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纪元专栏】与中共为伍 国家实验室的失败只是冰山一角

作者:肖恩·米勒(Shane Miller)/李平编译

2021年6月21日,加拿大公共卫生局避长伊恩·斯图尔特(右)在国会接受众议院议长安东尼·罗塔的警告。(Sean Kilpatrick/加通社)
人气: 23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1年07月07日讯】2010年夏,加拿大安情局(CSIS)时任局长法登(Richard Fadden)在新闻采访中警告,国内外国政府间谍活动猖獗,政府不能掉以轻心。法登没点明到底是哪个国家,但明眼人都知道说的就是中共。

法登还提到,中共还通过 “精英俘获”手段,各种腐蚀拉拢加国政商学界大佬,然后指使这些人为其站台,实现其全球野心。

政客专家百般阻拦

随着中共腰杆越来越硬,干脆撕下表面伪装,加拿大各界与中共之间各种交易做到公开透明,就显得至关重要,目前一个焦点案例就是温尼伯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ML)前华裔研究员邱香果夫妇事件。

邱香果将NML致命病毒偷偷交给武汉病毒研究所,后来被解雇。事件曝光后,国会加中关系特别委员要求政府提交事件相关文件,但联邦公共卫生局(PHAC)局长斯图尔特(Iain Stewart)一直拖,不交文件。

国会议长罗塔(Anthony Rota)敦促政府按国会命令提交文件,反而被政府告上法庭。事后许多评论文章大表震惊,指出当前民主制度下的国会职能日益消弱,只能越来越靠法庭来解决政治分歧。

但他们都没能指出实质所在,那就是,加中关系的处理,和政府对中共在加拿大腐蚀渗透间谍行径的纵容和姑息,使得中共在加拿大已经能呼风唤雨了。

自由党政府说法是公布邱香果事件文件,会伤害国家安全。的确有时要保护国安安全,是有必要对某些信息保密,但邱香果事件性质完全不一样,根据宪法规定,政府应向国会提交要求文件。长期以来,只要涉及中共问题的重大讨论,自由党都会想方设法阻拦,这次政府能得逞也不奇怪。

教授们到底关心什么?

再继续深挖下去,会发现政府这么想尽办法地讨好中共,除普遍怕惹恼中共外,还担心许多人与中共私底下的勾联、以及这些人为掩盖这种私下肮脏交易给政府提出的乱点子被曝光。

加媒最近就挖出,温尼伯国家实验室领导层一直和中共合作,而且在坐实国内多起经济间谍案、网络攻击和知识产权背后黑手都是中共后,还在与中共合作。

讽刺的是,国内学术界,尤其是与中共大学密切合作的大学教授专家们,都迫不急待地说什么这种和外国机构的学术科研合作,涉及不到国家安全。

其中一人甚至在《国家邮报》上撰文称,严禁科研合作是短视行为,谁都不知道哪个环节什么时候会出现重大科研成果,云云。至于和中共这种丝毫不讲信誉的流氓政权合作搞出什么重大科研突破,中共会拿它来干什么,此人就不关心了。

为中共站台 从上到下快沦陷

随着温尼伯实验室越来越多内幕曝光,越来越多人呼吁立即终止与中共合作。可悲的是,国内许多主要媒体一下子冒出许多文章,什么仇外心理、鲁莽民族主义甚至是冷战思维等各种大帽子,一下子都扣过来。

一名资深参议员甚至在专栏文章中,把目前针对中共的一切理性呼吁和冷战时期麦卡锡时代相提并论,说什么这么做会导致反亚裔种族主义;对中共海外统战手段的揭露是危言耸听,会导致华裔被污名化和遭受种族歧视;将中共划入敌对阵营、揭露中共精英俘获手段,是搞砸加中关系,伤害加拿大价值和包容性。

前不久,亚省政府禁止亚省大学与中共合作,又有三名加拿大教授反对,说这么做,只会使当前加中关系紧张局势下的反华情绪更高涨,政府这么做是搞冷战思维,会导致针对华裔师生的种族歧视,云云。

不仅如此,连总理和其它许多身居高位的政客也拿出这套说辞。一个国家,从上到下,从政界到学界大佬们,辩解的话都是一个腔调,而且基本都是重复中共宣传那一套,令人不寒而栗。

这些人指责反对者仇华时,除了重复中共那套说辞外,拿不出任何证据,也没法解释针对中共,怎么就是反华和反华裔了?而他们且所用腔调和说辞,似乎用的是同一个剧本。

历史经验证明,和中共搞在一起,只会是个定时炸弹。到现在为止,人们应该要明白,再听之任之下去会有什么后果。温尼伯实验室的失败及其暴露的国内学术科研机构存在的问题,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作者简介: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肖恩·米勒(Shane Miller)是安省伦敦的一名政治评论作家。

原文Collaborating With China: Winnipeg Lab Debacle Could Be Just the Tip of the Iceberg刊载于英文大纪元。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 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