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鄭州水災 何良懋:中共城市治理失敗典型

2021年7月20日,河南省鄭州市,街道嚴重淹水,民眾涉水而行。(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氣: 25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21年07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欣文加拿大溫哥華採訪報導)鄭州水災過去一週多,人們的驚恐和傷痛遠未過去。巨資打造的「智慧隧道」和「海綿城市」,在水災面前如此不堪一擊。中共黨和政府領導人在哪裡?救援大軍在哪裡?人們有太多的疑問,資深媒體人何良懋也有話要說。 

水災始於天災 終於人禍

何良懋認為,鄭州7月20日水災是 「起於天災,終於人禍」。原因有二:

1. 連日大暴雨

7月17到20日,鄭州的確是下大雨,河南氣象局發布了五次從普通到紅色的不同級別的大雨預警。

2. 無預警洩洪

但以幾乎淹沒整個隧道的水量來計算,以及水災現場流出的那些影片看,水流速度很急,並不像一般暴雨河流水滿溢出的方式,疑似開閘放水。現已證實,至少距離鄭州市不到10公里的常莊水庫曾在20日上午開閘洩洪。

2021年7月21日,河南省鄭州市,洪水淹沒汽車。(STR/AFP via Getty Images)

7月20日下午四點鐘左右,京廣路隧道裡開始大塞車,很多人留在隧道的車裡;地鐵在下班高峰期也擠滿了人。水一下子湧進來,就淹死了車裡的人。這種人為洩洪,事前沒有通報;沒有做好疏散動員;沒有採取相應的防水措施;沒有做好停課、停業、停運等安排,造成民眾人命財產慘重損失,很明顯是一個嚴重的錯失說得嚴重一點,這是屬於謀殺平民的行為。

水災戳破了中共的謊言

1. 「智慧隧道」突然失靈?

何良懋指出,近10年來,中共不斷吹噓、宣傳它的那個人臉識別數碼技術,將大數據、甚至華為的5G,吹得是天下無雙。但無可否認的是,中國的社會監控技術的確高強。

2021年5月6日,大陸 「大河網」已經報導,號稱目前鄭州最為完善的、會思考、會說話的行車「智慧隧道」 -京廣路隧道,第一期試點已經完成。既然是「智慧隧道」,有那麼多攝像頭,為什麼不公開災情和人員傷亡數據?為什麼水災時監控車流交通狀況、以及整個隧道運作的攝像頭,會突然間失靈?一發生水災就失語,完全無語,這就是說中共不能夠自圓其說。所謂的「體制優勢」,一個洪災就暴露出來了。

2. 中共的當務之急是掩蓋死亡人數

河南省公布,截至29日的死亡數字是99人、5人失聯。能看到可能是軍隊的人進入京廣路隧道,把車拖出來。但運屍的過程完全不透明、數據不公開甚至發布高度疑似假資訊。很多人在網上議論,質疑是否後面漏了兩個零。

何良懋表示,因為從災後幾天流出來的影片、網上的資訊、以至社交媒體可以看到,重災區是在市內的京廣路隧道和地鐵5號線,有列車停在地鐵兩站之間被淹。

那時剛好是下班時間,僅從京廣路隧道看,被淹的車沒有數千也有數百,估計遇難人數最少是4位數字。

還有地鐵,鄭州市當局7月21日說地鐵5號線只死了12人,其他的人已經全部被救出來了,這種數字是高度可疑的。我們看到躺在一個月台不同地方疑似屍體或失去知覺的人,也有幾十人,這只是隨機拍到的,也超過了10人。而且我們現在所看到的網上影片也只是部分,不是所有的影像可以數出有多少人。因為當其說地鐵裡面的乘客已經被全部救出來的時候,還有人被困在浸了水的車廂裡面,被網民用時間對照拆穿了鄭州市當局、也就是中共當局那種企圖用大話去安定民心的伎倆。

因為全世界都看到了車輛被大水淹末的畫面,所以這一次京廣路隧道下面的死亡數字,一定會成為國際人士、國際新聞所關注的焦點。無論中共如何去圓謊、或者講大話,都不能夠取信於國際。

3. 中共封鎖新聞 推卸責任

為了阻止災情資訊外洩,當地出現了部分斷網,而且我們也看到中共阻止外媒進行採訪的報導。

何良懋認為,這個災情顯然是很嚴重的。中共現在的控制方法是新聞封鎖、軍管,再加上斷網。斷網其實是新聞封鎖的一部分。另外網上也有流傳,說當局擔心外媒會找到有關災情的新聞,挨家挨戶地要求民眾不要接受外媒採訪。但是,這種管制已經起不到多大作用了。因為從災後幾天流出來那麼多的影片、網上的資訊以至社交媒體,你未必一時之間可以組織出一幅完整的圖像,但是零零碎碎的資訊拼湊之下,也可以對災情有一個大概了解。

中共慣於控制新聞、箝制資訊,然後用大外宣的方法,去講它的所謂搶險救災的英雄事蹟,喪事喜辦,以沒有人性的論述方法,企圖撇清官方的責任。

正如河南省駐馬店等地區,1975年那場60多個中小堤壩決堤、導致了超過20萬人死亡的水災之後,中共在歷史上是將這些資料封鎖了,基本上是不提、少提,甚至避開。要靠外國的傳媒透過衛星、其他途徑把事情的真相組織出來,都要經過30多40年後,外媒才能披露點滴,就已經震驚中外了。

你看六四事件,中共將可能數以千計的傷亡,說成是23個人死亡。這已經是30多年前的事情了。

到了去年的疫情,就說只有4000多人死亡。現在世界上的一些小國,那些確診後死亡的患者都超過了中共官方公開的死亡數字,美國隨便一個城市的死亡數字也超過了中國,所以中共的這些大話在全世界的面前已經是被揭穿了,沒有人相信了。

從去年中共隱瞞中共病毒疫情,謊報確診數字、謊報死亡數字,大家可以知道,這是同一板斧,同一種維穩的思維被應用在河南鄭州、應用在現在江浙一帶颱風煙花所造成的各種損害和人命傷亡的數據控制方面。不盡不實,如出一轍。

534億豆腐渣工程 謀財害命

何良懋表示,鄭州在過去幾年一直在宣傳, 建設城市排水、下水道工程,花費人民幣534億人民幣(約82.7億美元)去開發和建設這個「海綿城市」,就是為了防汛防洪。但現在這海綿似乎不是把水吸收到地下去,而是吸收所有的水來淹死人。

同樣是建設下水道工程,何良懋把日本東京和河南鄭州做了一個對比。

整個東京都下水道系統工程花了約30億美元。2019年,颱風海貝斯吹襲,三天之內,東京的地下排水系統排出了1000萬噸水,相當於5300個標準游泳池的水量,保護了東京免於颱風帶來的水災。以日本東京生活水準那麼高的城市,30億美元就能完成好下水道工程。

反觀河南省會鄭州,一個中國二三線城市,居然花了不止雙倍於東京的錢去搞了個豆腐渣的地下排水系統。這個中間的貪腐到底有多嚴重呢?否則為什麼這一次鄭州市所面對的水災並不比1975年那次所謂60多座中小型水壩決堤所引發的水災水量更大,卻要無限撒謊說成是千年一遇、五千年一遇?當時的下雨量比這次更大,而這次其實連40年一遇都不到。難怪網上有人說,作為河南省會鄭州,排水能力連宋朝、元朝都不如。

中共的管治死穴: 官僚怠政 不作為

令何良懋感到奇怪的是,這場特大災害發生後,中共官員好像全部都消失了。主要的官員,無論是市政府、省政府、或中央政府,沒有人親臨災場,展示努力搶救、救濟受災民眾;也沒有設立臨場指揮部,組織民眾疏散或轉移等。完全看不到這種以前大規模的行動;也沒有像過往那樣發動軍隊、武警、甚至消防救援,或者跨省救援。十分稀疏的信息,畫面很少,好像讓人感覺到鄭州市是一個瀕臨失控的受洪災蹂躪的城市。

他估計,也許是因為鄭州市委書記以前要求,不管下多大雨也要維持交通、百業繼續維持運作;維持城市不要中斷,所以從上到下的系統性怠政和不作為,特別是一些市一級的基層政府欺上瞞下、謊報實情,以致不作為亂作為,導致了這次始於天災,終於人禍的一個特大危機。

鄭州官員的瀆職、決策上的失敗,可以說是共產黨統治下,一個失敗的城市治理典型,一個失敗省政府的典型。因為中共號稱有天網、地網、人網,又有數碼管控,又有地區的網格化管控,它已經掌握了數碼極權。在控制人的方面、監控人民的思想和人們的行為方面,它下足了本錢。但是在應付天災方面就完全交白卷。這次洪災顯示出中共的管治死穴就是官僚系統已經到了一個怠政、懶作為、甚至不作為。不做不錯,少做少錯, 以及僵硬的決策思維。

對錯誤決策者應予追責

何良懋認為,中共官方用盡了極致的形容詞去形容這次水災,正努力的將水災定性成特大天災。實質天災是起因,但是在天災降臨時官員的輕忽、沒有人性的決策,包括拉閘放水,沒有給出足夠的疏散時間,更加沒有組織去防洪、避險,這些幾近謀殺的行為,理論上應該要問責。如果是在西方社會民主、新聞監督的社會,這是要上法庭受審的。

大災之時,習近平只是發出了一個要確保百姓安全的一個很官僚、很虛的指示,沒到災區慰問反而去了西藏。這樣的做法完全不符合現代城市管理的標準。習近平過去十年八年不斷強調中國要加入全球治理的行列。他治理好鄭州市、治理好中國的城市、治理好這些地方的水患,就是對人類社會最大的貢獻了。

鄭州水患,已經暴露中共治國的盲點就是極權、集權、不同持份者分享權力, 不將決策透明化。因為它掌握了絕對權力,所以就絕對傲慢,還有用它絕對的偏見去做決策。結果就是,以百姓為芻狗,累死百姓。這樣的政權,理論上應該被推翻。

  

責任編輯: 陳沁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