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郑州水灾 何良懋:中共城市治理失败典型

2021年7月20日,河南省郑州市,街道严重淹水,民众涉水而行。(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气: 25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21年07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欣文加拿大温哥华采访报导)郑州水灾过去一周多,人们的惊恐和伤痛远未过去。巨资打造的“智慧隧道”和“海绵城市”,在水灾面前如此不堪一击。中共党和政府领导人在哪里?救援大军在哪里?人们有太多的疑问,资深媒体人何良懋也有话要说。 

水灾始于天灾 终于人祸

何良懋认为,郑州7月20日水灾是 “起于天灾,终于人祸”。原因有二:

1. 连日大暴雨

7月17到20日,郑州的确是下大雨,河南气象局发布了五次从普通到红色的不同级别的大雨预警。

2. 无预警泄洪

但以几乎淹没整个隧道的水量来计算,以及水灾现场流出的那些影片看,水流速度很急,并不像一般暴雨河流水满溢出的方式,疑似开闸放水。现已证实,至少距离郑州市不到10公里的常庄水库曾在20日上午开闸泄洪。

2021年7月21日,河南省郑州市,洪水淹没汽车。(STR/AFP via Getty Images)

7月20日下午四点钟左右,京广路隧道里开始大塞车,很多人留在隧道的车里;地铁在下班高峰期也挤满了人。水一下子涌进来,就淹死了车里的人。这种人为泄洪,事前没有通报;没有做好疏散动员;没有采取相应的防水措施;没有做好停课、停业、停运等安排,造成民众人命财产惨重损失,很明显是一个严重的错失说得严重一点,这是属于谋杀平民的行为。

水灾戳破了中共的谎言

1. “智慧隧道”突然失灵?

何良懋指出,近10年来,中共不断吹嘘、宣传它的那个人脸识别数码技术,将大数据、甚至华为的5G,吹得是天下无双。但无可否认的是,中国的社会监控技术的确高强。

2021年5月6日,大陆 “大河网”已经报导,号称目前郑州最为完善的、会思考、会说话的行车“智慧隧道” -京广路隧道,第一期试点已经完成。既然是“智慧隧道”,有那么多摄像头,为什么不公开灾情和人员伤亡数据?为什么水灾时监控车流交通状况、以及整个隧道运作的摄像头,会突然间失灵?一发生水灾就失语,完全无语,这就是说中共不能够自圆其说。所谓的“体制优势”,一个洪灾就暴露出来了。

2. 中共的当务之急是掩盖死亡人数

河南省公布,截至29日的死亡数字是99人、5人失联。能看到可能是军队的人进入京广路隧道,把车拖出来。但运尸的过程完全不透明、数据不公开甚至发布高度疑似假资讯。很多人在网上议论,质疑是否后面漏了两个零。

何良懋表示,因为从灾后几天流出来的影片、网上的资讯、以至社交媒体可以看到,重灾区是在市内的京广路隧道和地铁5号线,有列车停在地铁两站之间被淹。

那时刚好是下班时间,仅从京广路隧道看,被淹的车没有数千也有数百,估计遇难人数最少是4位数字。

还有地铁,郑州市当局7月21日说地铁5号线只死了12人,其他的人已经全部被救出来了,这种数字是高度可疑的。我们看到躺在一个月台不同地方疑似尸体或失去知觉的人,也有几十人,这只是随机拍到的,也超过了10人。而且我们现在所看到的网上影片也只是部分,不是所有的影像可以数出有多少人。因为当其说地铁里面的乘客已经被全部救出来的时候,还有人被困在浸了水的车厢里面,被网民用时间对照拆穿了郑州市当局、也就是中共当局那种企图用大话去安定民心的伎俩。

因为全世界都看到了车辆被大水淹末的画面,所以这一次京广路隧道下面的死亡数字,一定会成为国际人士、国际新闻所关注的焦点。无论中共如何去圆谎、或者讲大话,都不能够取信于国际。

3. 中共封锁新闻 推卸责任

为了阻止灾情资讯外泄,当地出现了部分断网,而且我们也看到中共阻止外媒进行采访的报导。

何良懋认为,这个灾情显然是很严重的。中共现在的控制方法是新闻封锁、军管,再加上断网。断网其实是新闻封锁的一部分。另外网上也有流传,说当局担心外媒会找到有关灾情的新闻,挨家挨户地要求民众不要接受外媒采访。但是,这种管制已经起不到多大作用了。因为从灾后几天流出来那么多的影片、网上的资讯以至社交媒体,你未必一时之间可以组织出一幅完整的图像,但是零零碎碎的资讯拼凑之下,也可以对灾情有一个大概了解。

中共惯于控制新闻、箝制资讯,然后用大外宣的方法,去讲它的所谓抢险救灾的英雄事迹,丧事喜办,以没有人性的论述方法,企图撇清官方的责任。

正如河南省驻马店等地区,1975年那场60多个中小堤坝决堤、导致了超过20万人死亡的水灾之后,中共在历史上是将这些资料封锁了,基本上是不提、少提,甚至避开。要靠外国的传媒透过卫星、其他途径把事情的真相组织出来,都要经过30多40年后,外媒才能披露点滴,就已经震惊中外了。

你看六四事件,中共将可能数以千计的伤亡,说成是23个人死亡。这已经是30多年前的事情了。

到了去年的疫情,就说只有4000多人死亡。现在世界上的一些小国,那些确诊后死亡的患者都超过了中共官方公开的死亡数字,美国随便一个城市的死亡数字也超过了中国,所以中共的这些大话在全世界的面前已经是被揭穿了,没有人相信了。

从去年中共隐瞒中共病毒疫情,谎报确诊数字、谎报死亡数字,大家可以知道,这是同一板斧,同一种维稳的思维被应用在河南郑州、应用在现在江浙一带台风烟花所造成的各种损害和人命伤亡的数据控制方面。不尽不实,如出一辙。

534亿豆腐渣工程 谋财害命

何良懋表示,郑州在过去几年一直在宣传, 建设城市排水、下水道工程,花费人民币534亿人民币(约82.7亿美元)去开发和建设这个“海绵城市”,就是为了防汛防洪。但现在这海绵似乎不是把水吸收到地下去,而是吸收所有的水来淹死人。

同样是建设下水道工程,何良懋把日本东京和河南郑州做了一个对比。

整个东京都下水道系统工程花了约30亿美元。2019年,台风海贝斯吹袭,三天之内,东京的地下排水系统排出了1000万吨水,相当于5300个标准游泳池的水量,保护了东京免于台风带来的水灾。以日本东京生活水准那么高的城市,30亿美元就能完成好下水道工程。

反观河南省会郑州,一个中国二三线城市,居然花了不止双倍于东京的钱去搞了个豆腐渣的地下排水系统。这个中间的贪腐到底有多严重呢?否则为什么这一次郑州市所面对的水灾并不比1975年那次所谓60多座中小型水坝决堤所引发的水灾水量更大,却要无限撒谎说成是千年一遇、五千年一遇?当时的下雨量比这次更大,而这次其实连40年一遇都不到。难怪网上有人说,作为河南省会郑州,排水能力连宋朝、元朝都不如。

中共的管治死穴: 官僚怠政 不作为

令何良懋感到奇怪的是,这场特大灾害发生后,中共官员好像全部都消失了。主要的官员,无论是市政府、省政府、或中央政府,没有人亲临灾场,展示努力抢救、救济受灾民众;也没有设立临场指挥部,组织民众疏散或转移等。完全看不到这种以前大规模的行动;也没有像过往那样发动军队、武警、甚至消防救援,或者跨省救援。十分稀疏的信息,画面很少,好像让人感觉到郑州市是一个濒临失控的受洪灾蹂躏的城市。

他估计,也许是因为郑州市委书记以前要求,不管下多大雨也要维持交通、百业继续维持运作;维持城市不要中断,所以从上到下的系统性怠政和不作为,特别是一些市一级的基层政府欺上瞒下、谎报实情,以致不作为乱作为,导致了这次始于天灾,终于人祸的一个特大危机。

郑州官员的渎职、决策上的失败,可以说是共产党统治下,一个失败的城市治理典型,一个失败省政府的典型。因为中共号称有天网、地网、人网,又有数码管控,又有地区的网格化管控,它已经掌握了数码极权。在控制人的方面、监控人民的思想和人们的行为方面,它下足了本钱。但是在应付天灾方面就完全交白卷。这次洪灾显示出中共的管治死穴就是官僚系统已经到了一个怠政、懒作为、甚至不作为。不做不错,少做少错, 以及僵硬的决策思维。

对错误决策者应予追责

何良懋认为,中共官方用尽了极致的形容词去形容这次水灾,正努力的将水灾定性成特大天灾。实质天灾是起因,但是在天灾降临时官员的轻忽、没有人性的决策,包括拉闸放水,没有给出足够的疏散时间,更加没有组织去防洪、避险,这些几近谋杀的行为,理论上应该要问责。如果是在西方社会民主、新闻监督的社会,这是要上法庭受审的。

大灾之时,习近平只是发出了一个要确保百姓安全的一个很官僚、很虚的指示,没到灾区慰问反而去了西藏。这样的做法完全不符合现代城市管理的标准。习近平过去十年八年不断强调中国要加入全球治理的行列。他治理好郑州市、治理好中国的城市、治理好这些地方的水患,就是对人类社会最大的贡献了。

郑州水患,已经暴露中共治国的盲点就是极权、集权、不同持份者分享权力, 不将决策透明化。因为它掌握了绝对权力,所以就绝对傲慢,还有用它绝对的偏见去做决策。结果就是,以百姓为刍狗,累死百姓。这样的政权,理论上应该被推翻。

  

责任编辑: 陈沁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