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護理師:醫界沒讓大眾足夠了解疫苗

圖為AZ疫苗。(中央社)
人氣: 262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大紀元2021年08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Jessica Marie Baumgartner/賴意晴報導)美國護理師艾柏夏爾(Sarah Absher)原先是對抗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一線人員,但她今年春天選擇離職,原因是有關中共病毒疫苗風險的言論受到審查,「如果偏離業界的統一說法」就會招來麻煩。她提醒,目前使用的疫苗未完成三階段臨床測試;受試者實質上未包含孕婦,人們卻稱疫苗對孕婦是安全的。

圖為美國的護理師示意圖,非當事人。
圖為美國的護理師示意圖,非當事人。(Joe Raedle/Getty Images)

艾柏夏爾是一名擁有8年資歷的護理師,於今年3月17日辭職。艾柏夏爾7月上旬接受英文《大紀元》專訪,她首先表示對於護理師工作的熱愛,但她目睹疫情期間的醫療現況後,便決定離職,並成為「美國前線醫生」組織(America’s Frontline Doctors)的志工。

談論疫苗 醫界要求統一口徑

美國前線醫生」的創辦人戈爾德(Simone Gold)在疫情爆發初期,因為大力支持使用抗瘧疾藥物「羥氯奎寧」(hydroxychloroquine, HCQ)對抗疫情,而被解僱。

艾柏夏爾表示,當疫苗在社會上被大力推廣時,她的良心「不允許」她與業界的主流聲浪保持一致。她表示,病人們相信醫護人員,但是醫護人員之間卻有個心照不宣的祕密,「如果偏離業界的統一說法,我就會有麻煩,這就是我離開的原因。當院方告訴我,在談論疫苗時,必須遵循一定的規矩,並發給我一份『談論疫苗時的注意事項』時,我就辭職了。」

「作為醫療專業人員,我們的工作是幫助人們擺脫恐懼。但此次疫情中,卻鼓勵人們處於恐懼。」她說。

面對孕婦 未善盡告知義務

艾柏夏爾說,護理人員的工作之一,是在病人了解情況後,在得到他們的「知情同意」(Informed Consent)的前提下再執行後續動作,「但是在疫苗試驗問題上,業界並沒有這樣做。他們告訴社會大眾,疫苗對孕婦是安全的,但試驗對象並沒有包括孕婦」。

艾柏夏爾強調,她不反對接種疫苗,身為醫護人員,她幾乎接種了每一種必須接種的疫苗,但她並沒接種COVID-19疫苗。艾柏夏爾說,當醫界與政府越鼓吹接種疫苗,她就越反感,「我發現社會大眾根本不理解臨床試驗是怎麼回事」。

她解釋了臨床試驗的三個階段,而COVID-19疫苗的測試尚未完成這些過程。

在臨床試驗之前會先進行動物試驗。第一階段始於新試驗藥品首次用於人體,這些人同意在自己身上進行試驗,進而獲得報酬,如果動物試驗和第一階段沒有發生嚴重問題,那麼第二階段將測試更大的人群,如果這些受試者反映良好,第三階段將在同意接受試驗的住院病人身上進行。如果在這些階段中發現問題,就必須進行改進並完善藥物。

艾柏夏爾說:「我們給人們注射疫苗。如果他們出現不良反應,我們這樣做真的好嗎?」她表示,關於疫苗的一切都不在正軌,尤其在醫療行業方面。美國曾經有良好的數據蒐集系統,但是現在變得非常草率。

美藥品管理局未遵守自身規定

她表示:「我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如此賣力地推廣疫苗。如果你查一下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的規定,會發現他們甚至沒有遵守自己的規定,就是當某種藥物仍在臨床試驗階段時,你就不能宣稱它是安全的。」

美國前總統川普去年3月曾表示,羥氯奎寧可望成為扭轉疫情的藥物,但去年6月FDA卻撤銷了羥氯奎寧和氯奎寧(chloroquine, CQ)治療中共病毒的緊急使用授權(EUA),理由是缺乏醫療效力且有安全疑慮。

然而,根據今年5月31日刊登在醫學論文預印本平台medRxiv的一份尚未經過同行評審的觀察性研究,劑量經過調整後的羥氯奎寧以及阿奇黴素(Azithromycin, AZM),大幅提升染疫重症病患的存活率,存活率可提高到200%。

談到這些有爭議的治療方式,艾柏夏爾指出,不僅羥氯奎寧和伊維菌素(Ivermectin)是有效的,很多療法都讓人看到一絲曙光。「此次疫情的不同之處在於,藥物是否起作用並不重要,醫療專業已變得面目皆非」。

她指出,「當印度停止使用抗瘧疾藥物(如羥氯奎寧)時,疫情就會出現大高峰。為什麼發達國家的疫情嚴峻,而非洲卻不是如此?非洲的情況良好,因為他們每週服用一次羥氯奎寧來預防瘧疾,所以他們沒有太多COVID-19病毒的死亡案例。」

面對生命 須有更高的標準

像艾柏夏爾這樣直言不諱、反對主流說法的醫療專業人員,卻被消音了,關於他們的個人資訊也遭到審查。但艾柏夏爾說:「我們需要堅持更高的標準,因為我們面對的是人的生命。」同時,她也希望能夠有更多人站出來表態。◇

責任編輯:陳玟綺

評論