,以及运动员在参加比赛时可能就接触病毒的一些新的细节令人震惊,我们的政府必须调查,以建立准确的爆发时间表”,“如果这些人在10月份被感染,这一证据将进一步帮助我们了解COVID-19的起源并为未来的爆发做好准备。”

秦鹏:《华盛顿邮报》的记者向美国卫生部和国防部提出评论的要求,五角大楼发言人回复说,国防部不知道参加2019年世界军事运动会的美军中有没有感染COVID-19。他说,在美国政府于2020年初实施旅行限制之前,没有证据表明美国军事人员已被感染。

但是,他也说:“完全支持正在进行的对COVID-19起源的调查工作——当然,中国当局的完全透明才能使调查受益。”

神秘甩锅和演习再浮水面 军方和中南海早知道?

Sydney:其实,川普(特朗普)政府的五名高级国家安全官员告诉《华盛顿邮报》记者,当时没有人想过对从武汉返回的美国军人运动员进行测试。他们指出,当时的传统观点是,COVID-19爆发于2019年12月,而不是两个月前。

去年,让美国国务院的官员们唯一想到关于军运会的事件,就是战狼赵立坚,在3月12日发布的几条推文,说病毒是美国军人带到武汉的。当时他的这些推文引发了巨大的争议,包括川普的强烈不满。

秦鹏:前国务院官员戴维‧费思(David Feith)告诉《华盛顿邮报》,当时美国国务院认为,中共这是搞虚假信息宣传,所以没有认真对待。他说,其实当时应该对那些声称在比赛中关于运动员生病的报导,进行追查,并了解更多情况。

Sydney:不过,这也引发了一个疑问,就是赵立坚这些中共核心圈的人,是不是早就知道,武汉军运会传播的细节,甚至最早的病毒感染病例?

秦鹏: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只是当时大家都把赵立坚的话看作是风言风语和胡乱甩锅。当时,中共驻美大使、过几天即将离任的崔天凯,还说这种阴谋论是“疯狂的”,由外交官、而不是科学家来揣测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是“有害的”。所以,看起来国际舆论和美国政府都没有当回事儿。

神秘的演习: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可是,现在再回首看,武汉军运会确实有很多疑点。比如,军运会之前,那个神秘的演习。

Sydney:是。去年大瘟疫爆发之后,很多人就翻出来,早在2019年9月18日,运动会举行前,武汉天河机场的军运会航空口岸专用道的开通测试中,一个应急处置的演练活动,就在模拟发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处置全过程。当时湖北省官媒和新华社等还做过报导。

现在看,是不是在2019年9月,中共就知道将有新型冠状病毒,不然谁会想到要演练这个呢?

秦鹏:这个演习确实很古怪。因为一般人是不知道新型冠状病毒这个东西的,如果演练SARS爆发还好说一点,因为2003年有过经验和教训。

2020年1月2日武汉海军工程大学已封校

Sydney:还有很多疑点。2020年的1月2日,武汉的海军工程大学就已经封校,比武汉封城早了整整18天。要记得,1月2日,当时官方还否认人传人,央视8个主持人纷纷在节目中大肆批判所谓“造谣者”。

所以中共军方和中共高层,到底还隐瞒了哪些内幕?

秦鹏:中共起家和维护政权靠的是两个核心力量,一个是笔杆子,一个是枪杆子,所以,中共的军方是消息最灵通和保护最严格的。

根据1月2日央视集中批判传谣人,以及1月3日卫健委3号文件,1月3日开始通知美方和世卫组织有感染情况,我们实际上可以推断,早在1月2日之前,中南海和军方就已经知道疫情恐怕控制不住了,在做各种信息预防的准备。

Sydney:嗯,很多人怀疑,中共高层应该很早就知道了。

早在2020年1月5日就已开始研发疫苗

还有,我们曾经在节目中分析过,国药董事长曾经透露,他们从启动到开始第二期临床试验,只用了98天就完成。这意味着它们早在2020年1月5日,就已经开始研发疫苗。

秦鹏:是,我们当时还分析过,考虑到外交无小事,1月3日中共对国内继续隐瞒的同时,却对美方进行了信息通报,这肯定是经过了习近平的同意,因为他是“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组长。这也意味着,中南海早在1月2日之前就已经开会讨论过这个事情,但是为了所谓的稳定和过年,还是决定两条腿走路:一方面掩盖,一方面做疫苗和信息战准备。

Sydney:当然想必之后还会有更多疑点和真相浮出水面。

武汉病毒所神秘会议曝光 《中国保密法》里的陷阱

Sydney:另外,周二(6月22日)的《华盛顿邮报》还有一篇报导,提到了一次神秘的秘密会议,感觉武汉病毒所在这次大瘟疫中的角色的确不简单。

秦鹏:什么样的秘密会议?

Sydney:报导说2019年5月,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全体工作人员鱼贯进入一个老式的报告厅。一名湖北省的当地官员唐凯虹,讨论了他们面临的国家安全风险,并警告外国间谍的渗透活动。

最后,报导还说,会上还组织了研究所2019年度《安全保密工作责任书》的签订工作。

秦鹏:这个武汉病毒所涉及到了什么样的国家安全秘密呢?我们不得而知。

中国保密门槛低 当局拥有广泛裁量权

但是,我们知道中国相对于一些国家,保密门槛低,什么都要保密。根据中共指定的《保守国家秘密法》,要保密的材料不仅包括军事和外交事务,还包括有关国家经济、科学和社会发展的敏感信息,而什么样的才算“敏感”,中共当局拥有广泛的自由裁量权。

Sydney:这和西方民主国家很不一样。

另外一点,我们也注意到,中共方面刻意地把制造病毒和实验室泄漏理论混在一起,说没有制造,所以不存在泄漏。

但事实上,两个不冲突。很多西方科学家赞成自然起源,但也承认会发生实验室事故。

秦鹏:关于实验室泄漏在西方国家不属于国家秘密。相反的,是必须公开的。

Sydney:仅在2019年,美国监管机构的年度报告中,就记录了219起“特选剂”(致命病毒或毒素)的意外释放和13次丢失的样本。都是很公开的。

秦鹏:但反观中国,我们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实验室发生过泄漏,只是在去年大瘟疫爆发后,武志红博士当时在网上说起中国很多类似事故,而且中国实验室还非常轻率地处理实验动物,这很容易导致病毒泄漏。

武汉病毒所定期为员工举办保密培训课

Sydney:那回到这个秘密会议,《华盛顿邮报》注意到,武汉病毒所是定期为员工举办保密培训课程,包括2018年的一次,演讲者讨论了机密敏感项目的海外旅行指南以及《接待外国人时的保密管理》。

那次会议是在美国外交官访问后几个月举行的,他们当时向华盛顿发送了一封关于维护病毒所存在安全问题的电报。

秦鹏:所以,可以这样理解,中共这些科学家的保密培训,包括家丑不能外扬,即不能向国外透露中共的一些问题,反正在出事儿之前都必须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出了事儿之后,一定是领导们亲自指挥亲自决策的。这不是保密,这是共同犯罪。

Sydney:是,这是我们从这些报导中感受到的,因为拒绝披露真实信息,中国的很多科学家们也可能充当了中共掩盖信息和造成全球大瘟疫的帮凶。包括石正丽之前也告诉《纽约时报》,由于保密规定,很多事不能说,很多事要证实也无法证实。然而,受害者中,可能就包括他们自己,他们的亲人,以及中国和世界的很多人。

秦鹏:是,中共的不透明和隐瞒害死了很多人,包括中国人。尽快找出病毒源头真相,才能免于之后这些事情再度发生。

Sydney:今天节目我们谈到了美国议员们指出调查武汉军运会,指向疫情可能最早起于2019年10月。还有武毒所的神秘会议。我们也会继续追踪最新消息。

节目最后,我们也是一样来和大家互动,看看留言。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秦鹏直播】美抗共新模式砸钱?美俄峰会盘点
【秦鹏直播】一个董经纬两表述 拜习会启动?
【秦鹏直播】美发警告 中共百亿大外宣为何惨败
【秦鹏直播】崔天凯离职 石正丽伙伴被柳叶刀除名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郑州现死亡隧道 洪灾冲习家军仕途
【新闻看点】暴雨仍肆虐河南 多少人魂断5分钟
【秦鹏直播】郑州人造洪水?传京广隧道千车被淹
【横河观点】从板桥到郑州 中共的“变与不变”
【财商天下】郑州洪水加爆炸 为何现极端灾难?
【时事军事】中共底线被美军行动越踩越烂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