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精心策划的谎言和收买

人气 1960

【大纪元2021年07月03日讯】(大纪元专栏记者Austin Bay撰文/云川编译)中共很擅长私底下结交讨好国际政治人物、官僚主义者和舆论领袖,然后在威胁中共利益的问题出现时,暗中利用他们的影响力压制批评或拖延回应的时间。

中共收买替中共说话的例子里贻害最深的是,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在2020年1月和2月未能要求北京对中国爆发的COVID-19(中共病毒)/武汉病毒疫情提供全面准确的说明,包括病毒来源。相反,世卫组织一边大谈医学常识,一边听任了中共的逃避责任(谎言)。

中共通过“精英俘获”(Elite Capture,是一种腐败形式,公共资源偏向于少数社会地位较高的个人,却损害了大多数人的福利)的策略,即资助世卫组织官员的“调查旅程”来投其所好并笼络人心。北京与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建立了密切的关系,并支持对他的任命,尽管他并非学医出身。2020年1月下旬,谭德塞还在赞扬“中共对透明度的承诺”。

中共对世卫组织的收买使其有时间转移责任,冷血地任由瘟疫蔓延全球,这样一来中国百姓就不是唯一的受害者了。

华盛顿特区正在上演一台戏,台上是中共显示影响力的公开活动,台下则是中共的暗箱操作。他们大张旗鼓的行为给了我们机会做两件事:第一,制止公开活动并严惩中共;第二,揭露中共实施 “影响力”的广泛程度和全面性。

6月25日,《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报导,中国科技公司海康威视(Hikvision)聘用了华盛顿“著名”游说公司——水星公共事务所(Mercury Public Affairs)。海康威视将聘请美国前民主党众议员托比‧莫菲特(Toby Moffett)、前参议员大卫‧维特(David Vitter)和他们的员工 “与国务院、财政部和商务部的成员接触”,并解决令海康威视担忧的“与《国防授权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有关的问题”。

2019年5月24日,北京一家电子商场里的海康威视摄像头。(Fred Dufour/AFP via Getty Images)

在华盛顿特区游说就像在拉斯维加斯赌博,是为大人物赚大钱的大买卖,但通常买单的都是像维加斯的小赌徒或美国纳税人这样的小人物。

海康威视之所以公开高薪聘请权势显赫和人脉广泛的政界人物,是因为美国政府正在严厉打击其有高度嫌疑的业务。

美国严查海康威视的原因有以下几个:

一个是人道主义原因:海康威视面临几项指控,即协助中共对中国西部新疆维吾尔族的种族灭绝行径。

另一个原因是防止中共的情报渗透。6月初,拜登政府延用并扩大了川普(特朗普)政府的一项命令,禁止美国投资支持中国国防部门的中国公司。这项禁令重创了制造监控技术的海康威视,以及制造通信和监控设备的华为等公司。

美国的严厉制裁激怒了上述公司最大的投资者,即中共政府。

多年来,美国安全机构一直警告说,中共情报部门可以利用中国制造的数字技术在世界各地进行间谍活动。川普政府直言不讳地指控华为公司官员从事间谍活动,并设法将华为技术从通信网络中剔除出去。

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文章引用的一个消息来源,尽管2018联邦合同中禁止使用海康威视,但估计还是有“数十万台”设备在美国各地的摄像头网络中运作。

海康威视的面部识别监控摄像头在监视着新疆的维族人。纽约市有大约2万台海康威视摄像头。北京会监控中央公园的游客吗?也许不会,但他们也许会对维族活动家、被中共视为不“爱国”的中国公民和在纽约的中国留学生感兴趣。

中国2017年《国家情报法》第七条规定,组织和公民“应当依法支持、协助、配合国家情报工作”。

依据法律,华为和海康威视隶属于中共的间谍和影响机构。

游说美国政府是合法的。但是,一个真正“著名”的华盛顿公司会游说联邦机构,让一个强大的、日益危险的对手有机会监视和破坏美国吗?

预计海康威视的游说努力将包括公共关系活动以及为政客进行竞选筹款,所谓的合法贿赂。

中共的数字“内容农场”(content farms or content mills,是指大量雇用自由撰稿人来生成海量网络文本内容的公司,这些文本内容专门设计用于满足搜索引擎优化的算法)可能撒下对海康威视有利的信息种子,然后像病毒一样传播到更多主流媒体。

“环城智库”(Beltway Think Tank,注:Beltway这里指美国联邦官员、承包商、说客以及报导他们的媒体而不是美国大众,取自美国成语“Inside the Beltway”)将提供缓解分析;精英大学教授将替海康威视讲话。

通过投其所好、安排免费旅行和金钱收买是否影响了对事情的分析和意见?美国公众有权知道全面的事实。

原文Communist China’s Calculated Lies and Calculated Buy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奥斯汀‧贝(Austin Bay)是美国退役陆军预备役上校、作家、辛迪加专栏作家,以及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Austin)的战略和战略理论教师。他的最新著作是《来自地狱的鸡尾酒:影响21世纪的五场战争》(Cocktails from Hell: Five Wars Shaping the 21st Century)。

本文只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中共疫苗外交的风险
【名家专栏】中共要为疫情付出代价
【名家专栏】中共已成世界之敌而非竞争者
【名家专栏】中共百年:饥荒、战争和镇压
最热视频
吴明德:中共如何逼富豪吐钱?有钱人速逃
【微视频】Delta日本突消失 南非变种毒性如何?
【拍案惊奇】盘古大观龙头被斩 民间上书李克强
【秦鹏直播】WTA中国停赛获赞誉 北京尴尬
【新闻看点】WTA剥夺彭帅言论自由?胡叼太搞笑
【方菲访谈】程翔:中共如何逐步毁掉基本法(2)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