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护理师:医界没让大众足够了解疫苗

图为AZ疫苗。(中央社)
人气: 262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21年08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Jessica Marie Baumgartner/赖意晴报导)美国护理师艾柏夏尔(Sarah Absher)原先是对抗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一线人员,但她今年春天选择离职,原因是有关中共病毒疫苗风险的言论受到审查,“如果偏离业界的统一说法”就会招来麻烦。她提醒,目前使用的疫苗未完成三阶段临床测试;受试者实质上未包含孕妇,人们却称疫苗对孕妇是安全的。

图为美国的护理师示意图,非当事人。
图为美国的护理师示意图,非当事人。(Joe Raedle/Getty Images)

艾柏夏尔是一名拥有8年资历的护理师,于今年3月17日辞职。艾柏夏尔7月上旬接受英文《大纪元》专访,她首先表示对于护理师工作的热爱,但她目睹疫情期间的医疗现况后,便决定离职,并成为“美国前线医生”组织(America’s Frontline Doctors)的志工。

谈论疫苗 医界要求统一口径

美国前线医生”的创办人戈尔德(Simone Gold)在疫情爆发初期,因为大力支持使用抗疟疾药物“羟氯奎宁”(hydroxychloroquine, HCQ)对抗疫情,而被解雇。

艾柏夏尔表示,当疫苗在社会上被大力推广时,她的良心“不允许”她与业界的主流声浪保持一致。她表示,病人们相信医护人员,但是医护人员之间却有个心照不宣的秘密,“如果偏离业界的统一说法,我就会有麻烦,这就是我离开的原因。当院方告诉我,在谈论疫苗时,必须遵循一定的规矩,并发给我一份‘谈论疫苗时的注意事项’时,我就辞职了。”

“作为医疗专业人员,我们的工作是帮助人们摆脱恐惧。但此次疫情中,却鼓励人们处于恐惧。”她说。

面对孕妇 未善尽告知义务

艾柏夏尔说,护理人员的工作之一,是在病人了解情况后,在得到他们的“知情同意”(Informed Consent)的前提下再执行后续动作,“但是在疫苗试验问题上,业界并没有这样做。他们告诉社会大众,疫苗对孕妇是安全的,但试验对象并没有包括孕妇”。

艾柏夏尔强调,她不反对接种疫苗,身为医护人员,她几乎接种了每一种必须接种的疫苗,但她并没接种COVID-19疫苗。艾柏夏尔说,当医界与政府越鼓吹接种疫苗,她就越反感,“我发现社会大众根本不理解临床试验是怎么回事”。

她解释了临床试验的三个阶段,而COVID-19疫苗的测试尚未完成这些过程。

在临床试验之前会先进行动物试验。第一阶段始于新试验药品首次用于人体,这些人同意在自己身上进行试验,进而获得报酬,如果动物试验和第一阶段没有发生严重问题,那么第二阶段将测试更大的人群,如果这些受试者反映良好,第三阶段将在同意接受试验的住院病人身上进行。如果在这些阶段中发现问题,就必须进行改进并完善药物。

艾柏夏尔说:“我们给人们注射疫苗。如果他们出现不良反应,我们这样做真的好吗?”她表示,关于疫苗的一切都不在正轨,尤其在医疗行业方面。美国曾经有良好的数据搜集系统,但是现在变得非常草率。

美药品管理局未遵守自身规定

她表示:“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如此卖力地推广疫苗。如果你查一下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规定,会发现他们甚至没有遵守自己的规定,就是当某种药物仍在临床试验阶段时,你就不能宣称它是安全的。”

美国前总统川普去年3月曾表示,羟氯奎宁可望成为扭转疫情的药物,但去年6月FDA却撤销了羟氯奎宁和氯奎宁(chloroquine, CQ)治疗中共病毒的紧急使用授权(EUA),理由是缺乏医疗效力且有安全疑虑。

然而,根据今年5月31日刊登在医学论文预印本平台medRxiv的一份尚未经过同行评审的观察性研究,剂量经过调整后的羟氯奎宁以及阿奇霉素(Azithromycin, AZM),大幅提升染疫重症病患的存活率,存活率可提高到200%。

谈到这些有争议的治疗方式,艾柏夏尔指出,不仅羟氯奎宁和伊维菌素(Ivermectin)是有效的,很多疗法都让人看到一丝曙光。“此次疫情的不同之处在于,药物是否起作用并不重要,医疗专业已变得面目皆非”。

她指出,“当印度停止使用抗疟疾药物(如羟氯奎宁)时,疫情就会出现大高峰。为什么发达国家的疫情严峻,而非洲却不是如此?非洲的情况良好,因为他们每周服用一次羟氯奎宁来预防疟疾,所以他们没有太多COVID-19病毒的死亡案例。”

面对生命 须有更高的标准

像艾柏夏尔这样直言不讳、反对主流说法的医疗专业人员,却被消音了,关于他们的个人资讯也遭到审查。但艾柏夏尔说:“我们需要坚持更高的标准,因为我们面对的是人的生命。”同时,她也希望能够有更多人站出来表态。◇

责任编辑:陈玟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